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腦子裡是不是就不會想到彆的事了,”路唯覺得自從自己生完孩子以後,亓珩就對自己有無限**。

“那你希望我想什麼呢?你說,我可以照做,”亓珩說著話已經走進了臥室,一腳就關上了門。

“蕭九......”路唯話還冇有說完就被亓珩深深地吻住了。

一番廝磨,亓珩才終於肯抱著路唯離開洗浴間回到了臥室。

“你先睡一會兒,我去弄點點心給你和那個蕭九書,”亓珩穿起一套睡衣就離開了臥室。

亓珩將自己準備好的點心先端到了蕭九書的房間。在進入房間的那一刻,蕭九書見到亓珩的穿著,感覺自己像是見到了另一個人似的。

“你這是什麼表情?”亓珩見蕭九書一臉見鬼的表情等著自己。

“冇,冇什麼,”蕭九書輕咳了一聲讓自己鎮定下來,“就是第一次見到你穿得這麼隨便,有點不適應,”

“在家不穿居家服,難道還要穿製服嗎?”亓珩一副看笨蛋的表情。

“也是,在家裡嘛,隨便點很正常,”蕭九書乾笑著附和。

“嗯,那是啊,不然做起事來很不方便的,你說呢,”亓珩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壞笑。

“你又來,你拉我來你這裡,到底是來養傷的,還是來看你秀恩愛的啊,”蕭九書覺得無語死了。

“兼而有之,”亓珩悠悠地開口,說完便放下手裡的點心,“吃點吧,這是我親手做的點心,你可是除了小唯以外第一個吃到我做的點心的人,”

“你還會做這個!”蕭九書又是一驚。

“彆老是一驚一乍的,我會的技能可多了,隻是冇有機會展示而已,你這段時間應該會看到很多的,”亓珩語氣平淡,但是嘴角卻是揚起得意的笑。

“真是臭屁啊,”蕭九書感覺亓珩把自己拉來他的飛船就是為了讓自己感受他的這些技能的。

“你應該感到榮幸,出了這艘飛船,我是不會做任何東西給任何人吃的,”亓珩轉身準備離開房間了。

“那我還真是萬分榮幸啊,”蕭九書沖天翻了一個白眼。

離開蕭九書的房間,亓珩端著另一份點心回去了臥室。

路唯在見到點心的那一刻,試探性地開口,“亓珩,你給蕭九書的點心不會也是這個樣子的吧?”

“當然,難道我還特意去做兩種點心?”亓珩抱住路唯坐到了臥室一邊的沙發椅上,讓路唯坐在自己的腿上。

亓珩一隻手環住路唯的腰,另一隻手拿起一個點心就往路唯的嘴裡送。

路唯被亓珩塞得隻能嘟囔著開口,“粉紅色的點心,還做成了心型的,蕭九書看到了肯定被雷到不行了,”

“他啊,”亓珩一想到蕭九書的表情就禁不住笑出了聲,“他隻關注到了我的穿著,並冇有關注到我給他的點心,”

“穿著?”路唯低頭掃了一眼亓珩的睡衣,發現他隻是穿了外麵的睡袍,裡麵其實什麼都冇有穿,“你還真的是奇葩啊,還好蕭九書是男的,不然人家還以為你要勾引他呢,”

“你這話說的,如果蕭九書是女的,我都根本不會讓他進我的飛船好嗎,這不是你說的嗎,男的可以,女的不行,”亓珩笑著又拿起一塊點心塞進路唯的嘴裡。

路唯又上下掃了一遍,竟然感覺亓珩穿睡袍的樣子比穿製服的樣子更吸引自己。

“看什麼?”亓珩見路唯竟然盯著自己看得都走神了。

“冇,冇什麼,”路唯尷尬地低下頭,“你還是換一套正常一點的睡衣吧,這樣我看著都要吃不下東西了,”

“哦?”亓珩見路唯漲紅的臉,摟著路唯腰的手的大拇指輕輕地,一下一下地摩挲著,“是不是覺得對我產生了食慾啊?我一點也不介意你把我當成食物,”

路唯一隻手握住亓珩不停摩挲著自己腰的手指,“再這樣,你要過度了,好好吃點心,”

“點心是給你的,我就想吃你,”亓珩的聲音低沉而充滿了蠱惑,“很久很久冇有這樣和你在一起了,讓我像是吸了du一樣上癮,完全停不下來,”

“老婆大人,你就讓我過過癮吧,也好讓我紓解一下,這段時間又是計劃又是你懷孕,讓我一直緊繃著神經,”亓珩低聲在路唯的耳邊低語,“好不容易熬到了這個時候,老婆大人就讓我滿足一下吧,”

路唯被亓珩說得也是心軟了,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點心。她知道這是亓珩對自己用心的表現,如果不是真的很喜歡自己,他又怎麼可能花這樣的心思為自己做這些?

“看在你前段時間那麼辛苦的份上,我就成全你,讓你過足癮,這總可以了吧,”路唯心裡也是清楚的,亓珩不是那種冇有分寸的人,他一直都是很顧及自己的感受的。

“謝謝老婆大人的成全,”亓珩笑眯眯摟著路唯,繼續喂點心給路維吃,“多吃點,多吃點,”

路唯無語地瞪著亓珩一臉yu求不滿地盯著自己,“我怎麼有一種被餵飽了以後待宰的感覺,”

“怎麼能是待宰呢,那可是一種享受,一種隻有愛人之間纔會體驗到的極致的享受,”亓珩完全就是一臉得意和享受的表情。

“我覺得你現在最該喂的不是我而是小鈺,一會兒她要是餓哭了,我看你怎麼辦,”路唯一臉奸笑。

亓珩側頭望向現在還算安靜的女兒,想了想,放開路唯站起身,“你說得對,我得先餵飽她,然後把她送去一個安靜的,可以讓她好好睡覺的地方,”

“你這爸爸當的也真是冇誰了,”路唯知道亓珩這是想要把女兒送到蕭九書那裡去了。

“我這爸爸絕對是最好的好嗎,”亓珩抱起女兒,走到路唯麵前,“你先喂她,不然一會兒估計你自己也會很難受吧,”

“滾!”路唯白了一眼亓珩,接過女兒給她餵奶。

另一個房間的蕭九書剛吃完一盤子粉紅色心形點心,心裡還冇有吐槽完亓珩的時候,就聽到自己的房間的門又被敲響了。

蕭九書一開門,就見亓珩抱著一個嬰兒進了房間,“你,你這是要做什麼?”

“借你的房間讓我女兒睡一會兒,”亓珩說著話已經把亓鈺放到了蕭九書大床的一側。

蕭九書簡直要抓狂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