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分寸就好,”亓珩聽到肖一凡這話心裡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你這邊有冷家,自然是萬事無憂,但是也要防著一點,被怪我冇有提醒你,”

“放心,我會小心的,倒是你,我怎麼聽說你最近好像出事了?”肖一凡聽到自己手底下的人說亓珩最近出了一次人類族星域,去了一次暗寒族星域,回來後還丁妍就出事了。

“我能出什麼事,你彆亂猜了,趕緊做好你自己事吧,”亓珩冷聲丟下一句話後就切斷了視頻。

都安排了好了一切的亓珩,依舊不想離開控製室,他不想回到那個滿是路唯影子的臥室,那樣隻會讓自己難過而已。

可現在的自己已經冇有時間難過了,自己要抓緊時間安排好一切。不管將來自己是不是能和路唯回到她的世界裡去,自己都必須要脫離這裡的一切,迴歸到最簡單的自己。

“那邊有訊息了!”大虎不敢進控製室,隻能用通訊環發訊息給亓珩。

“哦!他怎麼說的?”亓珩立刻快來到大虎的麵前。

“他回覆我說按照以前的方法交易就可以,”大虎將那個人發給自己的資訊轉給亓珩看。

“你要想辦法讓自己能進入到冷遇的母艦,那樣纔能有機會救出路唯和小鈺,”亓珩卻覺得這樣的情報交易根本無法救出路唯。

“路唯和小鈺居然被安排在了母艦啊!”大虎很驚訝,“看來冷遇是擔心你會救出路唯,所以將他們放在他的母艦上才能放心啊,”

“就是這個意思,所以我們要是想要救出路唯就必須找機會進入到母艦,”亓珩知道這不是一個很容易做到的事,但是無論如何自己都要試一下。

“那我們為什麼不直接冒充暗寒族的軍隊去接近冷遇的母艦?”大虎覺得這樣應該會更加方便。

“不可能的,”亓珩搖頭,“冷遇對自己軍隊的管理是非常嚴格的,並不是任何的暗寒族的戰艦都能進入到他的母艦裡的,還有就是他們每次進入母艦都必須要護航艦隊監護,不然根本不可能進入到母艦內部,”

“你這麼一說,那想要冒充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了,”大虎又想到了另一個可能,“那你為什麼不直接釋出一個雇傭單,讓星際獵人幫你去救路唯,或者索性就找一個專業的獵人去殺了冷遇?”

“你覺得這個可能嗎?誰會願意明著跟冷家作對的?”亓珩覺得這個根本不可能。

“我覺得隻要有人願意接這個雇傭單,我們就可以藉機一起進入冷遇的母艦,不管他們的行動是不是成功,至少我們有機會能進入到母艦了,那樣的話就有機會可以救出路唯和孩子了啊,”大虎越說越覺得自己的這個行動是可行的。

亓珩怔怔地盯著大虎望了幾秒鐘。他不得不承認大虎的這個主意確實是有可行之處的。

“那就試試吧,成不成功的就看那些獵人了,”亓珩現在也是豁出去了,隻要是有萬分之一的機會,自己也要試一下。

亓珩立刻用自己的通訊號在獵網上同時釋出了兩份雇傭單。一份是要求刺殺冷遇的雇傭單,另一份就是要求解救自己的妻子和女兒的雇傭單。

原本亓珩以為這樣的雇傭單根本不可能有人接單的,可讓亓珩不敢相信的是,自己才釋出出去幾秒鐘,兩個雇傭單就同時有十個人爭相接單了。

大虎見到這個情形,有些小得意地笑望著亓珩,“你看,星際獵人裡有很多人其實並不在意什麼暗寒族和人類族的,他們隻在意錢,”

“看來要錢不要命的人還真不是一般的多,”亓珩無語搖頭。

這個時候亓珩的通訊環又震動了起來,亓珩一接通就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我說,你這個雇傭單不能直接下給我嗎?”

“尉遲沉?”亓珩很驚訝這個人居然這麼快就主動打通訊給自己了。

“我說,難道你還不清楚我的實力嗎?做暗殺這件事,我可是最厲害的,冷言不也是我弄死的嗎?”尉遲沉很是得意。

“可是冷遇畢竟是指揮官,又一直躲在他的母艦裡,不像冷言到處跑,可以殺他的機會可是要比殺冷遇的機會多得多啊,”亓珩卻覺得要殺冷遇並冇有殺冷言這麼容易。

“我說可以做到就是可以做到,”尉遲沉語氣堅定,“你要是相信我,就把這個任務單直接給我,我要是做不到,我以後任由你差遣,不收你半毛錢,怎麼樣?”

“你確定你真的做得到?我可是要在這一兩天裡就要他的命的,你確定你做得到?”亓珩還是有些不相信。

“亓珩,我可以這樣跟你說,”尉遲沉語氣裡帶著不容置疑的決心,“如果我都做不到,那麼放眼整個獵網,就根本不可能有第二個獵人做得到!”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就信你一次,你需要什麼儘管跟我說,”亓珩決定相信尉遲沉一次,畢竟自己跟他打交道到現在,還冇有見他失手過。

“我還要一個人幫忙,”尉遲沉倒也不含糊。

“你說,我一定幫你找到,”亓珩的語氣也是堅定的。

“好,我一會兒把名字發給你,這個人的費用由你出,”尉遲沉狡邪地一笑,“我這可是在幫你乾活哦,”

“放心,”亓珩點頭。

“還有你的那個營救任務,我覺得你根本不用再找其他人了,我可以幫你一起做掉,隻要你願意把雙份的費用都給我,”尉遲沉覺得自己可以把這兩個任務一起做了。

“我勸你還是不要太貪心,你一旦得到,整個母艦都要混亂了,你是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找到路唯和小鈺的,”亓珩這次卻是不能接受尉遲沉的意見,“我會再派一隊獵人跟你一起,隻要你一得手,他們就同時幫我救出路唯和孩子,”

“行吧,”尉遲沉倒也不堅持,隻是遺憾地聳了聳肩,“你說得有道理,這個我聽你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