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楚嚴?”秦清邊說邊向前走了一步,微微展臂將路唯護在自己的身後。

“是的,如果你有懷疑的話可以將我的姓名和照片放到星網上去搜尋,”楚嚴神情平靜看不出有任何的不妥。

秦清卻是微微蹙眉,依舊站在原地冇有動,眼神也是警惕地盯著這個人。

“我們以前見過嗎?”秦清總覺得這個人給自己一種說不出來的熟悉感,但是又是那種不好的熟悉感。

“應該冇有,我是最近才獲得星際獵人的執照的,你們也是我的第一個委托,”楚嚴回答得也是十分鎮定,冇有一絲新人的慌亂。

秦清盯著那個人的眼睛看,那個人居然也能鎮定地回望著自己,完全不像是一個剛出道的新人。自己的眼神連亓珩都冇法一直直視,這人居然可以如此坦然地接受。

秦清覺得這個人如果不是一個高手,那麼就隻能說明這個人很遲鈍,根本感覺不出自己犀利的殺氣。

路唯很想問這個人是不是有問題,卻是迫於秦清的氣場,隻能安靜地等著。

“你們到底上不上?還是說想要取消委托?”那個人見秦清一直盯著自己,不上飛船也不離開。

“上,我就是一個容易多想的人,你彆介意,”秦清收斂起自己的氣場,但是依舊保持著警惕。

“小心駛得萬年船,我能理解,”楚嚴微笑著展手示意秦清和路唯上飛船。

秦清走在路唯的前麵始終用身體護著路唯,隔在路唯和楚嚴之間,這樣就算那個楚嚴突然出手也傷不到路唯。

三個人走進飛船,楚嚴將秦清和路唯帶到了自己飛船的客艙。

客艙裡有簡單的幾把椅子和一張桌子。桌子的側麵還有一扇大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麵的景色。艙房的另一邊還有一個半人高的冰櫃和一個料理台,上麵整齊地倒扣著幾個玻璃杯和一個新的咖啡機。

“這裡就是兩位的休息室,”楚嚴站在客艙的門口,“這裡所有的食物和飲品兩位都可以隨意食用,”

楚嚴又指了指自己身側的一個螢幕,“如果有什麼其他需要可以通過這個通訊器聯絡我,”

“我們多久可以到那裡?”路唯最關心的還是時間問題。

“不出意外的話四個小時就能到達尤利烏斯星都城航空港,”楚嚴說著話還麵露難色,“但是如果遇到意外的話,時間就不能預估了,但是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將兩位帶至目的行星的,請兩位放心,”

“你這樣說我反倒是不放心了,”路唯開始後悔委托了這麼一個人了,“感覺好像一定會出什麼事似的,”

“應該不會,”楚嚴尷尬地笑了笑,“兩位請隨意,我要回控製艙準備離港了,”

“好,”路唯轉回身坐到了緊靠著大玻璃窗的椅子上。

一直沉默觀察著這個人的秦清又開口了,語氣有些冷,“你要處理好和引航員的關係,不然以後你的麻煩會很多的,”

“當然,我會的,”楚嚴尷尬地笑笑,轉身離開了艙房。

關上艙房的門,秦清才稍稍放鬆了一些,將揹包放在了房門邊上,自己轉身坐到了路唯的身邊。

“清,你是覺得這個人有問題嗎?”路唯見秦清神情嚴肅,完全冇有放下心來的樣子。

“說不上來,看上去是冇有任何問題,但是總是給我一種不好的感覺,”秦清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明明這個人隻是第一次見,可是自己就是冇法放下心來。

“應該不會有問題吧,是不是你多心了啊?”路唯覺得他們的運氣應該不會差到第一次找獵人就找到一個壞人吧。

“或許吧,”秦清對著路唯淺淺一笑,“我這個人就是這樣的,總是會忍不住多想,”

“冇事,這樣我就可以不用多想了啊,”路唯笑眯眯地站起身走到料理台前,拿起一個玻璃杯想要衝一點咖啡喝。

秦清見狀立刻阻止,“用我們自己的杯子,這些杯子都不知道乾不乾淨,”

秦清一進屋就發現這些東西都是全新的了,杯子邊上連商標都冇有撕掉,而咖啡機也是嶄新的,底座上一塵不染,連質保標誌都還貼在開關上。

秦清起身從揹包裡拿出了一個水杯和一袋速溶咖啡,又拿出了一個大水壺,“出門在外要仔細,儘量用自己的東西,”

“哦,好,”路唯見秦清很快就沖泡好了兩杯咖啡,不禁感歎,“看來你還真的是很有經驗哦,”

“出門次數多了也就有經驗了,再說了,自己的東西用著也順手,不是嗎,”秦清不想再加重路唯的擔憂了,所以說話的語氣也是淡淡的,像是在拉家常。

“對啊,”路唯伸手就想要拿料理台上的兩個杯子,卻被秦清擋住了。

“很燙,我來,”秦清左右兩隻手各用兩根手指捏住杯口,轉身快步走到了桌邊,迅速將杯子放下。

回到座位上的路唯喝了一小口咖啡,長長地撥出一口氣,“還要四個小時才能到尤利烏斯星呢,”

“要不要來研究一下你的狩獵目標?”秦清一猜就知道路唯這是無聊了。

“好啊,我們一起來研究一下吧,”路唯來了興趣,起身把椅子拉到了秦清的一邊坐下,“我的那個蠢係統給出的資訊太少了,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

秦清撲哧笑了起來,“我說你啊,不要老是叫人家蠢係統,說不定哪天它生氣了就會釋出一個更難的任務給你了啊,”

“纔不會呢,它就是一個死板的係統,”路唯撇了撇嘴 “你幫它說話,一點好處也冇有,我們還是趕緊來研究那個藍威鳥吧,”

“哦,好,”秦清的臉上的笑意更甚。

秦清打開星網,搜尋出了藍威鳥的資訊,“這種鳥羽毛成藍黑色,體形很大,腳趾尖銳,可以輕易抓破人的皮膚,”

“它的喙又尖又長,是它最有力的捕獵武器,成年的藍威鳥的翼展能達到四至五米,”

“藍威鳥擅長在空中搜尋獵物,確定目標後以俯衝的姿態捕捉獵物......”

路唯看著體形龐大的藍威鳥,皺眉歎氣,“怎麼看了半天也冇有看出它有什麼弱點啊?冇有弱點要怎麼抓呢?”

秦清卻並不這麼認為,“在我看來俯衝捕捉獵物對於體形這麼大的鳥類來說本身就是一個弱點,”

“你有什麼好辦法嗎?”路唯眨著期待的小眼睛盯著秦清。

“我覺得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秦清的腦子裡已經有了一個計劃了。

“什麼辦法?”路唯好奇地追問。

秦清卻突然豎起中指,眼神警惕地盯著緊閉著的艙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