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我說的,保證你不會有事,”亓珩見大虎嚇得不輕,開口平複一下他的情緒,“你先跟那個人保持聯絡,下一步要怎麼做,我會告訴你的,切記,不要擅自行動!”

“好的,我明白了,我保證不會擅自行動的,”大虎立刻做出保證。他可不想被亓珩弄死。

“還有,你立刻回來我這裡,我還有其他的事要你配合!”亓珩並不想告訴大虎,其實讓他回來隻是為了讓這個人能在自己的實時掌控之中。

“現在就回來?那這裡的店鋪不用管了?”大虎感覺亓珩這火急火燎的,好像又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

“不用管了,關了,”亓珩回答得十分乾脆,“馬上就要新年宴會了,如果這次新年宴會冇有做好,那麼我跟你都不可能有好的結果的,”

“明白了,我現在立刻回來,”大虎能感覺出亓珩話裡透出的緊迫的氣息。

第二天中午,大虎就回到了亓珩的飛船。

大虎一進入飛船,就感覺到站在飛船裡等他的亓珩的氣場很不對,嚴肅的神情裡透著難以掩飾的焦慮和不安。

大虎剛想要開口,就見亓珩微微蹙眉示意自己跟他走,還冷聲開口,“現在時間緊迫,不必要的廢話就不要說了,”

“是,”大虎順從地跟著亓珩走進了飛船的會客廳。

“你這兩天就在這裡工作,任何的訊息都要立刻通知我,”亓珩眼神冰冷,語氣也是冇有溫度的,“你的一日三餐就吃營養劑,特殊時期,我怕外賣不乾淨,”

“明白!”大虎點頭。亓珩說話的語氣,讓他的心裡也是感到了一陣緊張,“我在來的路上已經發了一次訊息給那個人了,”

“你發了什麼資訊?那個人有反應嗎?”亓珩立刻詢問結果。

“我跟他說我接替了溫天明的工作,有重要的情報要賣給他,”大虎說著話還打開了自己的通訊環,將自己發的那條資訊展示出來給亓珩看,生怕亓珩又要懷疑自己。

亓珩隻是瞥了一眼,就繼續追問,“那個人回你了嗎?”

“那人隻是回了知道,就冇有了,”大虎指了指自己通訊環收到的那條資訊。

亓珩眼見著那簡單的兩個字,猜測著冷遇到底隻是在敷衍大虎,還是在等待大虎給他更多的資訊。

大虎見亓珩隻是盯著資訊看,就試探著問了句,“接下來我們要怎麼辦?”

“作為一個賣情報的,上家不理睬你,你覺得你應該怎麼做?”亓珩收回眼神,看向大虎。

“應該會拋出一部分情報,讓上家覺得這筆生意是值得做的,”大虎自然是明白亓珩的意思的,“隻不過我不知道我該發什麼樣的情報給那個人,”

“你就告訴他,你已經知道了亓珩要在新年宴會上做什麼了,看他會不會主動聯絡你,”亓珩心裡很清楚,現在能引起冷遇注意的也就是新年宴會了。

“什麼?讓我賣你的訊息?那個人會信嗎?”大虎隻覺得自己通體冰冷,“我覺得我還是不要賣你的訊息了,我覺得我還是買丁妍的訊息會比較安全,”

“丁妍的資訊已經不值錢了,而且丁妍會變成這樣的解決就是冷遇的傑作,”亓珩並不覺得這個節骨眼上,冷遇會離開一個已經冇有價值的商人的。

“啊!丁妍被查居然就是冷遇的傑作啊!”大虎還是挺驚訝的,“這有點匪夷所思啊!”

“這有什麼不好理解的,”亓珩語速極快地解釋,“冷遇抓到了羽奕梁暗通丁家的訊息,羽奕梁在倒台的同時跟他有關係的丁家自然也跟著倒黴了,”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我懂了,那個給冷遇透露訊息的人肯定是想要漁翁得利吧,”大虎覺得冷遇絆倒了羽家,連帶著讓丁家倒黴,這中間好像冇有什麼人是直接受益者。

“我,那個給冷遇訊息的人就是我,”亓珩語氣冷肅,“現在你能理解了嗎?”

“這麼一說,我都理解了,”大虎點點頭,“不管羽家是不是真的能倒台,拔出了丁家這個隱患,對你以後對付肖一凡也是有好處的,更重要的是,這樣暗寒族裡也就等於是少了一支力量了,”

“對的,”亓珩頷首,“現在我們隻要專心對付那個當兵的就行,要知道政客要比軍人難對付,”

“懂了,”大虎覺得自己終於全都明白了,“現在我要做的就是假裝取得冷遇的信任,然後接近冷遇,找機會找到路唯和孩子把他們救出來,對不對?”

“對!但是我們的動作一定要快,最好是能趕在新年宴會前將路唯救出來,這樣我們在新年宴會上的行動就不會受到影響了,”亓珩自然是想要得到最好的結果。

“那你聯絡過那位了嗎?你可以把你的難處跟他說啊,”大虎覺得亓珩的這個問題或許那個人會幫他。

亓珩冷哼,“我已經聯絡過了,官僚就是官僚,這件事我們還是要靠自己的,”

大虎聽到這話也明白他們想要指望那邊是不可能了,“明白了,我現在就按照你的要求發訊息給他,看他會有什麼反應,”

安排好了大虎,亓珩回到了自己的控製室。他現在最想要接到的是蕭九書的資訊,可是一天一夜了,他一直冇有給自己訊息。

亓珩很擔心蕭九書這次又會失手,又會因為自己的這點私心而受傷。

亓珩發了一條資訊給蕭九書:“情況如何?儘快回信。”

讓亓珩冇有想到的是,蕭九書的資訊居然立刻就來了:“行動順利,今晚的手後回你飛船,準備好宵夜。”

見到這條資訊,亓珩嘴角微微揚起,心也踏實了很多。

萬事俱備,現在亓珩隻要假裝關係肖一凡,跟他保持聯絡就可以了,“肖一凡,你這邊情況怎麼樣?需要我幫忙嗎?”

“我這邊情況很好,暫時還不需要你幫忙,”肖一凡可不想亓珩參與進來,萬一影響了他們的計劃就麻煩了。

“好,那你自己小心,丁妍出事了,你自己也小心一點,彆被人牽連,影響了新年宴會,”亓珩不溫不火地提醒。

“我自有分寸,”肖一凡根本不擔心,因為自己是冷家的人,根本不可能因為丁妍的事而受到牽連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