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靜靜待在艙房裡的路唯被突然打開的門嚇了一跳,身體也不自覺地緊繃了起來。

秦清見路唯緊張的樣子立刻開口道,“彆緊張是我,”

路唯見識秦清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坐回到椅子上,但是又立刻皺眉站了起來。

路唯走近秦清,在他的身上嗅了嗅,皺眉開口,“你受傷了?為什麼你身上有血腥氣?”

秦清微微挑眉,“這你都能聞出來?你是屬狗狗的嗎?”

路唯白了一眼秦清,“我是廚師,天天在廚房裡聞各種味道,怎麼可能會分辨不出血腥氣?”

“哦,懂了,”秦清冇有想到路唯的嗅覺這麼靈敏。

秦清想著自己明明已經把短劍上的血都擦乾淨了才放回自己的衣袖裡的,居然還能被路唯聞出氣味。

“彆岔開話題,你到底是不是受傷了?”路唯左右上下在秦清的身上找著。

秦清被路唯的樣子逗笑了,“彆找了,我冇有受傷,你聞到的氣味不是我的,是彆人的,”

“楚嚴的?你把他揍了?”路唯有些小興奮地瞪著秦清。

“你這是什麼表情?很希望我揍他嗎?”秦清冇有想到路唯居然會是這個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揍他一頓都算輕的了,他居然串通你哥哥來抓你,真是個混蛋!”路唯說著話還用拳頭對著空氣掄了幾拳。

“那殺了他呢?”秦清說完這句話就緊張地盯著路唯,想知道她對自己殺了楚嚴會是什麼反應。

“殺了他?”路唯笑拍了拍秦清的肩膀,“彆開玩笑了哈,殺人還不至於吧,”

“我說的是真的,他跟我哥密謀想要殺了你,還想要把我抓回去,我一生氣就把他給殺了,”秦清的臉色變得凝重,他很擔心路唯會生氣。

路唯的笑臉一下子就消失了,緊張地瞪著秦清,有點不確定地反問,“你真的把他殺了?”

秦清點點頭,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路唯。

路唯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了,她可是從來冇有想過自己身邊的人會殺人。

路唯心裡的震驚不可謂不大。

秦清見路唯一直低著頭不說話,心裡也是有些慌,“小唯,那個人已經威脅到你的性命了我才殺他的,你相信我,我不是喜歡殺人的那種人,”

路唯點點頭,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那個我,我冇有怪你的意思,我就是,就是需要緩緩,”

“我知道,一般人都不能接受殺人這件事的,是我做得不對,”秦清盯著路唯的眼眸裡滿是後悔,他想著自己當時要是不那麼衝動地把那個人殺了就好了。

秦清覺得自己明明是可以有很多種辦法製服他的,為什麼就控製不住自己的手,把他給殺了呢?

難道自己骨子裡還冇有改掉殺人的習慣嗎?

秦清在心裡恨恨地罵著自己。如果因為自己的這個行為而讓路唯遠離自己的話,自己肯定會恨死自己的吧。

“不是的,我知道,”路唯低著頭,有點不敢抬頭看秦清。

“小唯,抬起頭,看著我,”秦清擔心路唯會從此害怕自己。

路唯慢慢地抬起頭。她看到了一雙溫柔如水,充滿擔憂的眼神。

路唯很難想象秦清殺人會是一個什麼樣子,“你,不害怕嗎?”

“什麼?殺人嗎?”秦清問得小心翼翼。

路唯點頭。

“有一點,但是隻要一想到那個人會威脅到你,我就不會害怕了,”秦清覺得這樣回答應該會好一些,不然路唯肯定會以為自己是一個隻會殺人的冷血。

路唯點點頭,可是心裡總覺得有點不舒服。

“以後我不會再這樣做了,你不要難過了,好嗎?”秦清展臂輕輕將路唯抱進懷裡,一下下輕拍著路唯的後背。

路唯點點頭,“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

“我們還是要去尤利烏斯星的,畢竟你的任務還冇有完成呢,”秦清想著隻要不見麵,隻用楚嚴的身份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楚嚴不是已經死了嗎?”路唯抬起頭看向秦清,“我們不離開的話警察會來抓你的吧,”

“不會的,我有辦法,這艘飛船原本就是楚嚴的,我們隻要按照楚嚴之前跟我哥商量好的辦法來,就一定能到達尤利烏斯星,”秦清輕啄了一下路唯的頭頂,“我們將計就計,把這件事推到我哥身上,這樣我們就能趁機脫身了,”

“你哥為什麼要殺我?”路唯心裡感到一陣恐懼,“是因為我跟你在一起的緣故嗎?”

秦清搖頭,“當然不是,我哥對於會阻礙他計劃的人都會想儘辦法除去,跟你是不是和我在一起冇有任何關係,”

“要不我們還是不要去尤利烏斯星了,這樣至少你哥一時也為難不了我們,”路唯覺得跟性命比起來,這個係統的任務根本不算什麼。

“我覺得我們應該去,不然就顯得我們膽小了,不是嗎?”秦清卻不想退縮,“我們一定要讓我哥哥知道我們也不是好欺負的,”

“你確定真的不會有問題嗎?”路唯還是覺得不太靠譜。

“我保證,實在不行我們再離開尤利烏斯星,這樣至少我們努力過了,以後想起來也不會後悔,”秦清還是很想幫路唯完成任務。

“行,那就聽你的,不過你以後不要這麼衝動了,殺人總歸是不對的吧,”路唯擔心秦清為了幫自己以後還會這麼衝動。

“好,我答應你,我以後絕對不會再這麼衝動了,”秦清低下頭輕吻了一下路唯的唇,“這是我發的誓,隻要你不想我做的,我保證不會再做,”

“保證就可以了,不要老是親我呀,”路唯低下頭,臉紅的像是被人丟進了大鍋煮過了似的。

“我的心裡原本住著一個魔,而你的吻能把我心裡的魔驅趕消散,”秦清又一次抱住了路唯,語氣溫柔而虔誠,“如今我的心裡隻住著一個天使,她叫路唯,”

路唯也展臂抱住秦清的腰,腦袋靠在他的胸口,聽著胸膛裡和她一樣激烈的心跳聲,“清,我好喜歡和你在一起,”

秦清雙臂一收,將路唯抱得更緊了一些。

兩個人冇有依偎冇多久,秦清手指上的通訊環震動了起來。

“是楚嚴的通訊環,應該是那兩個人給他提供新的飛船了,”秦清鬆開路唯,點擊了一下自己右手食指上的通訊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