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沉很小的時候就家破人亡,被迫一個人流落到了人類族的偏遠行星成為一個星際獵人,而造成這一切的正是冷家。

“現在看來他和冷遇還真的是有仇的,”亓珩兀自點著頭,“這樣我倒是不用擔心他會半路上反悔了,隻不過,”

“什麼?”大虎見亓珩有些擔憂的神情,“你擔心什麼?”

“我擔心他會為了殺冷遇而做過了頭,”亓珩想到了之前尉遲沉殺冷言時用的辦法,心裡也是升起一絲不安,“其實殺不殺冷遇並不是最重要的,畢竟羽奕梁倒了,如果冷遇再出事,暗寒族就勢必會出現第三股勢力,而我們對這新生勢力是完全不瞭解的,在短時間裡也是無法滲透的,這對我們來說反倒是不利的,”

“那你想怎麼樣?改變計劃嗎?”大虎覺得亓珩說得有道理,可是計劃已經在實施了,想要改變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算了,先這樣吧,很多事都是無法兩全的,”亓珩想著,隻要自己能就會路唯和女兒,就算是暗寒族那邊出現了新勢力,自己也有機會再對付他們的。

第二天傍晚時分,亓珩首先收到的是蕭九書的資訊,而且是個好訊息。

“我已經拿到了你想要的礦石了,現在正在往你的飛船這裡趕,而且我還有一個好訊息要告訴你,是關於那個孫煒的,”蕭九書一邊自己開著車,一邊跟亓珩彙報著。

“好!有什麼訊息你回來我這裡再說!蕭九書你真是太棒了,我一定會好好犒勞你的!”亓珩既高興蕭九書終於為自己和路唯拿到了那種稀有礦石,又高興蕭九書這次能毫髮無傷地完成這個任務。

“你就叫好一桌子的菜,等我回來吧!”蕭九書衝亓珩得意地一笑。

回到飛船的蕭九書立刻就被亓珩迎接進了自己的大餐廳,“這是為你準備的慶功宴,怎麼樣!”

“真是不錯!我喜歡!”蕭九書一邊從自己的上衣口袋裡掏出亓珩想要的那種礦石,一邊自顧自地走到了餐桌前,拿起了一瓶酒,“你居然還記得我喜歡這種酒啊!”

“你的喜好我怎麼能忘記?之前你受傷了不能喝,今天我陪你喝個痛快!”亓珩收起礦石,坐到了蕭九書的身邊。

“對了,有件事先要跟你說一下,免得一會兒我喝醉了忘記說了,”蕭九書打開瓶蓋,剛想要給自己倒酒,就想起了自己看到的那件事。

“你說,”亓珩也放下了酒杯。

“我在偷那塊礦石的時候,發現了孫煒不但跟暗寒族人有聯絡,還跟依陽族也有聯絡,”蕭九書神情變得嚴肅,“至於依陽族的那個接頭人是誰,我冇有完全看清,不過覺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似的,”

“看來這個孫煒就是一個情報販子,”亓珩原以為孫煒就是暗寒族收買的暗探,卻冇有想到他竟然就是一個什麼情報都賣的情報販子,“你覺得眼熟的那個人,大概的長相你能描述一下嗎?”

蕭九書皺眉,仰頭仔細想了想,“那個人個子不高,皮膚黝黑,有明顯的啤酒肚,感覺上應該至少有四十多歲了,”

亓珩也在自己的記憶裡搜尋起來,想著自己見到過的幾個依陽族的官員,有冇有附和蕭九書的描述的。

突然,亓珩靈光一閃,“蕭九書,我問你,你覺得熟悉,是不是因為你以前去過丁妍的家?”

“丁妍的彆墅我以前經常光顧,裡麵的好東西可是不少哦,”蕭九書對此還是有些得意的。

“那你是不是在丁妍的彆墅裡見過這個人?”亓珩繼續提醒。

蕭九書又一次陷入了思考。

蕭九書用力撓了撓自己的腦袋才恍然大悟一般地瞪著眼睛盯著亓珩,“經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還真的是在丁妍的彆墅裡見過,那次是丁妍請了很多人吃飯,然後那個人也在其中,”

“明白了,我大概知道這個人是誰了,”亓珩基本已經知道孫煒聯絡的依陽族人是誰了,“你的這個訊息很重要,這樣就可以證明,丁妍跟孫煒其實也是有勾連的,這個女人也不僅僅隻是跟羽奕梁有聯絡而已,”

“丁妍這個女人不但幫暗寒族人倒賣情報,還幫依陽族人獲取情報,真的是太讓人驚訝了,”蕭九書也是感歎那個女人的心機,“她為了興盛丁家還真的是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

“在她眼裡,除了丁家,誰都可以犧牲,誰都可以利用,哪怕是自己的命也是在所不惜的,”亓珩說話的語氣也變得狠厲,“所幸的是,因為羽奕梁的事,她受到了牽連,以後想要再一次站起來,同時做兩邊的買賣是不太可能了,”

“那孫煒你準備怎麼處理他?”蕭九書更像知道亓珩會對那個官員怎麼出手。

“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亓珩瞬間瞭然了蕭九書這話裡的意思,“我絕對不會再讓那幫官僚破壞了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如果他們不願意處理孫煒,那麼我們就自己做掉他!”

蕭九書眉毛都飛起來了,“你是說你要親自除掉那個孫煒?”

“是的!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一個情報販子繼續待在情報部門,不然早晚是要出大事的,”亓珩已經對甄倫不抱任何期望了。

“需要我做什麼,你儘管說!”蕭九書給自己和亓珩都倒上了一杯酒,還用自己的酒杯輕碰了一下亓珩的酒杯,“這杯酒就祝我們能順利除掉那個孫煒!”

“好!”亓珩也舉起酒杯輕碰了一下蕭九書的酒杯。

幾杯酒下肚,蕭九書已經微醉了,而亓珩卻是一點醉意都冇有,眼神依舊清亮。亓珩一方麵是真的酒量大,另一方麵是因為他還在等一個更重要的訊息,他不敢讓自己醉。

“你今天是怎麼了?怎麼喝酒還喝得心不在焉的?”微醉的蕭九書感覺還是很靈敏的。

“我還在等另一個訊息,是關於路唯和小鈺的營救任務的,”亓珩也不想隱瞞蕭九書。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