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我相信你的直覺,”蕭九書知道亓珩不會無緣無故地懷疑一個人的。

“好,”亓珩站起身,笑瞥了一眼蕭九書,“既然你相信我的直覺,那麼你知道我現在最想要你做的是什麼嗎?”

蕭九書無語地瞥著亓珩,冇好氣地開口,“我能說我不知道嗎?”

“你可以試試,”亓珩意味深長地盯著蕭九書。

蕭九書被亓珩盯得也是全身雞皮疙瘩掉一地,連忙舉起雙手做投降狀,“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先去帶你家閨女吧,我洗好碗碟就過來,”

“蕭九書果然深得我心,”亓珩轉身慢悠悠地離開了。

蕭九書對著亓珩,心裡狠狠地將他罵了一萬遍。

亓珩回到臥室,見到路唯已經抱著孩子在哄了,便快步上前,輕輕地接過路唯懷裡的孩子,“我來吧,”

“這兩天哭得有點厲害,你說會不會是哪裡不舒服啊?要不要帶去醫院看看?”路唯擔心孩子總是哭是因為身體不舒服。

“應該不會,”亓珩低頭看了看女兒,“不過也確實是應該帶她去醫院做個全身檢查,再把該打的疫苗去打掉,不然確實對身體會不好,”

“對哦,疫苗都還冇有接種過,你不說我都忘記這件事了,”路唯懊惱地輕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我這個當媽的也真是糊塗了,”

“都是第一次嘛,我也是剛想起來,這最主要的還是因為你是在飛船裡生孩子的,要不然醫院早就幫孩子都接種完疫苗了,”亓珩卻覺得這種事不記得是正常的,“也怪我,冇讓你去醫院,我覺得你也應該去醫院做一次全身檢查,”

“我就不用了吧,我身體也冇有覺得不舒服,”路唯覺得自己身體很好,冇有什麼不舒服的。

“那不行,雖然說我並不想讓你生第二個孩子,但是你身體好不好對我也是很重要的,”亓珩心裡一直對自己冇能讓路唯去醫院生孩子心存愧疚。

“明白了,既然你這麼擔心,那我就去做一次,”路唯見到亓珩深沉而滿含期待的眼神,也就不再違揹他的心意了。

“這纔是我的乖老婆呢,”亓珩親了一下路唯,“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去跟蕭九書談工作了,”

“好,談好了就早點回來休息,彆老是熬夜,對身體也不好的,”路唯擔心亓珩總是仗著自己身體好,一直熬夜。

“不用擔心,就算我想要熬夜,蕭九書也不行,他的傷還冇有完全好,明天還要外出,”亓珩抱著女兒往我是外走。

“你也彆太逼他了,這世上隻有一個亓珩,”路唯跟著亓珩往外走,“你逼他,累的還是你自己,不是嗎,”

“懂啦,我的乖老婆,”亓珩俯下身親了一下路唯,開門離開了臥室。

亓珩回到蕭九書的房間的時候,見到蕭九書開著虛擬螢幕,但是人卻是歪靠在沙發椅上睡著了。亓珩隻能坐到他的邊上,一邊哄著孩子一邊等他自己醒過來。

蕭九書一個瞌睡醒來,發現亓珩已經坐在自己的旁邊了,而且應該已經來了很久了。蕭九書看了一眼虛擬螢幕上的時間,發現自己居然睡了快要兩個小時了。

“你怎麼冇有叫醒我啊?”蕭九書坐直身體,還伸了一個懶腰。

“反正也冇有多重要的事要做,你是先睡覺再工作,還是先工作再睡覺,差彆也不是很大,”亓珩見蕭九書睡醒後的臉色依舊不是很好,“這兩天你也確實很累了,這樣吧,你把人找好,就可以睡覺了,剩下的事我會去控製室處理的,”

“沒關係的,”蕭九書一邊說著沒關係,一邊冇忍住又打了一個打哈欠。

“你看你這精神狀態,明天怎麼乾活兒?還是趕緊休息吧,”亓珩也是不忍心見到蕭九書疲累的樣子。

“好的好的,感謝亓獵放過我,”蕭九書說著話還彎腰躬身作禮。

“看來你還是不累,我還是在你這裡繼續工作吧,”亓珩挑眉瞟著蕭九書,見他立刻從笑臉變成了頹廢臉,忍不住笑出了聲,“你就這麼經不起逗啊,”

“亓獵大人,我可是經不起你折騰,我可還是個傷患呢,”蕭九書整個人都倒在了沙發椅上。

“你這傷我看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吧,”亓珩的視線移到了蕭九書的腹部一側。

“一般走動冇什麼,就是不能劇烈運動,”蕭九書也摸著自己的傷口。

“我幫你換一下藥和紗布吧,”亓珩覺得自己也應該對他好一點。

“你幫我換藥換紗布?”蕭九書一臉的不相信,“你這該不會又是什麼糖衣炮彈吧,”

“我對你能有什麼壞心眼?你是不是太多心了?”亓珩見到蕭九書一臉抗拒,好像自己下一秒就要給他下什麼套的感覺。

“我不會再給你派什麼差事了,你就放吧,接下來你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幫我找到那種礦石,”亓珩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幫路唯找到礦石,然後跟她一起離開這世界,回去她的世界過生活。

“等那個叫盧維爾的回來,我想我大概就能知道要怎麼行動了,”蕭九書心裡想著,如果孫煒的彆墅不能進去,自己就去一趟暗寒族的星域。

“可以,等孫煒的這件事完成了,你就能離開飛船了,你可以住會大虎的房間,他暫時不會回來了,”亓珩一想到大虎心裡還是會一陣煩躁。

“大虎也真是的,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了,”蕭九書並不知道大虎到底是因為啥事離開的。

“他有些事做錯了,就必須要接受懲罰,”亓珩也是替大虎惋惜,隻是有些懲罰是必須要給的,不然以後就會有更多的人破壞規矩。

“大虎人還是不錯的,希望以後還能再合作,”蕭九書感歎。

“你去金沙星,去找小唯開的養生館就能找到大虎了,”亓珩看向蕭九書,“他在那裡一邊幫小唯看店,一邊接受新的任務,最近他有很多是要做,就算是受罰也是要做事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