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聽冷家的醫生說是因為他那一槍傷到了他的要害,”亓珩一邊說一邊觀察著路唯的表情,“失血過多導致了他的大腦休克,”

“他,他還醒得過來嗎?”路唯著急得兩隻手一把抓亓珩的衣服,盯著亓珩的眼睛裡也滿滿都是緊張和焦慮,“他應該還醒得過來的吧!”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亓珩用力甩開了路唯的手,皺眉不悅地開口,“我又不是他們家的醫生,我怎麼會知道?”

“對不起,是我太激動了,”路唯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我該去完成我的任務了,”

路唯推開亓珩,把店門關上,還在店門上掛上了歇業的牌子。做完這些的路唯看都不看一眼亓珩,直接繞過他就往公共車站方向走。

亓珩還是第一次被路唯這樣無視,心裡冒出了一股無名火。他一個轉身也跟了上去。

路唯知道亓珩跟在自己身後,但是此時此刻她一點也不想跟他說話,她的心裡滿滿都是對秦清的擔憂和思念。

路唯站定在車站,亓珩也站定在車站。

路唯上了公共飛車,亓珩也跟著她上了飛車。

路唯找個位子坐下,亓珩就坐在她的後邊。

路唯下車走進航空港,亓珩也緊跟著她進入了航空港。

忍無可忍的路唯在快要進入傳送車去自己預定的飛船的那一刻,對著身後的亓珩怒吼,“你到底想要乾什麼!”

“你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這裡是公共場所,難道我不能跟著嗎?”亓珩眼眸戲謔地盯著路唯。

“我現在冇有心思跟你開玩笑,也不想跟你說話,更不想看到你!”路唯怒指著亓珩,“你不要再跟著我了!”

“這是我的自由,你管不著,”亓珩不快不慢地說著,“我隻是答應改了你的歸屬地,可冇有說我不能跟著你吧,”

“你!你到底想要怎麼樣!”路唯不明白這個人到底想要乾什麼。

他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麵前難道就是為了告訴自己秦清昏迷不醒,然後就一直跟著自己嗎?

“我不想怎麼樣,我最近比較閒,又冇有什麼委托是我看得上眼的,所以就想著來看看我撿到的這個小東西,”亓珩說著話嘴角還微微揚起,露出一抹不羈的笑。

“我不是你的什麼小東西,我跟你冇有任何關係!你彆跟著我!”路唯因為秦清心情變得很差,根本冇有心情理睬亓珩。

“你難道不想要去看看他嗎?”亓珩突然收起笑臉,神情嚴肅地盯著路唯。

路唯也因為亓珩的話而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過了片刻,路唯才緩過來,警惕地試探著亓珩,“你,你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亓珩聳聳肩,“就是想說,如果你特彆想要見見他,你可以委托我帶你過去,我可以算你便宜一點的委托費,”

路唯依舊眼神警惕地盯著亓珩,“你會有這麼好心?”

“我又不是什麼壞人,我也不會做趁人之危的事,”亓珩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路唯,“你要是想去我就帶你過去,要知道我的飛船可是有豁免權的,可以自由進出暗寒族的星域,”

“這次你又想要什麼?”路唯依舊用充滿敵意的眼神盯著亓珩。

亓珩忍不住撇過頭去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我有這麼壞嗎?在你眼裡我是不是就是一個隻會談交易的人?”

“難道不是嗎?之前你自己不也跟我說你就是一個隻認錢的人嗎?”路唯一見到亓珩笑,心裡更加確定這個人肯定又在謀劃什麼了。

亓珩點頭,“你說得冇錯,但是我以為我們見麵這麼多次了,你應該看得出我其實看重的並不隻有交易,”

“還有什麼?”路唯眼含鄙夷地瞥著亓珩。

亓珩語氣低沉,神情也變得異常嚴肅,“還有很多,真正瞭解我的人都知道,我表麵上看重的東西,其實是我心裡最不看重的東西,而有些東西我表麵上不看重,卻是我最看重的東西,是我即使失去一切也要守護的東西,”

“我不關心你看重的是什麼,我想知道的隻有你想要從我這裡得到什麼?”路唯根本不想聽亓珩囉嗦。

“把你給秦清的東西給我,我就帶你去看他,”亓珩自己心裡也都冇有弄明白自己怎麼就會糾結於這個女孩和秦清的關係的。

“我給秦清的東西?”路唯不明白亓珩說的是什麼,“我冇有給他什麼東西啊?”

“你給了,不然你在聽到秦清昏迷不醒的時候就不會那麼著急難過了,”亓珩抬手指了指自己心口的位置。

路唯明白了亓珩的意思,譏笑道,“就憑你也想要我的真心?真心是要拿真心來換的,秦清拿真心待我,我自然也會獻出我的真心,可是你呢?除了騙我搶我的東西還有什麼!”

“你的這些東西如果落到了惡人的手裡會後患無窮的,你明白嗎?”亓珩微蹙著眉,語氣有些急。

“難道我還應該感謝你拿走了我的東西嗎?簡直是笑話!”路唯覺得這就是亓珩給自己搶東西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已。

“等你什麼時候有能耐守住這些東西了,我會還給你的,”亓珩覺得自己今天好奇怪,居然會這麼有耐心地對她解釋這麼多。

“如果你想要我的真心,除非你能把我的東西都還給我,”路唯覺得亓珩就是在耍著自己玩,根本不是真心想要帶自己去見秦清,“如果你的廢話說完了,我就先走了,”

“你真的不想見秦清了嗎?”亓珩對著已經轉身背對著自己的路唯又一次提到了秦清。

路唯隻是站在那裡,冇有回頭,語氣也是冷冷的,“我相信他一定會醒過來,一定會回來找我的,你的委托費太貴,我付不起,”

說完話路唯就朝著傳送車走去。

眼看著路唯就要踏傳轉送車離開,亓珩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了,“這次的委托免費,這是我向你展示出的真心,”

“我不需要!”路唯毫不留情地拒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