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不知道路唯的事?”亓珩繼續試探,“大虎,你要跟我說實話,不然,如果哪一天讓我知道了真相,我是不可能放過你的,”

“我真的不知道,路唯到底怎麼了?溫天明把她怎麼了?”大虎此時是真的後悔那個時候自己一時貪財跟溫天明做了那些事,現在真的是渾身張嘴也說不清了。

“你現在還能聯絡到他嗎?”亓珩也不說溫天明已經死了,就想要看看大虎是不是真的冇有背叛自己。

“我現在就隻有當時他讓我幫他一起做事的時候給我的一個通訊號,”大虎回答得小心翼翼。

“你現在就聯絡,看看能不能聯絡到他,”亓珩想要大虎當著他的麵給溫天明打通訊。

亓珩想著,如果大虎冇有問題那麼他一定會願意打通訊給那個溫天明的,如果他支支吾吾不肯打,那就說明大虎已經背叛了自己了,那麼自己也就不能再留他了。

“好!”大虎不知道亓珩的用意,自然是滿口答應。

大虎聯絡撥打了那個號碼好三次都是冇有人接通的狀態。這可把大虎也急壞了,他就擔心亓珩會以為他是故意打不通通訊的。

“怎麼?他不接?”亓珩冷聲反問。

大虎急得都快哭出來了,“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以前他用的就是這個號碼啊?”

就在亓珩要開口的時候,大虎的通訊環裡出現了一個低聲冷冽的聲音,“什麼人?”

大虎和亓珩幾乎立刻平氣凝神,想要聽聽這個人還會說什麼,而對麵的那個人顯然也是很謹慎的,聽到對麵冇有聲音,自己也就不出聲了。

亓珩用眼神示意大虎開口。

大虎隻能結結巴巴地開口,“那個,溫天明,你在乾嗎?為什麼亓珩會打通訊給我問路唯的情況啊?”

“這件事與你無管,你不要管!”那個人厲聲開口,“以後不要再打這個通訊號了,我不會再接了,就這樣吧!”

這個人說完就掛斷了通訊。

大虎愣在那裡,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他聽出了對方不是溫天明,但是那個人為什麼要冒充溫天明跟他說話呢?

在視頻對麵的亓珩卻是聽出了那個人是誰,也知道為什麼溫天明的通訊環會在他那裡。

兩人沉默了片刻後,大虎先打破了這詭異的安靜,“那個人好像不是溫天明啊?”

“你覺得會是誰?”亓珩不答反問。

“不知道,難道會是跟溫天明合作的人?”大虎還是有些蒙,“可這也說不通啊,他拿著溫天明的通訊環要做什麼呢?”

“說不定他們正在交易,而溫天明又不方便接通訊,所以那個人就替他接了,”亓珩依舊不告訴大虎溫天明已經死了,“你覺得這個人會是誰?你跟溫天明一起做事,應該知道他的上線是誰吧?”

“我不是很清楚,”大虎仔細回想那個時候,“我跟溫天明做那事也隻有三次,每次他都是把我支開後再做的交易,隻有一次我偷偷瞄了一眼,見到的是一個瘦高個在跟溫天明說話,”

“暗寒族的人?”亓珩追問。

“看著像人類族,不太像暗寒族,”大虎努力從腦子裡搜颳著有用的資訊。

“人類族?”亓珩猜測應該就是暗寒族埋在人類族的暗探,“那很有可能是暗探,你當時要是能看清他的長相就好了,”

“那個人穿的是兜帽長袍,整張臉都被藏在了帽子裡,根本看不清,”大虎有些後悔自己當時冇有靠得更近一些。

“那他們說了些什麼你聽到了嗎?他們就隻是做交易嗎?”亓珩想著那個暗探如果跟溫天明說點什麼話,說不定可以從談話內容判斷出那個人大致的身份。

“他們說話都是故意壓著嗓子的,應該就是不願意太多人聽到他們的談話內容,”大虎也有些頹喪,自己做了這麼多年的暗探,居然連自己身邊的人都探查不清。

“什麼都冇有聽到嗎?”亓珩覺得大虎不可能連一個字都聽不清的。

“我就隱約聽到他們提到什麼計劃,什麼宴會的,”大虎長歎一口氣,“那個時候我冇有華裔溫天明會做什麼太出格的事,所以並冇有真的想要探查他什麼,”

“倒賣情報還不算太出格的事?那你覺得什麼事算是出格的事?綁架自己的上線算不算?”亓珩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語氣卻是狠厲的,“大虎,你的腦子是不是就是一個裝飾品啊!”

大虎被亓珩訓得直接低下了頭,“我知道我做錯了,我做了一個暗探最不該做的事,”

“如果給你一次機會,你願意將功補過嗎?”亓珩想著是不是可以藉著大虎跟溫天明的關係再一次去接近冷遇,然後找機會救出路唯。

“願意!當然願意!隻要是我能做的,我都願意做!”大虎猛地抬頭,很認真地點著頭。

“好!我現在要你做的就是繼續跟剛纔那個人保持聯絡,告訴他你還有很重要的情報要賣給他,”亓珩見大虎聽到自己的話臉色都變了,“你不用這個表情,我說的都是認真的,溫天明已經背叛了我,幫助暗寒族綁架了路唯,我要你想辦法把路唯給我救出來,”

“什麼!溫天明居然綁架了路唯!真是瘋了!”大虎冇有想到溫天明為了錢竟然連這樣的事都做得出來。

“瘋不瘋的他現在也做不了什麼了,”亓珩冷哼。

“什麼意思?他怎麼了?”大虎不明白亓珩這話的意思,但是也能感覺出溫天明肯定不太好了。

“他死了,被路唯直接毒死了!”亓珩語氣恨恨,似乎溫天明那樣死了依舊不能讓自己解氣,甚至覺得他那樣死了,實在太便宜了他了。

“啊!”大虎驚訝得嘴巴長得老大,“路唯毒死的!這也太......”

“大虎,你要是再敢背叛我,做出溫天明那樣事,下一個死的人就是你!”亓珩警告大虎,“路唯讓溫天明輕易就死了,我不會,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的!聽明白了!”

“是,明白了,”大虎被亓珩嚇得隻剩下嚥口水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