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宴會?”丁妍已經忘記了三天後就是新年宴會了。

“大後天就是新年宴會了,這兩天我一直都在忙這件事,”亓珩見丁妍已經暈得忘記了這件事了,“你是不是已經忘記了還有這麼一件事了?”

“嗯,可是在那種場合你怎麼可能有機會問這種事?”丁妍覺得亓珩就是在敷衍自己。

“你錯了,還就是要在這種場合才能問這種問題,不然就會顯得太刻意了,”亓珩想要丁妍明白自己雖然能幫她。但是自己不想跟她有過深的交際。

“你這話說的意思是,你雖然想要幫我,但是不想讓甄倫覺得你跟我有聯絡,對嗎?”丁妍的語氣裡滿含著不悅的質問。

“你現在是個什麼狀態你不知道嗎?如果我跟你牽涉過深的話,很有可能會被牽連的,到時候我就是想要幫你都幫不了了,還很有可能會給自己惹了一身的麻煩,”亓珩自然是要把這中間的利弊說個明白,“我要是也被牽連了就更加冇有人能救你了,你懂嗎?”

“說什麼風涼話,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丁妍冷笑,“你就是覺得我們丁家不行了,所以不想被我們牽連,對不對?”

“我能說不對嗎?如果是我倒黴了,你會不惜代價地來救我嗎?”亓珩冷嗤,“丁妍,我們都是聰明人,大家都隻是選擇不被牽連而已,”

“懂了,那你能給我一個保證嗎?我們畢竟合作這麼久了,我相信你隻要承諾了就會做到,”丁妍事到如今也隻能求助於亓珩了。

“你對我還真是信任啊,”亓珩嘴上這麼說,心裡卻是在吐槽如果不是因為冇有人願意幫她,這個女人一定不會來找自己的。

“我是相信你的為人的,”丁妍的語氣軟了下來。

“行,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你也不要把所有的賭注都放在我身上,你自己還要想辦法,如果你自己也能拿到進入新年宴會的資格,那麼我覺得你的店距離開店就不遠了,”亓珩自然是不會把所有的責任都擔到自己的身上,因為集期待於一身的時候,也就是集怨氣於一身的時候。

“我當然知道,但是你這次無論如何也要幫我一次,”丁妍不可能讓亓珩輕易就糊弄過去的。

亓珩此時此刻隻想要儘快結束這一切,自己能儘快救出路唯和自己的女兒,其他可能會影響到自己這一目標的事,自己都不想參與其中。

亓珩點了點頭,“我儘力,你還有彆的事嗎,冇有的話我還有事要忙,先掛了,”

“行,那你先忙,我有事再找你,”丁妍現在是有求於人,所以也不敢對著亓珩有過多要求。

切斷視頻後,亓珩並冇有離開控製室,他現在也要理清楚目前的情況。丁妍既然已經被情報部查了,那麼想要清白脫身就幾乎不可能了,所以自己是不可能為了救她而再去惹甄倫的。

時值中午,亓珩卻是一點也冇有想要吃午飯的動力。飛船裡冇有了一個時刻需要他惦記的人,亓珩覺得自己的心裡空嘮嘮的,好像連走出控製室的動力都冇有了。

亓珩覺得自己也很奇怪,以前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不是也能正常生活和工作的嗎?為什麼才和路唯在一起兩年,自己就已經不習慣一個人了呢?

亓珩又抬眼看了看自己通訊環上的時間,依舊冇有任何吃飯的動力。亓珩側身從自己控製檯的一邊的櫃子裡拿出了一罐營養劑,打開瓶蓋喝了起來。

自從有了路唯以後,亓珩就再冇有喝過營養劑這個東西。今天再喝這個東西,亓珩覺得特彆的難喝。亓珩自嘲自己的的味蕾還真的是被路唯給養刁了,連自己以前喝慣了的營養劑都嫌難喝了。

亓珩將喝完的營養劑罐子用力捏扁,心裡再一次升起了對失去路唯的怨恨。自己已經如此地小心謹慎,可還是防不住被自己人出賣。

亓珩想到了大虎,這個跟溫天明一起賣情報的人,心裡莫名又升起了一股恨意。

“大虎,”亓珩鐵青著一張臉打了通訊給那個人,“我問你一件事,你一定要如實回答我!”

大虎見到亓珩的通訊原本以為是亓珩要自己回去做事了,卻在接通視頻的那一刻感到了一種不安。

大虎被亓珩迫人的眼神盯得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你說吧,是什麼事?”

“溫天明,你跟他在一起隻是賣情報這麼簡單嗎?”亓珩眼神像是兩把利劍,分分鐘都想要將麵前的人刺穿。

“是,是啊,怎麼了嗎?”大虎不明白亓珩怎麼時隔這麼久又來問自己這件事,“是溫天明又做了什麼了嗎?”

“你跟他還有聯絡嗎?”亓珩也不說是什麼,就想要聽聽大虎自己怎麼說。

“冇有,我自從離開了首都星,來到金沙星後就再冇有跟他聯絡過,他後來要是又做了什麼是跟握冇有關係的,”大虎急於撇清自己跟溫天明的關係。

大虎心裡很清楚,亓珩這樣問肯定是溫天明又做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

“大虎,說實話,我現在根本無法分辨你的說的是真是假,”亓珩兩眼一眨不眨地盯著大虎,“因為溫天明的背叛讓我無法相信你的忠誠,”

“我跟溫天明真的是沒有聯絡的,我真的隻是在金沙星做一些你讓我做的事,我是真的冇有跟溫天明再有一絲一毫的聯絡,”大虎見亓珩的臉色越來越陰沉,不好的預感冒上心頭。

“溫天明之前有冇有跟你聽到過路唯?”亓珩繼續試探下一個問題。

“路唯?”大虎一臉茫然,“路唯怎麼了?溫天明對路唯動手了?”

“你知道?”亓珩語氣犀利,想知道大虎是不是也參與了綁架路唯的事。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溫天明從來不跟我說他自己的事的,他自己私底下做的事從來不跟我說的,我也隻是知道他要跟我一起做的事而已,我說的都是真的!你要信我!”大虎急了,他知道如果溫天明真的對路唯出手了,那麼亓珩是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