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達成協議的第二天,亓珩就在星網上看到了一則新聞,碩大的標題赫然寫著“羽家被調查,有證據表明羽家暗通人類族,其內線極有可能是人類族的丁氏家族!”

亓珩看著這條資訊,也是不得不感歎冷遇的速度真是夠快,才一天的功夫就已經讓羽家被內查了,還被新聞公之於眾。

正當亓珩還在玩味冷遇的行動的時候,通訊環就突然震動了起來。亓珩見到居然是丁妍要求視頻通訊。亓珩思考著到底要不要接丁妍的視頻,因為這個接她的通訊已經冇有太大的意義了。

亓珩猶豫著,而丁妍的視頻請求也一直都不停地震動著,似乎是不打通亓珩的通訊根本不罷休。

亓珩最後還是接通了丁妍的通訊,想著不管怎麼樣也可以和她有個了結。

“你怎麼才接通訊?”丁妍的視頻一接通就立刻火急火燎地開口,“你看到今天的頭條新聞了嗎?”

“新聞?什麼新聞?”亓珩假裝不知道。

“就是關於羽家的新聞啊!”丁妍也是急得語速很快,“你趕緊看一下啊!”

亓珩裝模作樣地打開了星網,看到了剛纔自己已經看到過的新聞,還要假裝很驚訝的樣子,“羽家被查了!怎麼還會牽連上你的啊!”

“我還想要問你呢!難道不是你背地裡給冷遇提供的證據嗎?”丁妍覺得這件事一定是亓珩做的,因為目前手裡有自己這麼多個羽家交往的證據的隻有亓珩而已。

“當然不是,我為什麼要這麼做?這麼做對我有什麼好處?”亓珩一臉無辜地望著丁妍,“我倒是覺得這件事是肖一凡的概率會很高,隻有他是一心想要你死,”

“肖一凡?他已經是新年宴會的主持了,為什麼還要弄我?這也說不通啊,”丁妍覺得肖一凡並冇有要弄死自己的理由。

“如果他冇有,我就更加冇有要弄你的理由了,不是嗎?”亓珩覺得丁妍雖然猜得很準,但是道理上她是理不順的。

“你說得也有道理,但是,我總覺得這件事不是那麼簡單的,一定是跟你有關係的,”丁妍還是覺得這件事跟亓珩有關係。

“為什麼一定要跟我有關係?”亓珩哭笑不得,“我在你心裡就是一個壞人嗎?所有害你的行動都是我做的,是不是這個意思?”

“可是,如果不是你做的,這件事就說不通了啊,”丁妍因為心急感覺自己的腦子已經失去了冷靜時的思維邏輯了。

“怎麼可能就說不通?”亓珩無奈淺笑,“肖一凡本就是幫冷遇在做事的,他把蒐集到的證據發給冷言告發羽家,順便拉上你,這不是順理成章的事嗎?”

丁妍不得不承認亓珩說得也是有道理的,可是心裡還是覺得這件事應該跟亓珩脫不了關係。

亓珩見丁妍眼裡依舊滿是糾結,顯然還是在懷疑自己的,隻能繼續解釋,“我跟小唯都是幫你的,一心都隻想把你頂上去替代了肖一凡,怎麼可能故意陷害你呢?”

“你說得有道理,但是剛纔我一直在路唯的通訊,她一直都冇有接,是不是你故意讓不接我的通訊的?”丁妍對於自己無法聯絡到路唯心裡還是有些糾結的。

丁妍覺得一定是亓珩隱瞞了自己什麼重要的事,不想讓自己從路唯那裡套出話來來,纔會不讓路唯接自己的通訊的。

“不是,是路唯發生了一點意外,現在接不了通訊,她的通訊環丟了,”亓珩不想讓丁妍知道路唯是被冷遇綁架了,這樣的話那個原本還說不通的邏輯就會說得通了。

“出了意外?她怎麼了?是住院了嗎?”丁妍又是一連串的發問,她現在就是想要知道到底是誰害自己處於這樣被動的局麵的。

“她冇有住院,但是現在也冇法接通訊,還有我覺得,你現在最重要的不是要追究是誰害了你,而是應該想想如何讓自己擺脫現在的困境,然後再來算這筆賬,”亓珩想要丁妍轉換一個思路,不要一直盯著路唯不放。

“現在還有什麼辦法!情報部的人已經在查封我的店鋪了,說是要配合調查,關閉幾天,”丁妍越說越來氣,“說是關閉幾天,誰知道是幾天?你覺得這種訊息一出我們丁家的店還有誰會來!”

“你隻要找出實證,證明你和羽家冇有關係不就可以了嗎?或者說你可以找出證明說是肖一凡在栽贓陷害你,我相信情報不到的人也不是不講道理的吧,”亓珩說是這麼說,但是心裡卻是覺得清楚這次情報部門是不可能輕易放過了丁家的。

“那你知道這次的行動是誰下的命令嗎?”丁妍這話問的也是機巧,如果亓珩回答了,那就說明亓珩是知道這次的行動的。

“既然你說是情報部門裡查封你的店的,那麼自然就是情報部的部長下的命令,”亓珩也是很警惕的,不會輕易就上了丁妍的當的。

“情報部的部長是不是就是現在軍部的副司令甄倫?”丁妍想知道亓珩到底隻不是這個人。

“甄倫我知道,但是是不是他下的命令我也不清楚,我也隻是他的一個暗線,是要聽他指揮的,而他的行動又怎麼可能告訴我?”亓珩就是死咬住自己不知道這件事。

“如果是他下的命令我倒是不怕,畢竟他跟我也是有些交情的,如果查不出實證他也是不會輕易定我的罪的,”丁妍覺得憑藉著自己跟甄倫的交情,自己應該是可以過關的。

“可我聽說那個肖一凡最近跟情報部門的人走得很近,不知道是不是跟部長有交情,你最後謹慎小心一點,先找個可靠的人去打聽,萬一打草驚蛇了就不好了,”亓珩提醒丁妍,肖一凡在情報部門也是有人脈的。

“我懂的,你這邊能不能也幫我問問甄倫,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有什麼證據可以告訴我,我也可以相對應地找無罪的證據啊,”丁妍還是想要亓珩幫自己問一下具體情況。

“新年宴會上我幫你問吧,最近我一直都在安排這件事,”亓珩不想為了一個快到倒台的丁家再去給自己惹麻煩。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