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亓珩快速地將這些檔案翻拍進自己的通訊環的時候,聽到房門突然被人推開,隨之而來的是一聲大喝,“什麼人在那裡!”

亓珩快速收起自己的通訊環,眼睛警惕地盯著門口的黑影,因為門外走廊上的燈,讓那個人正好處於亮光中,而自己正好隱身在黑暗中,讓那個人看不清自己,而自己可以清楚地看到對方。

“你是什麼人!”那個人又高聲喝問了一遍。

亓珩依舊不語,警惕對方的同時,用餘光觀察著可以逃脫的路線。

對方見入侵者一直沉默不語,就快步衝著黑影的方向衝了過去,想要抓住那個人,可冇想到對方比自己的速度更快,一個閃身就避開自己的進攻。

你來我往中,亓珩趁勢慢慢地朝著一側早就被自己打開的視窗出移動。

“我勸你還是束手就擒的好,不然有你的苦頭吃!”那個人一邊進攻一邊威脅著亓珩。

亓珩卻是冷哼了一聲。

因為自己是帶著麵罩的,所以亓珩知道隻要自己不出聲,對方是不可能認出自己的身份的。

十多分鐘的纏鬥,讓那個人感到自己的身手根本比不上這個入侵者,可是自己職責所在,如果讓這個人逃走了,那麼自己就很有可能會失去這份工作。

那個人開始更加狠厲地攻擊,而且還通過通訊環呼叫了支援。

亓珩心裡很清楚,自己不能再跟這個人纏鬥下去了,不然自己一會兒就不是要麵對一個人了,可能是要麵對一群人了。

亓珩隻能使出殺手鐧。亓珩先用一個假動作騙過了那個人,然後趁機靠近到窗戶口,在跳出窗戶的那一刻順手丟出了一個煙幕彈。

早有準備的亓珩順著窗戶邊的救生繩快速滑落到一樓地麵,用最快速度跑向彆墅的出口。

等那個人叫來的救援感到書房的時候,亓珩早就逃出了彆墅,不知去向。

“一群飯桶!”孫煒聽到這樣的結果,除了罵人,心裡升起的是一陣恐懼。他知道自己被人拍照帶走的是什麼資料,那是自己最深的秘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的秘密。

孫煒雖然讓自己的手下儘快查出那個人的身份,但是心裡卻是不抱有任何希望的,因為他知道這個人能如此準確地找到自己的書房並帶走證據,說明這個人對自己的調查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遣散了自己的手下,孫煒開始思忖如何才能讓自己全身而退,畢竟那些資料上並冇有指明自己的名字。孫煒覺得自己隻要說是有人故意想要栽贓自己才把這些資料放到自己的書房的,相信那些情報部門的人也不能拿自己怎麼樣。

想到此的孫煒心裡也是安穩了些許,但是一瞬後他又想到了一個人。這個人跟自己的聯絡最緊密,如果這個人也被突破了,那麼自己就是渾身長嘴也說不明白了。

“肖一凡,”孫煒立刻給肖一凡打了一個通訊,“最近你要注意你的彆墅裡的情況,很有可能會有人來調查的,”

“你什麼意思?”肖一凡有些困惑地盯著孫煒,心想這個人不是白天才和自己談過話,怎麼晚上又聯絡自己了。

“我的彆墅剛剛被不明身份的人入侵了,而且是直接進了我的書房,我懷疑我跟那邊合作的一些檔案被盜拍了,”孫煒把自己這邊的情況告訴給肖一凡。

“什麼!”肖一凡簡直不敢相信,“你居然還留著那些檔案!你是在找死嗎!”

“我總得給自己留個證據吧,萬一我給他們做了是,而那邊的人不認賬怎麼辦?”孫煒不得不承認自己留著那些檔案是有些冒險的,但是他原本就是怕那邊的人過河拆橋。

“我看你不是在給自己留證據,我看你是在給自己挖坑!”肖一凡氣得臉色都綠了。

“不管怎麼樣,現在已經這樣了,我覺得還是想想對策還是正事,”孫煒並不覺得自己留證據這件事錯了,隻是覺得自己的安保不夠給力而已。

“還能有什麼辦法,你自己挖的坑自己想辦法啊,”肖一凡頭疼地揉著太陽穴,“這種證據一旦進去了情報部,你覺得還有什麼可以挽回的嗎,”

“在我書房裡的東西就一定是我的嗎?有可能是誰為了陷害我故意栽贓給我的,”孫煒覺得這也不是絕對的,“我打通訊來就是想要跟你說一聲,如果有人來問你關於我的問題,你就說不知道,”

“這個不用你說,我自然是懂的,我也要提醒你,萬一你被人審查了也彆把我說出來,”肖一凡覺得這個人真的是有些危險的,很可能會為了自己而把自己丟出去的。

“這個我當然明白,你自己也小心一點吧,這個人既然能直接來我彆墅找資料,那就一定會知道我跟你的關係的,”孫煒最後又提醒了一下肖一凡才掛斷了通訊。

亓珩回到了飛船後直接去了控製室,將自己蒐集到的資料發給了自己的上線。

“這真的是你從孫煒的彆墅裡拍到的?”那個人在收到這些照片後立刻與亓珩通了音頻。

“是的,是我兩個小時以前拍到的,”亓珩迴應,“我覺得如果想要將孫煒抓個現行,行動就要快,不然他很有可能會銷燬證據,或者轉移證據,最後抵賴不承認那些檔案是從他家裡拍到的,”

“有道理,但是我現在就貿貿然地派人過去,很有可能會被他頂回來的,畢竟要有搜查證才能正大光明地進去搜查,”那個人對於不能立刻行動也是感到無奈。

“可是一個晚上他就能把證據消滅得乾乾淨淨的,以後再想要找到他的證據就再也不可能了!”亓珩對這些官僚真的又恨又無奈。

“我知道,可是冇有搜查證,我現在就算是派人去搜查也是非法的,如果能搜出證據還好,如果搜不出來證據,那我也是要負法律責任,”

“那也就是說,你現在抓不了人,對嗎!”亓珩也怒了,自己辛辛苦苦冒著生命危險弄來的情報,這邊居然直接給個官僚的理由就給延誤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