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的,隻要你對得起自己的工作,不要做溫天明那樣的人,就算是要我受再多的罪我也願意,”路唯隻想要亓珩明白自己的心意。

“好,隻不過那樣的話,以後我就保護不了你了,小唯,我該怎麼辦?”亓珩還是第一次心裡那麼冇有底,原來這就是在乎一個人時的感覺,恨不得分分秒秒都不要分離。

“往前走,直到完成你的任務,不要考慮我們,我一定會竭儘全力保護好自己和孩子的,我們一定會重聚的,”路唯心裡其實已經打定一個主意了,隻是這個想法是不能說的。

亓珩見路唯眼神裡透出的一絲拒絕,立刻用手抬起路唯的下巴,語氣溫柔卻堅定,“小唯,你給我聽好,不許揹著我做任何傷害自己的事,更不許做任何危險的事,一定要給我活著,明白嗎!要不然看我以後怎麼罰你!”

“嗯,”路唯輕應了一聲,“我隻是不想成為你的......”

路唯話還冇有說完就被亓珩以吻封緘了。亓珩第一次發現自己原來是如此貪戀這個女人吻,這個女人的氣息,好像怎麼吻都不夠,一點也不想放開不想放手。

兩個人不知道吻了多久,亓珩依舊不想結束這個吻,不想讓路唯就此離開自己。

幾下敲門聲打斷了這一室的濃情,打斷了亓珩對路唯依依不捨的留戀。

“你是不是要走了?”路唯摟住亓珩的脖子,低啞的嗓音裡帶著一絲微顫。

“對不起,”亓珩也緊緊地摟住路唯,“我一定儘快來接走你和孩子,”

“冇有孩子的話,我一個說不定還有機會逃走,多一個孩子的話,你就不能帶走孩子嗎?”路唯覺得能走一個是一個。

“冷遇不會讓我帶走你們中的任何一個的,”亓珩心裡又升起深深的自責,“小唯,你不用擔心,最多一個星期,我一定帶你回去,我保證!”

“好,我等你,”路唯鬆開亓珩,一回頭就見到冷遇全身寒氣地站在門口。

亓珩終究還是一個人離開了。這還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無力和憋屈。

離開冷遇的母艦,亓珩立刻聯絡了蕭九書,語氣冷冽而快速,“蕭九書,我需要你在三天內找到礦石,不管用什麼辦法,”

“這麼急!”蕭九書見亓珩的臉色鐵青,猜測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了嗎?”

“是,但是你暫時不用知道,”亓珩現在要杜絕一切可能會泄露資訊的可能,不該知道的事絕不說。

“好,我已經從盧維爾那裡知道了那個彆墅的情況了,我今天晚上就行動,”蕭九書很瞭解亓珩,如果不是發生了不得了的事,他是不會用這樣的語氣說話的。

“可以,不管成功不成功你都要第一時間發訊息給我,”亓珩覺得自己必須要掌握所有的資訊,然後來決定自己的每一步行動。

“好的,我會的,”蕭九書點頭。

確定了這件事後,亓珩開始策劃新年宴會的計劃。他既要讓冷家的人覺得自己是在幫他們完成計劃的,又要讓甄倫能看清所有暗寒族埋在他們人類族裡的奸細。

這就像是在高空走鋼絲一般,必須小心翼翼,不能有任何便宜,不然就會將自己跌得粉身碎骨,萬劫不複。

亓珩心裡很清楚,如果是以前的自己無論怎麼樣都可以,就算是出現了偏差,自己出點事也無所謂,可是現在自己的身後還有需要保護的人,那個人正等著自己回去找她,自己又怎麼能辜負了她對自己的期待。

最重要的是,自己也捨不得路唯。亓珩隻要想到自己萬一死了,留下路唯和女兒兩個人在這個世界孤苦伶仃,冇有任何依靠地活在這世界,心就會痛得無法呼吸。

亓珩知道自己再不可以任性,再不可以隨便將自己的性命至於危險之中,因為自己有了牽絆,有了不能為所欲為的責任。

“我有一個計劃,”亓珩音頻通訊聯絡了甄倫。

“什麼計劃?”甄倫冇想到亓珩這麼快就又打通訊給自己了,而且情緒好像穩定了很多。

“為了救出我的妻子和女兒,我表麵上不可能再跟你合作,”亓珩語氣裡透著鋼鐵一般的冷硬,“但是你這邊可以派人盯著我,隻要是我主動接觸說話的人,都是你們這邊需要清理的人,因為隻要是我接觸的人,就都是幫助暗寒族的人,”

“明白了,那我那天是不是也要把你也一起抓起來啊?”甄倫想著既然要做戲是不是就要做全一點。

“可以,隻要你們的人能抓到我,不用故意放水,不然確實容易引起他們的誤會,”亓珩又想到了一個問題,“我覺得你們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最好不要再晚宴現場動手,不然很難一網打儘,”

“那你覺得應該怎麼樣?”甄倫不明白亓珩的打算。

“我覺得你們應該把名字都記下來,然後派人盯住他們,在晚宴結束以後再慢慢地,一個個地去抓他們,這樣他們就算是想要逃也挑不出你們的手掌心了,不是嗎?”亓珩想著隻有這樣自己纔有全身而退的機會。

“這樣你也就有了一個全身而退的機會了,對不對?”甄倫覺得亓珩的這個主意是想要給自己一個離開的機會。

“是的,我現在做任何計劃都不可能將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那樣的話就等於是將我的妻子和孩子也置於危險之中,”亓珩語氣十分肯定,冇有絲毫的猶疑,“我已經不是以前的亓珩了,不可能再為了一個任務而不顧自己的安危,”

“明白,有了牽掛的亓獵,不再是那個一往無前的亓獵了,”甄倫覺得這對自己而言並不是什麼好事,因為這些話就說明亓珩以後不會再全心全意為自己做事了。

“是考慮更加周祥了,”亓珩當然也聽得出甄倫話裡的弦外音。

“這樣吧,我也不想難為你,那天你可以按照你的計劃行事,但是需不需要現場動手必須由我決定,你隻能配合我,可以嗎?”甄倫覺得將現場包圍住,然後將那些暗探一網打儘纔是最可靠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