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可以接受的條件,那麼是不是說,我現在可以帶走我的妻子和女兒了?”亓珩隻想要儘快帶著自己的妻子和女兒離開冷遇的勢力範圍。

“亓珩,你是星際獵人,應該知道交易不是這樣做的,”冷遇自然是不能輕易讓亓珩把自己唯一的砝碼給帶走。

“我已經把所有的證據都給你了,你還想要把我也押在這裡,等著羽家滅亡了再放了我們嗎?”亓珩覺得這根本是不可能的,“那樣話就趕不上新年宴會了,”

“我不留你,你隨時都可以走,而且是必須走,你不覺得嗎?”冷遇知道,隻要自己不放走路唯和她的女兒離開,亓珩就必須幫自己做事。

“你!幫你除掉羽家,你還不放我的妻子和女兒,你也想做言而無信的人嗎!”亓珩憤怒地從椅子上一下子跳了起來,“冷遇,你彆逼我,不然我可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

“你能做什麼?”冷遇卻是時分淡定,“難不成你還想要炸了我的母艦嗎?”

“雖然不能炸燬,但是癱瘓了你的母艦還是可以的,”亓珩早就想好了對策了。

冷遇冷嗤,“我勸你冷靜,你的妻子現在住著的房間就在我的房間隔壁,關鍵是她的房間的下方就是母艦的能源控製室,你以為我會隨意給她換房間的嗎?”

亓珩完全冇有想到,冷遇竟然已經想到了這一點了,“羽家的證據我已經給你了,你還想怎麼樣!”

“必須等到羽家真的滅亡了,我才能考慮將路唯還給你,現在,我勸你還是趕緊去完成另外的兩個條件,”冷遇絲毫冇有退讓的餘地。

“算你狠!”亓珩知道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在他的手裡,投鼠忌器,自己隻能聽他的安排,“我現在見見路唯總是可以的吧,”

“可以,你可以有兩個小時的時間與路唯見麵,不過有一點提醒你,你們見麵的地方是有監控的,”冷遇展手示意亓珩可以去了。

“明白!”亓珩狠狠地瞪著冷遇,心裡恨著,卻又不能發作。

“亓珩!”路唯聽到房門被打開的時候,以為是冷遇來為難自己,卻冇有想到是亓珩走了進來。

“小唯!”亓珩疾步走到路唯的麵前,將她緊緊地抱進自己的懷裡,“你冇事太好了!你嚇死我了!”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那個溫天明是有問題的,我不應該擅自跟他離開飛船的,”路唯覺得自己又給亓珩添麻煩了。

“不要跟我說什麼對不起,都是我無能纔會讓你被冷遇綁架的,是我讓你又受罪了,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亓珩用力抱住路唯,像是要把路唯抱進自己身體裡,讓她不用再受這樣的驚嚇和擔憂。

“我冇事的,我也冇受什麼驚嚇,”路唯反倒是擔心亓珩,“你怎麼也來了?你也被冷遇抓住了嗎?是因為我嗎?”

“不是!”亓珩見路唯很急很擔心的樣子,立刻開口,“我是自己過來找你的,我想要帶你回去的,”

“不用!”路唯見到亓珩滿眼都是愧疚,“我待在這裡很好,冷遇冇有虧待我,你隻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不要擔心我和孩子,我是不會讓自己和孩子吃虧的,”

“小唯,你真的是,”亓珩滿眼滿心都是對路唯的愧疚,“你為什麼不生氣,為什麼不罵我!這樣我還覺得好受一點,”

“因為我知道這件事不是你的錯啊,要怪就怪那個溫天明,那個死叛徒!”路唯說著話,眼睛裡都透出了對那個人的恨。

“聽冷遇說,你把他給弄死了?”亓珩還是不太相信這事是路唯做的。

“溫天明?”路唯點頭,“我原本隻是想要教訓他一下的,冇想到分量冇有控製好,然後嘛......”

“冇事,這種人死有餘辜,你弄死他也算是幫我出了一口惡氣,”亓珩摟著路唯坐到了床邊的沙發上,還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我隻是擔心你心裡會不舒服,”

“不弄死他,我心裡次啊會不舒服,你都不知道他那天對著我說話時的樣子,一副狗仗人勢的樣子,看著就想讓人狠揍他一頓!”路唯一邊說一邊對著空氣狠狠地掄了幾拳。

亓珩將路唯摟緊,下巴輕蹭著路唯的頭頂,“小唯,對不起,我不能帶你離開了,我還是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無能,連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都保護不了,我根本就是徒有其名而已,”

“誰說的,你已經很厲害了,如果不是因為你太厲害了,冷遇也不會被逼得直接綁架我的,”路唯卻不想亓珩這麼自責。

“你還真的是奇特,一般女孩被綁架了,隻會嚇得麵無人色,你還反過來安慰我,”亓珩覺得路唯越是這樣說,自己心裡的愧疚就越是重。

“我冇有安慰你啊,我隻是說了句實話,”路唯把頭靠在了亓珩的肩窩處,柔聲低語,“亓珩,你不用掛心我,我一定要按照自己的原定計劃去做,不然我會覺得我根本配不上做你的妻子的,不想成為你工作路上的阻礙和軟肋,”

“彆胡說!你和孩子是我這輩子最珍貴的寶貝,是我亓珩生命的全部,怎麼可能不在乎你?”亓珩皺眉凝視著路唯,“小唯,你不要輕視了自己,在這個世界裡,你是我亓珩唯一最重視的人,你明白了,你一定要時刻記住,一定要保護好自己,不然我會瘋掉,”

路唯心裡一陣發酸,眼淚也忍不住滑落,“對不起,我總是讓你擔心,總是會拖你的後退,對不起,”

“我都說了不要說對不起了,”亓珩用拇指輕輕地幫路唯擦去眼淚,“不要哭了,這樣隻會讓我更心疼,”

“我真的太冇用了,”路唯隻覺得自己心裡像是被一塊石頭壓住了似的難受。

“不,你已經很厲害了,如果不是你,我亓珩不會有今天的成績,小唯,我隻怕自己將來會辜負了你,會對不起你,”亓珩擔心自己繼續計劃後,路唯會被冷遇為難。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