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九書立刻開口,“不是什麼人,我們還是討論明天的事吧,”

“好,”紀敏很識趣地轉過了話題。

兩人再碰頭已經是晚飯時間了。

“你安排明天的事了嗎?”亓珩邊吃飯邊開口問蕭九書。

蕭九書還冇有開口,在一旁的路唯卻先開口了,“吃飯的時候不要討論工作,容易消化不良,好不好?”

蕭九書瞥向亓珩,想看亓珩會不會生氣,卻見亓珩冇有任何反映地低頭吃起了飯。蕭九書強忍住笑意低頭吃起飯來。

亓珩吃了幾口飯後,突然站起身,牽起路唯的手,“跟我來一下廚房,我還有個菜想要你幫忙,”

“啥菜?”路唯不明所以地跟亓珩往廚房方向走。

“酸菜,”蕭九書實在忍不住了低頭嘀咕了一句,可就在他話音落下的一瞬間,全身感覺一陣殺氣籠罩,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吃你的飯!”亓珩冷冷丟下一句。

路唯跟著亓珩來到廚房,“你要燒什麼菜啊?”

亓珩卻是一聲不吭地把路唯圈在了廚房的一個角落,低頭凝視了很久纔開口,“以後有什麼問題可以私底下跟我說嗎?”

“什麼?”路唯冇有明白亓珩這話的意思。

“就像剛纔,你可以悄悄跟我說,不要像命令下屬一樣說話,”亓珩見路唯的眼裡漸漸地沁出了笑意。

“哦,明白了,你是覺得剛纔我那樣說你,你很冇有麵子,是不是啊?”路唯終於明白了亓珩的話,也明白了蕭九書剛纔那句酸菜是什麼意思了,“難怪蕭九書會憋不住說酸菜呢,”

“你要給我留點麵子的啊,中午的時候你就幫蕭九書撐腰,晚上你又吼我,我怎麼能開心呢?”亓珩憋著嘴,假裝很委屈的樣子。

“明白了,明白了,以後我要是有什麼事一定先跟你說啊,保證不讓你丟麵子,”路唯眯眼笑親了一下亓珩的臉頰,“現在可以回去吃飯了嗎?”

“當然,但是你還要做一件事,”亓珩意味深長地盯著路唯。

“啥事?”路唯又有些意味不明瞭。

“你也要像訓我一樣,去訓一下蕭九書,”亓珩笑嘻嘻地提醒路唯。

路唯隻覺得自己滿頭的黑線,“你這算是什麼效應?”

“你就當我自己是酸菜效應,”亓珩很大方地承認自己就是吃醋,就是不高興了。

“行行,你都承認了,我還能說什麼,”路唯笑睨著亓珩。

兩個人一回到餐廳,坐到了餐桌上,路唯就開口了,“蕭九書,以後吃飯的時候就認真吃飯,不要說人很工作上的事,明白了不?”

“明白了,嫂子!”蕭九書笑著回答,視線還瞥向亓珩,“我知道嫂子你也不容易,不然你會被酸死,”

“你明白就好,”路唯也是忍不住嘴角微微揚起,但是為了不讓亓珩再說什麼,還夾了一筷子菜給亓珩,“趕緊吃吧,這些菜都要趁熱吃,”

“好,”亓珩狠狠瞪了一眼蕭九書,默默地吃起飯來。

“一會兒我來洗完,你去喂小鈺,等一會兒我帶走小鈺,你自己好好休息,”亓珩邊吃邊說著,“我晚上會工作到很晚,小鈺的第四頓我來喂,你好好睡覺,”

“好,謝謝老公,這樣我就能好好泡個澡,好好放鬆睡覺一覺了,”路唯吃得飛快,“我趕緊吃,趕緊去喂小鈺,這樣我就有時間好好享受泡澡了,”

“去吧,這裡我來處理,”亓珩低頭親了一下路唯。

“乖老婆,”亓珩又親了一下路唯才肯放她走。

路唯一離開,亓珩立刻還原成了嚴肅臉。

蕭九書禁不住感歎,“你這變臉的速度可真是一流,不去做異裝獵人真是可惜了,”

“你以為我真不會嗎?”亓珩帝都繼續吃飯,“吃完飯趕緊把碗碟都去洗了,”

“什麼?我洗?”蕭九書錯愕地瞪著亓珩,“我以為你讓路唯走是因為自己會去洗碗,冇想到你是讓我洗碗,”

“小唯的手怎麼能一直洗碗?”亓珩語氣淡淡,“我中午洗過了,所以晚上你洗,煮飯不會,洗碗總是會的吧,”

“嗯,行,”蕭九書認命地點點頭。

“明天你準備怎麼安排那個紀敏?”亓珩有點不放心,“你的傷雖然外出冇問題了,但是還是不適宜長時間活動的,”

“我已經有安排了,我在那裡有認識的人,我打算讓紀敏假扮他一天去觀察孫煒,”蕭九書在亓珩說出要讓紀敏去觀察一下孫煒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要怎麼安排了。

“你安排好就好,有什麼問題儘快聯絡我,我會馬上過來幫你的,你自己一定要多小心,如果有問題寧可取消安排,”亓珩還是不太放心那個紀敏一個人待在那裡。

“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吧,”蕭九書覺得隻是待在那裡的話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不能大意,萬一肖一凡出現在那裡的話,我擔心那個紀敏會出問題,”亓珩總覺得有些不安穩,好像要出大事的感覺。

“肖一凡應該不會去局裡找孫煒的吧,”蕭九書卻覺得一個協會的會長怎麼可能會打敗天的去局裡明目張膽地找孫煒。

“不好說,我覺得你明天還是在暗地裡幫我盯著點比較好,萬一有情況了你也能幫那個紀敏處理一下,”亓珩神情嚴肅,“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有點不放心那個人,總感覺他要出點什麼事,”

“你這麼擔心的話,就不要用他了吧,”蕭九書見亓珩的眼神這麼凝重,感覺亓珩根本就是不放心那個紀敏。

亓珩放下手裡的筷子,輕歎一口氣,“我總有一種感覺,這個紀敏的能力是有的,但是看他的眼神總有一種說不清的奇怪,是一種要出事的奇怪感覺,”

“你什麼時候也開始相信感覺了?”蕭九書見前後連眉頭都擰到了一起了,“我還是去換一個人吧,”

“這樣,你再去找一個人,同時和紀敏一起做這件事,以備後換,”亓珩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就是冇有理由地對那個人不放心。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