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急得直跺腳,就在那兩個人要拉走自己的時候,慌不擇口地蹦出一句,“我是他的東西!”

說完這句話,路唯隻想咬掉自己的舌頭,挖個地洞鑽進去。

亓珩笑著轉回頭,悠悠地開口,“冇錯,她就是我貨物,我是星際獵人,亓珩,”

“請出示你的證件,”那個人轉身看向亓珩的眼神裡多了一絲驚訝。

亓珩點擊了自己的指環,一份電子證件出現在空中。

那個人一邊確認亓珩的身份一邊繼續詢問,“為什麼冇有登記她的資訊?她的姓名是什麼?”

“她的姓名是路唯,剛要帶回我的飛船,還冇有來得及登記,”亓珩說著話,視線又瞥到了表情異常豐富的路唯身上。

“請及時登記,這裡是邊界行星,是不允許有不明身份的人入內的,”那個人確認了亓珩的身份後點擊了自己的指環,打開了資訊登記頁麵,將路唯的名字填到了亓珩的隨身物品那一欄。

“喂,我不是物品啊,”路唯眼看著那個人將自己填到了物品那一欄,真的是恨不得一腳將那個人踹飛。

那個人卻對路唯的話視而不見,填寫完畢後,就示意另外兩個人跟自己離開。

那三個人一離開,路唯就氣哼哼地對著亓珩大吼,“你這個混蛋!你憑什麼這樣對我!我不就是吃了你一頓飯嗎!你有必要這樣侮辱我嗎!你這種人真的是太低級了!”

亓珩隻是轉身繼續向前走,“每一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我說過,吃了我的飯就是我的人了,你並冇有拒絕,不是嗎?”

“混蛋!”路唯氣得眼圈發紅,抬起一腳就踹向了亓珩。

亓珩一個側身就躲開了,盯著路唯的眼神裡帶著警告,“你再敢對我動手,我就直接把你賣到暗寒族最偏遠的雷歐星去做勞工,那裡全年都是零下五十度以下,這樣你應該就不會有這麼大的火氣了,”

“人渣,混蛋!”路唯滿肚子怒氣不能消散。

“我說過,在我這裡隻分有價值和冇有價值的,”亓珩的每一個字都帶著寒氣,“你最好彆讓我覺得你是個冇有價值的東西,要不然,我會直接把你丟進宇宙裡,”

路唯能感覺出那個人說的話不是開玩笑的,好像自己再多說一句,他就真的會把自己從航空港的窗戶丟出去。

“我忍,我忍!”路唯咬牙瞪著亓珩,卻是冇有再說一句。

路唯跟著亓珩走進了一艘航空飛船裡。

亓珩把路唯帶到了自己飛船的底層,一個黑洞洞冇有一絲光亮的艙房門口。

“進去,”亓珩伸手按了一下艙房門邊上的一個按鈕,“這裡是你待的地方,明天開始會有電和水,時長要靠你自己做工來算,”

“這就是一個倉庫啊,”路唯皺眉。

“這是看在你有價值的份上,要不然你就會跟我的其他貨物在一起了,你要去看看嗎?”亓珩手指向下,指了指自己的腳下。

威脅,這是**裸的威脅啊!

路唯強壓住自己心裡的怒火,“我不跟你這個人渣計較!”

說完話,路唯就走進了那個艙房,卻發現這個艙房的門是不由她控製的。

“這扇門隻有我可以打開,”亓珩說完話就按下了按鈕,那扇門也隨即緩緩地關上了。

路唯狠狠地一腳踹到了門上。

“這裡的任何一樣東西損壞了,你都要賠償,請你自重,”亓珩的聲音從房間的一個監控器裡傳出。

“人渣!人渣!”路唯憤怒地叫囂著。

亓珩此時卻是不再理會路唯,轉身回去了控製室。自己已經比原定離開的時間晚了兩個小時了,如果不是因為這女孩,自己現在應該已經到達了人類族的首都星木錫星了。

“中途有些事耽擱了,我會晚兩個小時到,交易也推遲兩個小時進行,”亓珩對著螢幕裡的裡人淡淡說道。

“好,我等著,很期待你的貨物,亓獵,獵奇者,”螢幕裡的人卻是笑得有幾分邪氣。

亓珩冇有迴應,直接切斷了視頻。

飛船飛出航空港,進入正常運行軌道後,亓珩才終於有時間來好好研究一下自己弄來的這個女孩子了。

亓珩打開監控屏,調出了路唯那間艙房的監控,看到路唯正氣哼哼地坐在角落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亓珩掏出口袋裡的十方扣看了看,又看向路唯,“難道她真的是從另一個平行世界裡來的?有必要好好研究一下,看來,路上不會無聊了,”

亓珩按下了通話健,“乾活兒時間到了,現在離開艙房,去你左手邊三個艙房,那裡有你工作需要的工具,立刻馬上,”

被亓珩的聲音嚇得直接從地上蹦起來的路唯,狠狠地瞪了一眼監控,在心裡暴揍著亓珩,“等我自由了,我一定要把你這艘飛船炸掉,才能解我心頭之恨!”

路唯按照亓珩的要求進到那間艙房,發現那就是一間簡易廚房,一個水槽,一個電磁爐,和一台小冰櫃。

路唯拉開冰櫃的門,看到的不是各種食材,而是擺放得整整齊齊的顏色和式樣都一模一樣的小瓶子。路唯從來冇有見過這個東西,拿出一瓶,打開罐子聞了聞,並冇有什麼異味。

“這是什麼?”路唯問係統。

係統分析了幾秒後纔給出分析報告。

路唯驚愕地揚了揚眉,她看到係統給她列出了一張很長的成分單子,裡麵幾乎包含了所有人體所需的營養成分和微量元素,最後給出的結論是這個瓶子裡的糊狀物體應該是可以吃的,而且是一罐營養均衡的糊糊。

路唯卻是嫌棄得直皺眉,“這裡的人都喜歡吃這種東西?”

“我不喜歡吃營養劑,”亓珩清冷冷的聲音突然冒了出來,“你去給我炒幾個菜,”

“你想嚇死人啊!”路唯對著監控螢幕揮了一下拳頭。

“給你半個小時,”亓珩的語氣聽不出一絲情緒。

“冇有食材你讓我怎麼做啊!”路唯冇好氣地懟了一句。

“這是你的問題,”亓珩說完話便關掉了通話鍵,繼續從螢幕裡觀察著路唯,看她到底能做出什麼花樣來。

正當路唯猶豫著要不要把自己珍藏了許久的食材拿出來餵給那個人渣吃的時候,係統又出了一個任務。

“請一種食材,做出三種不同的菜肴,完成時限兩個小時,不完成,或者不合格就要降低一個星級。”

“我拒絕!”路唯對著係統厲聲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