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試圖搜尋定位那個通訊號,卻發現那個通訊號是移動的,也就是說給路唯打通訊的人和綁架了路唯和小鈺的不是同一個人。

讓亓珩心裡為之一震的是,那個通訊號竟然是在暗寒族星域裡移動的。那就是說明綁架了路唯和小鈺的是暗寒族人,目的很有可能就是要自己放棄追查暗寒族的奸細。

亓珩的腦子裡突然就冒出了孫煒那個人。自己剛拿到他的證據,小唯和自己的女兒就立刻被綁架了,這也太巧合了。

還有一點就是那個潛入自己飛船帶走小鈺的人,那個人應該是非常熟悉自己飛船結構的人。亓珩猜測贏是自己身邊的人,不然是不可能有機會瞭解自己飛船的結構的。

正當亓珩在心裡急速盤算著會是誰綁架了路唯的時候,自己的通訊環發出了蜂鳴音,提示有人要跟他視頻通訊。

亓珩一接通視頻,一個全身都被黑衣包裹住的人就出現在了亓珩的麵前。還冇等那個人開口,亓珩就先開口了,“你們想要做什麼!不要傷害小唯和小鈺!”

那個人用變聲器慢悠悠地開口,“傷不傷害就要看你自己了,以前的亓獵冇有弱點太難對付,現在這兩個就是你的軟肋,我相信你會變得很聽話的,對不對?”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麼!”亓珩咬著牙,狠狠地瞪著螢幕裡的人,握著拳頭的手也微顫著。

“做什麼?”那個變了調的聲音陰惻惻地笑著,“我相信亓獵應該已經做了一番調查了,應該知道我們的身份了,那麼我們想要你做什麼,你應該最清楚,”

“不可能!我怎麼可能幫你們,不要開玩笑!”亓珩心裡當然清楚這幫人想要自己做什麼,隻是自己怎麼可能去幫暗寒族人,這不等於是在打自己的臉的嗎?

“開玩笑?”那人陰笑著,“你覺得我是請你妻子和孩子來我這裡做客的嗎?亓獵,你是聰明人,不要學那些冥頑不靈的石頭,”

“我先要知道他們是不是還完好無損,”亓珩想著隻要路唯和小鈺還冇有受到他們的迫害,那麼自己就還有跟他們轉圜的機會。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那個人將螢幕轉向了另一邊,抱著孩子的路唯就出現在了亓珩的麵前。

“小唯!”亓珩見到路唯被綁在了一張大沙發椅上,但是身上卻冇有傷,心裡終於也是安穩了幾分了。

那人冇讓亓珩再多看一眼,將螢幕又轉回了自己的麵前,還豎起了兩根手指,“兩件事,做到了,我們就放了他們兩個,冇做到就殺,一件事冇做到就殺一個,兩件事都冇有做到就殺兩個,”

“混蛋!”亓珩狠狠地咒罵了一句。

“是你把我們逼到混蛋這一步的,如果不是你,我想我們原本是可以好好做生意的,”那個人的語氣也變得狠厲,含著滿滿的恨意。

“做生意?我跟你做過生意?”亓珩敏感地抓到了這個點。

“我說的是我們,隻是我們這一群裡,不是指你,請你彆亂猜,”那個人立刻將自己話裡的漏洞圓了過去,“你要做的事有兩點,第一保住孫煒和肖一凡的地位,確保冇有人可以威脅到他們的地位,”

“第二件事難道是要我把你們成功完成新年宴會的計劃?”亓珩基本已經猜出這些人是什麼人了。

“不愧是亓獵,真是聰明絕頂,”那個人的語氣依舊是狠厲的,“既然知道了,就去做吧,我看時刻盯著你的,”

“時刻?”亓珩冷言審視著這個黑衣人,“你確定你能時刻盯著我?”

“是的,你要是不信可以試試,”那個人又指了指身後,“你敢輕舉妄動一步,你的妻子和孩子就不會那麼好受了,希望你在做每一步的時候都能想清楚了,”

那個人說完便掛斷了視頻。

亓珩望著消失的虛擬螢幕,心裡的恨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他亓珩自詡做事一直是謹慎的,是滴水不漏的,可如今看來簡直就跟個笑話一樣。自己居然把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都陷到了絕境之地。

一週後就是新年宴會了,那些人也是被逼急了。看來那些人對於新年宴會的計劃也是誌在必得的。

亓珩知道自己從此刻起每一步都不能有任何的差池,不然倒黴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亓珩從來冇有這麼厭惡那些暗寒族的人。以前隻是覺得是立場不同所以要彼此博弈,現在亓珩隻覺得自己是從內心裡憎恨和厭惡那些人,恨不得立刻將他們碎屍萬段。

亓珩心裡暗暗發誓,自己一定要用儘自己所有的智慧來打垮那些人,不然自己就枉稱為星際第一了。

“既然這麼想玩,那麼我們就來好好玩一玩!”亓珩的拳頭狠狠地砸到了控製麵板上。

亓珩撥通了自己的上線也就是甄倫的通訊。

“什麼事?怎麼這個時候給我打通訊?”甄倫很少在大白天接到亓珩的通訊。

“我的妻子和女兒被綁架了,”亓珩也不廢話,語速極快,“應該就是孫煒他們做的,”

“你怎麼能這麼肯定?”甄倫也是驚訝不小。

“因為他們要我做的兩件事裡的一件就是確保孫煒和肖一凡地位的穩固,”亓珩想要從甄倫那裡得到一些資源,“這就是你們這邊冇有及時行動的後果!我雖然為你們工作,但是我不會枉顧了自己妻子和女兒的安危的,”

“你想要做什麼?難不成你想要倒戈去幫他們!”甄倫聽到亓珩的話心裡也是有些慌的。

“如果我真的能那麼做就好了!”亓珩說話的語氣裡帶著怨恨,“甄部長,或者應該叫你甄副司令,你對現在的情況有什麼要說的嗎!”

“你說吧,你想要我怎麼幫你,”甄倫很清楚,亓珩其實並冇有太多選擇了,“我手裡的資源都可以借給你用,”

“你確定我可以用你手裡所有的資源嗎?”亓珩再一次確認,“為了救出我的妻子和女兒,我可是可以和任何人合作的,你要清楚這一點,”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