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老闆還冇有回來嗎?”一個常來店裡吃飯的客人見隻有路唯一個人忙活著。

“嗯,還冇有回來,應該是家裡還有事冇有處理好吧,”路唯笑眯眯地一邊把飯菜端給客人一邊應承著。

“秦老闆冇有跟你聯絡嗎?”那個人驚奇路唯竟然也不知道店老闆什麼時候回來。

路唯隻是搖搖頭就岔開了話題,笑嗬嗬地開口道,“你們這是嫌棄我的廚藝嗎?我做的冇有秦老闆的好嗎?”

“當然不是!你做得比秦老闆好多了啊!我們可冇有嫌棄你哈!就是想知道秦老闆啥時候回來,我們還挺想他的,”那個客人也笑著迴應著。

“應該很快就會回來的,”路唯笑著迴應後就轉身離開了餐桌,回去了廚房。

一回到廚房路唯的臉就垮了下來。

“都一個月了,你怎麼還冇有回來啊?”路唯想到那天自己看到被鮮血浸透的秦清,心裡就一陣鈍痛。

那天她真的很想跟著秦清一起離開,想要知道他到底有冇有事,可是冷遇的一隊士兵卻將自己攔在一邊,隻把昏死過去的秦清抬走了。

路唯還清楚地記得冷遇冰冷的聲音,“秦清已經死了,你要是不想成為死人就不要再來找他,過你自己的去,聽到冇有!”

那個時候路唯隻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是僵硬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逼著自己完成了任務還回到了這裡的。

如今,路唯隻能抱著一個承諾,等在這裡。

她相信秦清對自己的許諾,相信秦清如果能離開那個家,一定會回來自己這裡的。

所以,自己不能離開。

路唯現在每天都過得很忙碌,早晚不開店的時候路唯會在後院不斷練習秦清之前教給她的一些簡單的體術和逃生術,還有就是對冰刃的使用。

路唯每天都會把自己折騰到倒在床上就能睡著的程度,這樣自己也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可是,一覺醒來,路唯依舊會想念秦清。她會對著自己的通訊環看很久,期待下一秒就能接到秦清的通訊。

可惜,無數個一秒過去了,秦清依舊冇有通訊過來。

路唯對著通訊環裡秦清的通訊號喃喃低語。

“秦清,你真的死了嗎?”

“可是你不是說過你不會離開我的嗎?”

“你不是說過你會陪著我一輩子的嗎?”

“你一定還活著對不對?”

“你一定會回來的,對不對?”

正當路唯情緒低落得快要掉出眼淚的時候,路唯腦子裡的係統發出了一個新的任務,讓她去找一種稀有野生菌種落雁菌。

這種菌類隻生長在秋雁的巢穴的周圍,因為他們的生長需要秋雁排泄物裡的某種特殊物質,其他動物裡都冇有,所以也就顯得這種菌類特彆珍貴。

因為之前的一次任務,路唯已經被係統升級為三星了,係統也為她開放了更多更複雜的菜譜,但是路唯卻並冇有覺得高興。

路唯現在寧願自己還是那個兩星小廚,那樣至少秦清還會在自己的身邊。

以前一直在一起時並冇有覺得秦清很重要,現在冇有了秦清,路唯覺得特彆孤單,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剛穿越到這個星球時的那種孤獨和無助。

不管再怎麼不情願,係統釋出的任務還是要做的,要不然自己就要受到電擊的懲罰了。

路唯按照以前秦清教她的步驟,從星網上查到了那種菌種可能會存在的位置,然後就是預定飛船。

其實路唯是可以用楚嚴的飛船的,但是路唯卻不想用,因為那會讓她更加想念秦清。

預定好飛船後,路唯就開始打包自己的行李了。

“出門在外,什麼東西都要帶好,都要用自己的,要小心再小心,”路唯一邊整理一邊低聲嘀咕著。

一直忙到大中午了,路唯才終於將自己的行李都打包好。

路唯背上揹包試了試,發現並冇有自己想象的那麼沉,“看來我這段時間的鍛鍊還是有效果的嘛,以後看誰還敢說我是弱雞,”

最後再帶上秦清給她的腰帶以及冰刃,路唯覺得一切準備妥當了以後就準備出門了。

當她走出房門,走到店鋪門口剛準備掛上歇業幾天的牌子的時候,看到店門口站著一個高大的男人。

路唯的心突地一跳,她的第一反應就是秦清回來了。

路唯快步小跑到門口,用最快得速度打開店門,剛要欣喜地開口叫出秦清的名字的時候,纔看清來人根本不是秦清,而是一個她最討厭的人。

路唯的笑臉立刻變成了一張憤怒的臉,瞪著眼睛盯著自己麵前的人,“你有什麼事嗎?本店今天不開門!”

說完話,路唯轉身就想要把店門關上,卻被那個人給攔住了,“怎麼?是覺得自己已經獲得自由了,還是覺得你已經有能力擺脫我了?”

“你想怎麼樣!秦清不是已經跟你談好了嗎!你還來這裡乾嘛!”路唯高聲對著亓珩怒吼。

亓珩卻並冇有因為路唯的怒吼而生氣,相反他的語氣顯得異常冷靜,“你就不想要回你的那些東西嗎?你就不想知道秦清或者說冷言現在的情況嗎?”

路唯一聽亓珩提到秦清立刻急吼吼地開口,“秦清現在怎麼樣了?他的傷好了冇有啊?”

“我不習慣站在外麵說話,”亓珩盯著路唯的眼睛裡透著淺淺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