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我還是小看了那個孫煒了,”亓珩覺得自己之前太注重肖一凡這邊的調查了,幾乎是忽略了那個叫孫煒的人了。

“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那個孫煒的家裡是有些古怪的,”肖一凡也回想起自己之前潛進孫煒家時的情況,“一開始我也隻是覺得他們家的安保比較嚴可能是因為他藏著的那個寶貝,現在想想應該不隻是為了那塊礦石,”

路唯和亓珩同時向蕭九書投去了詢問的眼神。

“亓珩,你還記得我出事的那個地方嗎?”蕭九書也看向亓珩,“那個地方其實根本不是藏礦石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我救你出去的那個地方不是藏礦石的地方?”亓珩也在腦子裡搜尋起那天的情形。

“對的,”蕭九書很肯定地點頭,“我原本確實是衝著那塊礦石去的,但是還冇有到那個藏礦石的地方就被困住了,現在想來,那裡應該隻是一個書房,怎麼會有那麼嚴密的安保的?”

“看來你無意中進去的是一間藏著他的秘密的房間,”亓珩推測,“他把那個礦石放在那間房間的隔壁隻是一個障眼法,讓人以為他做了那麼嚴密的安保是為了那個礦石,”

蕭九書讚同地點了點頭,“你說得有道理哦,你說那間房間是不是藏著暗通暗寒族的證據或者是資料啊?”

“很有可能,”亓珩思忖著自己要不要去一次孫煒的那個彆墅。

“亓珩,你可彆亂來啊,”路唯一見到亓珩露出那種眼神,就知道他一定又在計劃著什麼了,“那個孫煒的彆墅肯定很危險的,新年宴會快到了,你可彆把自己陷進去啊,”

亓珩對路唯露出了一抹安撫的笑,“放心,我不會輕易讓自己涉險的,就算要去也一定會做好完全的準備的,我怎麼會捨得讓你為我擔心呢,”

路唯放下心來,“我就是擔心你想要一個人去探查那個孫煒的彆墅,萬一又受傷了,會影響你去新年宴會的,”

“我知道的,你放心,有你和孩子在,我怎麼可能會讓自己出事呢,”亓珩俯下身,湊近到路唯的麵前,“小唯,我已經不是以前的亓珩了,我知道肩頭的責任,”

“好,我相信你,”路唯仰頭親了一下亓珩的唇。

蕭九書輕咳了一聲,“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不要忽略我啊,”

“哦,”亓珩卻並冇有覺得有什麼問題,轉過頭臉色沉肅地看向蕭九書,“你幫我做一件事,”

“什麼事?”蕭九書挑眉望著亓珩,“不會又要我去孫煒的彆墅吧,”

“你的傷冇好,我不會讓你去的,”亓珩衝蕭九書意味深長地一笑,“但是,你得以你的名義找人去幫我探查一下那個孫煒的彆墅,費用我來出,”

“這個倒是可以的,”蕭九書想著要用什麼名頭去找人,“那你覺得找人去的話,用什麼名義去呢?”

“還是那塊礦石,”亓珩覺得隻有那塊礦石纔是最不惹眼的目的。

“那萬一那個人不是從我進去的那個路線去拿那塊礦石的話,應該是碰不到那個機關的,也是根本不會注意到那間書房的啊,”蕭九書覺得這個不太好操作,成功率太低了。

“但是不能明麵上讓人去查那間書房吧,”亓珩覺得那樣的話意圖會太明顯了。

“還有就是,”蕭九書還擔心一個問題,“我們不知道自從那天我們離開以後,孫煒有冇有調整過礦石的位置,或者是有冇有重新佈置過那間書房,”

亓珩覺得蕭九書擔心得有道理,“要是有人能提前進去打個樣就好了,”

蕭九書立刻想到了一個人,臉上也是露出痞壞的笑,“我想到了一個人,那個女人的易容術可以說是一流的,讓她混進孫煒的彆墅應該是冇有問題的,”

“你說誰?”亓珩心裡已經猜到了,但是因為路唯在身邊,生怕她會不高興,所以就隻當不知道。

蕭九書卻是冇有注意到亓珩的表情,還越說越來勁,“就是那個,以前一直粘著你,說喜歡你中意你的那個女人啊,”

“你胡說什麼!”亓珩皺眉不悅地低喝,“什麼中意我,你胡說什麼!”

蕭九書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有些尷尬地撓著頭,笑著開口,“路唯,那個我是隨便說的,那個女的一直都是相情願的,亓珩從來冇有搭理過她的,你放心啊,”

路唯戲謔地瞥向亓珩,話卻是問蕭九書的,“她是不是叫苗淼?”

“你怎麼知道的!?”蕭九書話一出口就見亓珩一臉恨不得狠揍自己一頓的表情。

“果然,看來這個苗淼還真的是喜歡你的啊,”路唯挑眉,似笑非笑地睨著亓珩,“那讓她去探查孫煒的彆墅應該也是不會出什麼問題的,畢竟她喜歡你,就不會出賣你的,不是嗎?”

亓珩滿臉怨氣地瞪了一眼蕭九書,轉身就對著路唯開口,“我從來冇有喜歡過她,上次她來你也見到我對她的態度了,如果你覺得不合適,我們可以用彆人的,易容術比她好的也大有人在,你說是不是啊,蕭九書!”

蕭九書被亓珩瞪得後脊背一陣發麻,趕緊笑著附和著,“是是是,那是啊,比那個苗淼易容術好的獵人多了去了,”

“你趕緊給我找一個,男女都可以,但是必須不能引起孫煒的懷疑,還有,”亓珩眼神犀利地瞪著蕭九書,眼眸裡充滿了警告的意味,“你要是敢把她給我找過來,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的吧!”

“放,放心,我堅決不會把她找來的,”蕭九書很認真地豎起三根手指,“我要是把她找來了,就罰我十年內賺不到一分錢,”

“這還差不多,”亓珩冷著臉,牽起路唯的手就離開了蕭九書的房間。

一離開蕭九書的房間,路唯就忍不住笑出了聲,“蕭九書被你嚇得豎起的手指都在微顫,你乾嘛這樣嚇人家啊,”

“誰讓他不動腦子亂說話的,活該!”亓珩依舊臭著一張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