“食材我已經都準備好了,和丁家的一模一樣,”亓珩一撇頭,示意路唯可以自己去看。

路唯卻是拿起沙發邊上的一個靠枕抱在胸前,一副我根本就不想動的樣子。

“怎麼?不想做?”亓珩見路唯那副樣子就很想一把把她揪起來,然後直接扔進廚房裡。

“我很累,根本不想動,”路唯歎出一口氣,“如果隻是一頓簡餐我可以做,但是像丁家那樣的大菜我是做不了的,冇有人幫我我根本不行,”

亓珩終於明白過來路唯賴著不想動的原因了,說話語氣也變得有些惡劣,“又是秦清,冇有他你就什麼事都做不了了嗎?你為什麼老是想著要依靠彆人?”

“我就是想要依靠他,我還想要依靠他一輩子呢!”路唯隻要一提到秦清眼圈就會泛紅,“清什麼事都會幫我,都會替我想好,他就是什麼事都會幫我做好,我就是想要一直這樣依靠他,不行嗎!”

亓珩也因為路唯的話而提高了嗓音,瞪著路唯,“你一個人類族為什麼非要跟一個暗寒族的人在一起!暗寒族也就算了,他還是冷家人,你知道冷家人是做什麼的嗎!”

“他就是他!我不管他是什麼冷家人,我隻知道他關心我,喜歡我,而我也喜歡他,我就是想要跟他在一起!”路唯也憤怒地瞪著眼睛對著亓珩大吼。

“你連他是什麼人都不知道,你還敢說要跟他在一起!”亓珩簡直氣節,“秦清就是冷言,他是冷家培養的專業殺手!你知道殺手是什麼意思嗎!他的工作就是殺人!”

“那又怎麼樣!他以前是什麼樣我不管,我就知道他現在是秦清,是我喜歡的人,你就不要再在這裡詆譭他了,這樣隻會顯得你很冇品!”路唯是絕對不會讓亓珩挑撥了自己和秦清的關係的。

“你敢說我冇品!你以為你是什麼人!”亓珩很生氣,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麼跟他說話。

“我就是我,你彆以為你幫了我一次就可以在我這裡耀武揚威!我不吃你這一套!”路唯怒瞪著亓珩,“你要麼把我趕下飛船,要麼就自己去做吃的,要我給你做什麼菜,你就彆做夢了!”

“冇有我,你根本見不到那個人!你可想清楚了!”亓珩真的是恨不得立刻把路唯丟出去,可是自己還要利用她,無奈隻能忍著。

“厲害就了不起嗎!秦清比你厲害多了,可是他要比你好上一萬倍!你就是全宇宙第一我也看不上!”路唯也是氣極,她不明白這世上怎麼會有亓珩這麼混蛋的人的。

“我不需要你看得上!”亓珩努力剋製著自己想要一巴掌扇死這個女人的衝動,“你趕緊去廚房給我準備好午飯,做什麼隨你,”

亓珩說完話就轉身準備離開艙房了。

就在艙房門快要關上的時候,亓珩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回頭瞥向路唯,“你彆想著在我的飯菜裡加什麼藥,我的飛船的每一個角落都有監控和檢測掃描儀,所以你放的任何藥物都逃不過我的眼睛,明白了嗎?”

路唯恨恨地瞪著亓珩,什麼話都冇有說。

“如果你不去,我會在進入尤利烏斯星後直接把你交給冷遇,這樣的話,你和你的秦清就徹底冇有見麵的機會了,你自己好好考慮考慮吧!”亓珩狠狠丟下一句邊離開了艙房,回去了自己的控製室。

回到控製室的亓珩也終於冷靜了下來。

他對於自己冇有控製好自己的情緒感到很煩躁。

亓珩不明白自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自己一遇到路唯就會忍不住想要發脾氣,特彆是她在自己的麵前提到秦清的時候。

自己以前明明不是那種會輕易情緒失控的人,可是這段時間偏偏被秦清和路唯擾得一直心緒不寧,煩躁不安,都不像是自己了。

亓珩在心裡不斷地告訴自己,不能再因為他們而影響了自己的情緒了,自己有很重要的任務要做。

亓珩知道自己不能再因為他們而失去一個身份了,要不然官家那邊肯定不會輕饒了自己的。

終於冷靜了下來的亓珩,冷眼瞥向自己廚房的監控視頻。他看到路唯正一邊咒罵著自己一邊做著飯菜,樣子像極了一個受氣的小媳婦。

亓珩看著看著嘴角不自覺地露出了一抹淺笑,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又被路唯帶走了。

一直到路唯炒完菜,離開廚房了,亓珩才轉回神,收斂起自己的笑臉。

亓珩慢步走進餐廳的時候,看到的隻有一桌子的菜和一碗白米飯,而路唯已經不在餐廳了。

亓珩用自己的通訊環打開監控,搜尋了一遍後才發現路唯已經回去了自己的房間了。

看著自己麵前的一桌子飯菜,亓珩突然就冇有了興致,感覺這些菜都變得索然無味。

亓珩皺了皺眉,心情又變得惡劣,“就這麼不喜歡看到我嗎?我還就非得讓你看著我,”

亓珩將飯菜放到了餐廳旁的一個推車上,直接推著一車子的飯菜去了路唯的休息的艙房。

亓珩這次冇有按門鈴,而是直接打開了艙房的門。

一進門,亓珩就看到路唯正盤腿坐在沙發上吃著自己揹包裡準備好的乾糧,似乎還吃得津津有味。

“你就寧可躲在這裡吃乾糧,也不願意跟我一起吃這些飯菜,是嗎!”亓珩氣悶得不行,眉心也是緊緊地擰到了一起。

“這些是給你吃的,我是不會吃的,萬一我吃了,到時候你又要說我的船費不夠什麼的,我可經不起你折騰,”路唯一邊嚼著乾糧一邊說著,眼睛始終是盯著自己的食物的,並冇有看亓珩。

亓珩用力吐出一口氣後,將餐車推到了路唯的麵前,還拉了一把椅子坐到了餐車的一邊。

“既然你不吃,那麼你就看著我吃,”亓珩一臉得意地瞟著路唯,“如果你實在想吃也可以吃一點,我不會介意的,”

路唯看都不看亓珩一眼,就像是這個人根本不存在似的低著頭,“還是不用了,清說了,出門在外一定要吃自己的東西,任何時候都不可以吃彆人的東西,”

“行,算你狠!”亓珩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就是有本事把自己惹得分分鐘都想要把她扔出去,可自己現在還偏偏不能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