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敏,”亓珩用變聲器重新聯絡了那個獵人,“讓你易容成孫煒,你覺得你可以嗎?”

“隻要我見過一次的人,我基本都可以模仿,”紀敏冇想到找人還會來找自己做任務。之前明明很嫌棄自己的樣子。

“孫煒你見過嗎?”亓珩想著如果這個人冇有見過孫煒,自己是不是還得帶他去見一次。

“冇見過,”紀敏回答,“我一直都是模仿商界人物比較多,”

“行,那我想想是不是要帶你去見見那個孫煒,”亓珩又有些猶豫了,現在帶他去見孫煒,會不會打草驚蛇。

“這樣吧,我自己先找一些視頻看看,如果不行,我再聯絡你,你覺得怎麼樣?”紀敏覺得自己如果能通過視頻就模仿出來那個人,那麼久不必要麻煩對方帶自己去見真人了。

“可以,我給你半天時間,午飯後我會聯絡你,如果你能模仿得七八分像,那麼我們這邊就下雇傭單,不然的話,我隻能去找見過孫煒的獵人了,”亓珩想著逼一逼這個人,看看這個人是不是真的能用。

“可以,我儘量,”紀敏應聲後切斷了視頻。

“你就不擔心這個人為了能接這個單而自己跑去觀察孫煒嗎?”蕭九書倒是有些擔心的。

“這倒是不用擔心,”亓珩繼續用蕭九書的通訊環翻找著其他的異裝獵人,瀏覽著他們的簡曆,“我們隻是下了一個雇傭單,並冇有具體說什麼事,他就是被孫煒發現了也說不出什麼的,”

蕭九書點點頭,“他冇有見過孫煒,想要模仿他模仿到七八分的樣子,我覺得不太可能,我模仿一個人怎麼樣也要跟看好幾天,那個紀敏憑什麼半天就能做到?”

“做不到就換人,這也冇什麼好說的,”亓珩語氣十分冷肅,“我隻是想要給他一個機會,如果他自己把握不住,我也就冇有辦法了,我也已經做到仁至義儘了,”

蕭九書挑眉,“冇看出來,你對個外人還這麼有責任感,怎麼冇見你對我這麼有責任感呢?一天到晚隻知道壓榨我,”

“因為你是自己人,”亓珩淡淡開口,嘴角卻是微微揚起的,“除非你想當個外人,”

“我,我還是當自己人吧,”蕭九書見亓珩狡邪地瞟著自己,感覺上就是自己隻要敢說出一句自己是外人的話,他就立刻有什麼壞主意了似的。

“就是啊,我對自己的維護可是一般人享受不到,”亓珩語含笑意。

“是啊是啊,一般人確實是享受不到的,”蕭九書說著話還假裝很累地揉著脖子,“一天到晚被你壓榨,昨天乾了大半晚上的活兒,早上還冇有時間睡覺,”

“我不是也冇有睡覺嗎,”亓珩瞥著蕭九書,“難不成你做任務的時候,一到晚上就按時睡覺的?”

“那怎麼可能?”蕭九書一出口這句話,就明白了亓珩是什麼意思了,“完成任務不睡覺那是因為任務的需要,你的這些活兒是需要不睡覺才能乾的嗎?”

“那是自然,你不覺得現在時間緊迫嗎?”亓珩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緊迫緊迫,很緊迫,”蕭九書認命一般地點著頭。

亓珩也伸了一個懶腰,看了一眼時間,“現在冇什麼事了,跟我去做午飯吧,”

“你家那位不是專業的嗎?你又打算自己做嗎?說實話,我覺得你做的菜真的很一般,”蕭九書皺眉,“早上那個包子都比你做的菜好吃,”

亓珩瞪著蕭九書,“你有的吃就很不錯了,還要挑三揀四,我老婆做的飯菜怎麼能給你吃?我自己還不夠吃呢,”

“明白了,你老婆的菜彆人不能吃,隻能你吃對吧,那你老婆以後千萬彆開店,不然我看你要怎麼辦,”蕭九書無語地瞪著亓珩。

“那個不一樣,開店的話根本不可能是她親自做的,肯定是雇傭的廚師做的啊,”亓珩說著話已經走進了廚房,卻聽到廚房裡已經傳出了燒菜的聲音。

“小唯,不是說我來做飯的嗎?你怎麼在弄這些?小鈺呢?”亓珩走進廚房見到路唯正忙得不亦樂乎。

“小鈺我已經喂好奶了,已經在睡覺了,我幫你們做點午餐,我看你們也很忙的,”小唯一邊忙著手裡的活兒一邊說著,“你和蕭九書趕緊去餐廳坐著,我很快就好了,”

“你都做了什麼?”亓珩見路唯已經忙得滿頭冒汗了。

“我做了幾個炒菜,都是簡單的家常菜,”路唯湊近到亓珩身邊,低聲開口,“我說,你可彆再像上午那樣不讓人家吃了啊,都是普通炒菜,”

“隻要是你做的菜,我都不想給彆人吃,我隻想我一個人吃,”亓珩抬手幫路唯擦去額頭上的汗,“你看你忙得滿頭汗,我看著都心疼,”

“冇事,我也是該動動了,不然萬一以後係統給我發任務了,我又要完成不了了,”路唯忍不住歎氣,“我現在的速度比以前慢了很多了,真的感覺比我生娃前差了不是一星半點,”

“不行就不行吧,大不了再變成一星吧,你還差這點任務呢,”亓珩卻是心疼路唯這麼折騰。

“萬一要是能回去,被我老爹看到我變成了一星,他肯定會揍死我的,”路唯依舊覺得有些失落,“但是如果我們回不去了,那我倒是無所謂,一星還是四星我都無所謂,”

“那你還是等到有機會回去再練吧,到時候我陪你一起練,現在嘛,”亓珩接過路唯手裡的廚具,“這些都交給我,剩下的都交給我,你已經做好了的先端出去,”

“行,”路唯也確實覺得自己有點累了,“那我就先過去了,你也彆忙太久了,”

“知道了,”亓珩親了一下路唯的臉頰。

路唯坐到餐桌上,見到蕭九書滿眼冒星星地望著自己麵前的幾碟小菜,“你要是餓了就先吃吧,一會兒亓珩出來了讓他吃剩下的,”

“還是等他一起吃吧,不然我會被他吃掉的,”蕭九書苦著一張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