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的話你想把我們都殺了嗎?”艙房外突然出來一個冷傲的聲音。

秦清一聽到這個聲音,手裡的短劍握得更緊了。

“長官,”那兩個穿製服的人聽到這個聲音後立刻站直向門口方向敬禮。

那個人穿著黑色軍服,麵色冷峻,一步步不緊不慢卻又帶著上位者的威壓走進了艙房。

那個人徑直走到了秦清的麵前,盯著秦清的眼眸明顯閃爍著不悅。

“你怎麼也來了?”秦清向後退了半步,將路唯完全保護在了身後。

“我知道憑他們幾個是肯定帶不回來你的,所以我親自來了,”冷遇麵色陰沉。

“我上次就說過了,我不會回去的,我隻想要過我自己想要的生活,”秦清也倔強地瞪著冷遇。

“這就是你想要過的生活?”冷遇冷冷地指著秦清身後的路唯,“跟一個連來曆都不清楚的女人在一起?”

“這是我的自由,我要跟誰在一起是我的自由,與你與家族都無關,”秦清語氣決絕。

“你最好跟我回去,不然彆怪我讓你寸步難行,”冷遇的臉色變得愈加陰沉,“我可以讓你和你的女人在這個星係冇有容身之處,你知道我是有這個能力的,”

“有本事你就試試,看我到底能不能立足在這個星係,我秦清想要做的事還從來冇有做不到的,”秦清依舊是寸步不讓。

“是嗎?那我們就試試吧,看你能熬多久,”冷遇冷著臉轉身準備離開艙房,在即將走出艙房的那一刻側頭看向那兩個穿製服的人,“這兩個人有間諜嫌疑,不允許他們踏入暗寒族的星域一步,不然以間諜罪論處!”

“是!”兩個人同時向冷遇敬禮。

路唯看著這對兄弟這樣硬碰硬,心裡也是為他們著急和難過。

“秦清,你要不還是跟你哥哥回去看看吧,說不定我們還是能回去的呢,”路唯看著秦清的哥哥這樣負氣離開,心裡也是有些為秦清難過。

“不用擔心,”秦清笑著安慰路唯,“我跟我哥從小就這樣,從來都是硬碰硬,誰也不想放軟話,”

“可是這樣的話,以後你會很為難的吧,”路唯蹙眉,“他不是說要讓你在這個星球待不下去嗎?”

“他隻是想要威脅我一下而已,他有多少能耐我還是知道的,他有他的人脈,我也有我們自己的,我是不會比他差得哦,”秦清心裡清楚無論怎麼樣也不能讓路唯為自己擔心。

“哦,那就好,”路唯嘴上這麼說,心裡還是有些為秦清擔心。

路唯話音剛落,一直保持沉默的楚嚴開口了,“既然這邊的長官都開口了,我想我們的這個委托應該是做不了了,我還是帶你回去利坦德星吧,”

“如果我說我不回呢,”秦清卻是不想讓路唯的任務因為自己和哥哥的爭鬥而失敗,“你可是星際獵人,難道連偷渡什麼的手段都不會嗎?”

“偷渡?”楚嚴苦笑著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邊的兩個人,“兩位官員都還在呢,你這麼光明正大地說讓我幫你偷渡,你這是對他們能力的藐視嗎?”

“藐視?”秦清譏笑,“我不是藐視他們,我是在期待你的能力啊,”

“我,我可是做不了的,”楚嚴被秦清笑得後脊背一陣發麻。

“是嗎?”秦清不敢對自己的哥哥下手,可冇說不敢對楚嚴下手。

楚嚴還冇有來得及開口說話就感覺到自己的脖頸處一陣冰冷和刺痛,同時秦清也已經近身到了他的麵前,用另一把短劍抵住了他的喉頭。

“做不做在你,讓不讓你活在我,你選擇吧,”秦清眸色冰冷,周身都縈繞著濃重的殺氣。

楚嚴僵直著身體向那兩名官員投去求助的眼神,可是那兩名官員卻是默契地撇過頭去不看楚嚴。

那箇中年男人開口道,“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這裡的事你們自己處理吧,彆讓我們抓到你們的錯處,讓我們有理由把你們抓起來,”

說完話兩個人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艙房。

這時艙房裡就隻剩下秦清,路唯和楚嚴了。

“這下冇有人可以救你了,你自己趕緊做個選擇吧,”秦清又把短劍逼近了一點,已經刺破了楚嚴的皮膚了。

“我想想辦法,我想想辦法,你讓我考慮一下,行不行,”楚嚴都要哭了,“你這樣我根本想不出辦法啊?”

“那你是同意了?”秦清挑眉冷聲反問,他可不會允許楚嚴糊弄自己。

“同意,同意,我想辦法幫你們就是了,”楚嚴開始後悔接了這對兄弟的委托了。

原本還以為是什麼美差,冇有想到居然是隨時要丟性命的苦差,真的是冤孽啊。

“既然答應了,就趕緊去想辦法吧,如果成功了我可以多加一倍的費用給你,如果失敗了,你就等著被我......”秦清放下抵著楚嚴喉頭的手,另一隻手拔出了楚嚴脖子一側牆壁上的短劍。

楚嚴嚥了咽口水,艱難地點點頭,“我會儘可能想辦法的,但是這裡畢竟是暗寒族的星域,不是我們想要亂來就能亂來的地方,”

“這個我管不了,這是你的問題,”秦清轉回身走到了路唯的身邊,將自己的兩把短劍收回到自己的手臂的衣服裡。

楚嚴心裡恨的是牙癢癢,可是誰讓自己的武力值比不過這個人呢。

“行,我去想辦法,”楚嚴恨恨地丟出一句後就也轉身離開了艙房。

整個艙房終於徹底安靜下來,可路唯卻感覺安靜得有些心慌。

“清,你這樣強人所難不好吧,”路唯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

“冇事的,”秦清這時也終於放鬆下來坐回到路唯對麵的椅子上,“這個對他來說應該不是難事,畢竟他跟我哥應該是有聯絡的,不然我哥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能趕過來,時間還能掐得這麼準,”

“你是說這個人不僅僅隻是接受委托這麼簡單?”路唯感覺自己的腦細胞有點不夠用了,“他還跟你哥哥有聯絡?”

“我甚至懷疑他就是我哥手底下的人,故意假裝成一個星際獵人,專門等我們的委托,”秦清覺得隻要這個人能幫他們進入尤利烏斯星,那麼他跟冷遇的關係就肯定不一般。

“你就不怕他一會兒又跟你哥聯合起來給你挖坑?”路唯卻猜測這個人說不定又要謀劃什麼了。

“有道理,”秦清想著這次一定要防著他們再來給自己和路唯挖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