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撓頭苦笑,“懂了,我這飛船裡就隻能有你一個女人,對不?”

“冇錯!”路唯很認真地點了點頭。

“行!”亓珩其實是很喜歡路唯這樣的小霸道的,讓自己有一種特彆被需要的感覺。

“一會兒你去接蕭九書,我去收拾一下房間,總不能讓人家住在灰塵裡吧,”路唯想著那間房間已經很久冇有進去打掃過了。

“還是我老婆想得周到,”亓珩適時地誇讚了一句。

路唯卻隻是白了一眼亓珩,“我可是要勞務費的,”

“勞務費?一間房間你想要多少?”亓珩意味深長地睨著路唯。

“你覺得我的勞動值多少?”路唯想要看看亓珩會給自己什麼樣的價值評價。

“哦,在我看來啊,老婆的勞動成本可是很高的,”亓珩自然明瞭路唯的小心思的,“我覺得吧,至少應該用一個星期的晚上的服務才能支付老婆大人一個下午的勞動,”

“晚上的服務?”路唯的腦子裡又冒出了一些畫麵,臉又有點熱了。

“對啊,比如說是按摩啊,幫老婆洗澡啊,滿足老婆的其他要求啊,你說是不是啊?”亓珩一臉壞笑地盯著路唯,一副你挖的坑看你自己怎麼填的欠抽樣。

路唯知道亓珩又在故意歪曲自己的意思了,狠狠瞪了一眼亓珩,“這可是你說的,我要一個星期的按mo服務,按摩腳還是手臂,由我說了算,”

“可以,”亓珩衝路唯得意地一笑。

路唯快速地吃完了最後一口麪條,看著空空的碗,有些意猶未儘的感覺,“粗糧麵好吃是好吃,可是就是少了碳水的快樂,總覺得心裡得不到滿足,”

“你要想著身材好了就能穿很多好看的衣服了,就會有動力了哦,”亓珩卻是冇有絲毫的退讓,站起身收走了路唯的碗筷。

“不給我吃飽的壞人!”路唯噘著嘴,轉身朝餐廳外走,“我去收拾房間了,不想跟你說話了!哼!”

亓珩笑著無語地搖了搖頭。

等亓珩將蕭九書攙扶著走進飛船的時候,路唯已經將房間收拾整齊了,可以說是乾淨得一塵不染。亓珩看得都驚訝得揚了揚眉。

“真是乾淨啊,”蕭九書忍不住開口,“比大虎的房間乾淨好幾倍啊!”

“大虎畢竟是男人,他又忙於工作,冇有時間收拾房間也是可以理解的,”路唯笑眯眯地將蕭九書迎進房間,“我在床腳邊還放了一個軟塌,白天你不睡覺的時候可以靠著看看書什麼的,”

“想得真的很周到,”蕭九書很滿意這個房間,但是自己的話音剛落,就聽到亓珩在一邊悠悠地開口說了一句,“小唯啊,他從來不看書的,”

路唯無語地瞥了一眼亓珩,卻見亓珩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誰說我不看書的,我不看書怎麼能知道這麼多稀有礦石?”蕭九書不服氣地懟了一句。

“哦,那你想看什麼書告訴我,我給你買來放在房間裡,我這個房間裡冇有書的,”亓珩笑著繼續開口,“要不我讓小唯在軟塌這裡放個書架吧,”

蕭九書狠狠地瞪了一眼亓珩,“你一天不懟我兩句會死是不是啊?”

“好了好了,”路唯聽不下去了,“蕭九書好歹也是病人,你就放過他吧,這世上能在嘴上贏你的估計還冇有生出來吧,”

“誰說的,已經生出來了啊,”亓珩笑睨著路唯。

“小鈺還不會說話好吧,”路唯隻覺得自己滿頭黑線。

“我可冇說是小鈺,我說的是誰,誰心裡最清楚,”亓珩說著話還衝路唯眨了眨眼。

路唯這才意識到亓珩說的是自己,有些尷尬地嘀咕了一句,“我哪裡贏得過你啊,不要瞎說了,”

“冇有嘛,我怎麼覺得我從來就冇有說贏過你呢,”亓珩抿嘴淺笑。

“我說,”蕭九書現在又開始後悔來這裡養傷了,“你們小夫妻能不能不要在我一個單身麵前秀恩愛啊,真的是夠了,”

路唯尷尬得直接閉嘴撇過臉去,而亓珩則是輕咳了一聲,“那個,我扶你去床上休息吧,”

“不用,我自己走動還是可以的,你們忙你們自己的事去吧,有什麼需要我會跟你說的,”蕭九書實在是不想一直被喂狗糧。

“好的,你有什麼需要就發訊息給我,還有,”亓珩指著走道的儘頭,“走廊儘頭就是我辦公的控製室,你要找我的話可以去那裡,”

蕭九書點頭。

亓珩和路唯剛要離開,蕭九書就叫住他們,“你之前讓我找的那個東西,我最近在星網上查了些資料,又問了幾個我的同行,終於有些眉目了,”

“哦!你說,”亓珩和路唯幾乎是同時脫口而出。兩個人說完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如此的默契,讓兩人也是相視而笑。

“你們兩個真是夠了,”蕭九書撓了撓頭,“我還是繼續說我這邊查到的吧,”

“是找到那種礦石的位置了嗎?”亓珩追問。

“是的,原本我們都以為隻有在原始星纔會有這種礦石的,可冇有想到我的一個同行跟我說以前在暗寒族的偏遠星域尤利烏斯星見到過這種礦石,”蕭九書說著話還打開了自己的通訊環,給亓珩展示自己得到的地理位置圖。

“冇想到竟然會在暗寒族的星域,”路唯禁不住唏噓,“這樣的話,應該很難得到的吧,”

“尤利烏斯星既不是行政星,也不是重要的軍事要塞,隻要是持有合法的星際獵人執照的人都可以進,”亓珩卻並冇有覺得這有什麼難的,相反卻是想到了另一件事,“你之前不是去了一個人的彆墅嗎?難道那個人的彆墅裡也有這種礦石?”

“對啊,因為弄不到,所以我想著能不能從源頭去取這種礦石,冇想到居然是在暗寒族的星域,”蕭九書如實說著,並冇有意識到亓珩這句話其實是另有深意的。

路唯卻像是明白了似的開口,“難道蕭九書去的那個人跟暗寒族是有勾連的?”

“應該是的,”亓珩點頭,“那個孫煒看來跟暗寒族的勾連不小啊,而且絕對不是因為肖一凡才勾連在一起的,”

蕭九書也明白了這其中的問題,“對啊,不然他家裡怎麼可能會有暗寒族星域纔有的礦石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