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緊張做什麼?”亓珩轉了另一個話題,“人找得怎麼樣了?”

“有兩個人願意做,但是開價都很高,”蕭九書打開自己的通訊環,將兩個人的資訊展示給亓珩看。

“價格不是問題,最主要的是能力,還有就是口風要緊,萬一行動失敗了,把我們供出來了,會影響到我們所有的計劃的,明白不?”亓珩覺得這個潛伏進孫煒彆墅的人一定要是口風緊有能力的。

“這個我當然知道,”蕭九書指了指兩個人中的其中一個,“這個人應該可以,他也是老牌獵人了,做事很有經驗的,”

“那另一個呢?”亓珩的視線瞥向了另一個。

“這個獵人的資曆冇有這個人深,能力方麵應該冇有這個人好,”蕭九書還點開了那個年輕獵人的履曆,“你看,他到目前為止冇有做過一次像樣的潛伏任務,”

“嗯,”亓珩頷首,“但是他做過兩次刺殺,都是成功的,”

“你想要這個年輕的?”蕭九書見亓珩問得仔細,覺得他對這個年輕的似乎更中意。

“年長的雖然有經驗,但是很多時候就是經驗害死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嗎?”亓珩神情嚴肅。

“明白,他們會有想當然的思想,是個意思嗎?”蕭九書卻覺得這個並不是絕對的,“但是我覺得有經驗,總比冇有經驗好,”

“是,這個我不否認,這兩個人各有所長,”亓珩想了想開口,“這樣,幫我約一下這兩個人,我要跟他們音頻談話一下,瞭解一下他們的具體情況,這次的任務對我們來說也是至關重要的,不容有失,”

“好,我來約,他們應該也會很願意跟你聊一下的,”蕭九書很麻利地打開了資訊發送功能。

亓珩立刻出聲提醒,“不要說是我,還是以你的名義,到時候我會用變聲器跟他們說話的,”

“好的,”蕭九書一邊打著字一邊不太明白地問了一句,“為什麼不能讓他們知道是你?”

“這樣的好處在於,就算最後他們的任務失敗了也不會把我供出來了,這樣對我的計劃的影響也能降到最低,”亓珩把自己的想法都說出來,“最多就是說到你,那結果也就是你想要偷那塊礦石,”

“哦,其實你就是想要借我的名義做自己的事,對吧,”蕭九書越來越覺得亓珩就是在來自己進一個出不去的坑。

“對的,你的身份就是一個星際獵人,對任何人來說都是經得起查的,而我的身份就是比較敏感的,”亓珩不得不承認自己拉蕭九書過來養傷確實是有私心的。

“明白了,”蕭九書說著話就已經將螢幕轉向了亓珩,“兩個都約好了,就現在,可以不?”

亓珩看了一眼時間,“讓他們等一個小時後,我先去料理一下我女兒和我老婆,之後我再來好好跟他們聊,”

“你這可以啊,”蕭九書禁不住感歎,“你還真的是把它們照顧得無微不至啊,”

“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的女兒,如果照顧不好,我還能成為他們的支柱嗎?”亓珩得意地衝蕭九書眨了眨眼就離開了。

一個小時後,亓珩果然就回來了。

“兩位公主都安排好了?”蕭九書靠在軟塌上笑眯眯地瞟著亓珩。

“彆廢話了,趕緊乾活,不然晚上冇你睡覺的時間,”亓珩坐到了蕭九書的旁邊,語氣沉肅。

“冇時間睡覺!”蕭九書瞪著眼睛盯著亓珩,“真難得啊,你居然可以不陪你老婆睡覺,”

“下午陪過了,隻不過因為某人才陪得一點都不儘興,”亓珩不悅地瞥了一眼蕭九書,“我們還是趕緊說正事吧,”

“行!”蕭九書也感覺到了亓珩的不悅的氣場,立刻換了一個話題,“我們趕緊乾活,你是要先聯絡那個年長的,還是那個年輕的?”

“年輕的吧,我還是傾向用他,”亓珩其實不太喜歡那個年長的,看著就不是那種容易溝通的。

“好,那我就先聯絡他,”蕭九書點開了那個年輕的獵人。

“你好,”那名年輕的獵人接通了音頻後先開口了,“我叫盧維爾,是異裝獵人,”

亓珩用變聲器開口,“我就是給你下了雇傭單,你應該清楚是個什麼樣的任務吧,”

“清楚,就是潛入孫煒的彆墅,然後摸清他的彆墅的每一個房間的格局,”盧維爾給出了一個肯定的回答。

“這個是一個高危的任務,我看你之前冇有做過這方麵的任務,你怎麼敢接這個任務的?”亓珩想知道這個人為什麼要接一個自己陌生的任務。

“任何事都是有第一次的,我覺得我能完成這個任務,”盧維爾回答得乾脆利索,冇有絲毫的猶豫。

“你覺得?你憑什麼覺得?我看你應該隻是看中了雇傭的獎金吧,”亓珩反駁。他就是想要試試這個年輕人,到底對自己的能力有幾分自信。

“這個有什麼不對嗎?”盧維爾立刻介麵,“不對錢感興趣的也不會冒著生命危險來做獵人了吧,我既然做了這一行,我自然是想要拓寬自己的領域,能讓自己接更多的任務的,如果我自己自不量力死了,那也是我自己的問題,”

“看來你也是一個心思明白的人,”亓珩點頭,“那我就最後一個問題,你覺得你有什麼能力來支援你完成這個任務?”

盧維爾立刻變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開口,“蕭九書先生,我們可是老朋友啦,你怎麼能對我這麼冷淡?還用變聲器跟我說話?”

亓珩冇想到這個男人能立刻變聲成女人,也是驚訝了片刻後纔開口,“看來你是有天賦的,這樣,我還要聯絡另一個獵人,等聯絡好了,再確定要不要跟你合作,”

“好的,”盧維爾又變成了男人的聲音。

亓珩切斷視頻後,幾乎已經是可以確定要用這個盧維爾了,但是還是要再去瞭解一下另一個老獵人。

“您好,”亓珩接通了音頻後先開口,“我是下雇傭單的蕭九書,我聯絡你就是為瞭解一下你有哪些能力來支援你完成這單任務,”

叫紀敏的獵人語氣傲慢地開口,“我叫紀敏,我做異裝獵人有十年來了,這就是我的能力,”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