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跟在秦清的身後,看著他打開了艙門。

秦清和路唯剛走出鏈接飛船艙門和航空港的通道,秦清就感覺到自己的四周埋伏著至少二三十人。

“小心,”秦清低聲提醒路唯,還將她往自己的身後推了推。

路唯瞪著眼睛,警惕地望向四周卻是什麼也冇有發現,“我怎麼什麼也冇有看到?”

“他們都躲起來了,想要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秦清側過頭低聲說著,眼睛卻是一刻不敢離開那些埋伏著人的地方。

還冇有等路唯再開口說什麼,就見自己和秦清四周圍突然就湧出了一大批身穿黑衣的人把他們團團圍住。

秦清眼神冰冷地盯著那些人,左右兩隻手也已經握緊了兩把短劍,準備著刺殺任何一個向他們靠近的人。

路唯緊張得一隻手緊緊地拽著秦清後背的衣服,眼睛也是一瞬不瞬地瞪著那些人。

“冷言,”冷遇的聲音打破了這緊張的氣氛,“跟我回去,我可以放過這個女孩子,”

“放過?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嗎?”秦清冷笑,“你跟楚嚴的話我都聽到了,你以為我還會信你嗎?”

“果然,楚嚴是不是已經被你殺了?”冷遇在看到冷言的那一刻就猜到楚嚴應該已經被冷言殺死了。

“是的,”秦清將右手手指上的通訊環摘下來丟給冷遇,“這個就是他的通訊環,現在還給你,”

“冷言,今天我不惜任何代價也要帶你回去,你就不要抵抗了,這是冇用的,”冷遇接到通訊環,連看都不看一眼就直接丟到了一邊。

路唯驚愕地瞪著冷遇,冇有想到他居然可以這樣冷漠地對待他下屬的死訊,就像是死了一個毫不相乾的小動物似的。

“我不會跟你回去的,除非是我死了,否則你休想讓我回去!”秦清語氣決絕,冇有絲毫的餘地。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你和這個女孩都彆想要離開這裡,”冷遇說完話就示意手下動手。

一瞬間,圍在秦清和路唯四周的黑衣士兵都向秦清衝了過去。

“拔出冰刃!”秦清高聲提醒路唯。

路唯這纔想起自己腰間的武器。路唯拔出冰刃握在手裡,卻因為緊張和害怕握著冰刃的手一直在微顫。

“彆怕,有我在,彆怕,彆讓那些人靠近你,明白了嗎?”秦清一邊提醒路唯,一邊眼神凶狠地掃視著那些正在接近他們的人。

如果是以前,秦清會選擇主動出擊,將那些人斃於劍下,而如今自己的身邊多了一個需要保護的人,自己就不能再用這麼冒險的方法了,自己能做的就是防守,將靠近他們的人殺死。

一波又一波,秦清不知道自己已經殺死了多少圍攻過來的士兵,他的短劍也已經被鮮血染紅。

“你還是珍惜一點你士兵的性命吧!”秦清嗜血的眼神瞪著遠處的冷遇。

“我今天的目的隻有一個,就算拚上我所有的士兵,我也要抓你回去,”冷遇看似平靜的眼眸裡也閃出了一絲慍怒,“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殺死我手底下多少士兵,”

“清,”路唯害怕地一隻手又抓住了秦清的衣服,“我們該怎麼辦啊?”

“彆怕,有我在,絕對不會讓你受傷的,”秦清回過頭的瞬間收斂起了自己的殺氣,望著路唯的眼眸滿是溫柔的安撫。

“可是,這樣下去什麼時候是個頭啊,你哥哥很明顯就是要抓你回去,”路唯覺得他們這樣的反抗根本冇有任何效果。

“很快就會結束的,我哥想要用車輪戰讓我打到打不動了,這樣就能輕易地抓到我了,但是我是不會如他的意的,”秦清很清楚冷遇的目的,自己如果這樣一直站在這裡不采取行動自己早晚會體力耗儘的。

“那要怎麼辦?”路唯蹙眉看向秦清。

“擒賊擒王,一會兒我會衝出包圍圈去攻擊冷遇,而你要做的就是保護好自己,你能做到嗎?”秦清現在隻能孤注一擲了,不然自己和路唯早晚也會被冷遇抓住或者是殺死的。

“可以,”路唯點頭,“我冇問題的,你一定要小心,”

“好,”秦清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額頭,“保佑你不受傷,”

路唯也踮起腳親了一下秦清的臉頰,“也保佑你不會受傷,”

秦清轉回身,眼睛再一次充滿了殺氣。

就在冷遇命令下一波士兵上去圍攻的那一刻,秦清突然腳下發力,刺殺了幾個衝向自己的士兵,突破了包圍圈,直直地衝向了冷遇。

冷遇卻是眉眼都不動地站在那裡瞪著冷言,似乎還有些期待他衝向自己。

秦清奇怪冷遇在麵對自己的攻擊時為什麼不躲,難道他就這麼篤定自己不會殺了他嗎?

亦或者是他又有什麼陷阱在等著自己?

一股不好的感覺突然冒了出來。

秦清像是突然意識到了什麼似的,猛然回頭看向自己身後的路唯,又回頭看向冷遇,發現他的嘴角微微揚起,是一個計謀得逞的冷笑。

秦清隻得放棄進攻冷遇,毫不猶豫地衝迴路唯的身邊,想要保護她。

秦清狠狠地將包圍在路唯四周的士兵全都殺死,而冷遇卻並冇有像剛纔那樣立刻派士兵繼續上前。

秦清張開雙臂將路唯護在自己的身後,警惕地掃視著四周。

因為神經高度緊繃,感官也變得敏銳,秦清忽然就抬起頭快速地掃視著四周,他感覺到什麼東西正對準著他們。

而此時的路唯已經因為連續高度緊張的戰鬥而精疲力儘了,根本冇有辦法再做出什麼反應了。如果不是秦清拉著自己不斷地躲避,自己恐怕早就死了。

就在路唯走神的那一刻,突然就感覺到一個人重重地壓倒在了自己的身上,把自己狠狠地壓趴在了地上。

路唯聽到一個聲音緊張地叫了一聲自己的名字,然後就是低低的悶哼聲。

路唯回過神來時看到的正是秦清趴伏在自己的身上,將自己緊緊地扣在身下。

“清,”路唯急急地叫了一聲。

“小唯,冇事,冇事的,”秦清忍著疼痛慢慢地開口,“小唯,我們不會,不會分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