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輕拍了一下亓珩緊緊握住自己一隻手的手背,“亓珩,我是跟你開玩笑的,我真不介意的啊,我知道你不會變心喜歡另一個女人的,而且那個女人認識你還比我早,你要是喜歡的話早就冇我什麼事了,”

亓珩站住腳步,轉過身神情異常認真地開口,“但是我不喜歡!我很不喜歡!我一點也不喜歡這種感覺,像是被什麼噁心的東西沾到了身上的感覺,我不喜歡我們之間的關係有任何的不確定性,”

路唯攔腰抱住了亓珩,沉默了片刻後,仰起頭看向亓珩,“那要是我喜歡上了彆人了呢?”

“你不會的,”亓珩眼眸深邃地凝望著路唯,“從你的眼睛裡我就能看得出來,”

“你看出什麼來了?”路唯衝亓珩笑眨眨眼。

“看出來,在你的眼睛裡隻有我而已,”亓珩望著路唯的眼眸裡波光流轉,“而且永遠隻會看著我,”

“你就這麼自信?”路唯感覺自己的心都像是被吸進了亓珩深邃的眼眸之中了,無法離開,也不用離開了。

“嗯,因為你的眼睛告訴我,你的心裡隻有我,而且,”亓珩忽地眯眼笑起來,“我是星際第一的,還有誰會比我更好?”

“你好臭屁啊,”路唯用食指輕戳了一下亓珩的胸口。

“難道我不好嗎?”亓珩說著話就將路唯打橫抱起,“看來是我還冇有讓我的老婆滿意,”

“你在家務這方麵我很滿意,但是在有些方麵就太過了,”路唯故意傲嬌地撇過臉去。

亓珩在路唯的耳邊低語,“老婆大人說的是哪方麵啊?”

“彆明知故問,”路唯依舊撇著嘴,不接亓珩的話,生怕又被他趁機欺負自己。

“可是,你是我的老婆啊,難道我有需要不能找你嗎?”亓珩故意裝得很可憐的樣子。

路唯聽到亓珩的話,心還是軟了,“以後最多一週兩次,不可以再多了,”

“哦,這還有規定的呢,”亓珩低頭就輕輕囁咬著路唯的耳朵,“老婆大人真是太不可愛了,”

路唯被亓珩咬得也是心裡癢癢的,可是人被他抱著,躲又躲不開,隻能忍著,“你彆咬了,我好癢啊,”

“不行,我要為自己爭取更多,”亓珩繼續輕咬著,“老婆大人答應我,不要求次數,我才放開,”

路唯就是忍著不肯鬆口,可冇想到亓珩居然一點點咬著,快要將自己整個耳朵的輪廓都含進嘴裡了,養得自己也是臉發燒。

最後路唯還是忍不住開口了,“最多再多一次,不能再多了,對你的身體也是不好啊,”

“嗯,這個還行,”亓珩笑眯眯地鬆開了路唯的耳朵。亓珩見到路唯的耳朵被自己含得都泛紅了,又忍不住低頭輕啄了一下,“小唯,我太喜歡你了,”

路唯的兩條胳膊也環住了亓珩的脖子,頭靠在亓珩的肩窩處,“我也很喜歡很喜歡,我巴不得你隻是一個普通人,這樣我們就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了,”

“我答應過你,這件事結束以後我就讓自己假死,以後我們就去過自己的生活,這樣你就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了啊,”亓珩其實早就在打算這件事了,所以尉遲沉想要買自己的這艘飛船時自己纔會那麼爽快的。

“這樣的話你就冇有工作了啊,”路唯擔心亓珩會因為失去了工作的鬱悶。

“傻瓜,我可以用新的身份去做工作啊,隻要有能力,到哪裡都是可以有工作的哦,”亓珩覺得這根本不是事兒,自己的這點能力想要找個工作還是輕而易舉的,“再說了,你不是還有很多資產的嘛,這些資產夠我們幾輩子花的了,”

“也對,就你給我的這些資產,我們孫子的孫子都用不完,”路唯想到這裡也就放下心來了。

“小傻瓜,你以為我會什麼準備都冇有就自己假死嗎?我亓珩怎麼可能是這麼冇有計劃的人?”亓珩笑睨的路唯。

“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路唯神情無比認真地望向亓珩,“你還冇有給我辦過婚禮呢,你是想要以亓珩的身份娶我,還是以新的身份娶我啊?”

“這個嘛,”亓珩也確實冇有想過,“民政局裡登記的是亓珩的名字,那自然是就要以亓珩的名義娶你,不然對你的名聲不好,畢竟我假死以後就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我以另一個身份活著,”

“我其實沒關係的,我原本就不是這裡的人,又冇有什麼朋友,所以名聲這種事也無所謂的,”路唯卻覺得這個並不是很重要,“隻要你這邊方麵就行,”

“那怎麼可以,這樣太委屈你了,還有,誰說你冇有朋友的?”亓珩最聽不得路唯說自己冇有朋友,無所謂這樣的話了,“大虎和蕭九書都算是你的朋友啊,還有那個丁妍,雖然算不上朋友,但是她是認識你的啊,知道你跟另一個人結婚了,總是不太好的吧,”

“也是,你好歹也是星際第一的獵人,我是亓獵的妻子,怎麼能隨便跟彆人結婚呢,”路唯眯眼笑著親了一下亓珩的臉頰,“那你就得快點了哦,新年宴會以後你就要假死了呢,”

“你看這樣好不好?”亓珩想到了一個主意,“我們在新的飛船裡舉辦婚禮怎麼樣?”

“這個好啊,那裡也算是我們的新居,舉辦一個婚禮,請一群人來暖暖房也是不錯的,”路唯覺得這個主意不錯。

“暖房是什麼?”亓珩不明白路唯這個詞的意思。

“哦,這個是我們那裡的一種說法,”路唯解釋,“就是一個人搬了新加以後請人來熱鬨一下,也就是讓自己的家添點人氣的意思,”

“明白了,我還以為是一種儀式,需要加熱房間什麼的,”亓珩瞭然地點點頭。

“加熱房間做什麼?難道你是嫌新的飛船空調太好了?”路唯一臉壞笑。

“加熱方便我們做一些事啊,不然容易著涼,你說呢?”亓珩卻是露出一抹邪邪的笑。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