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菜都是路唯大廚親自做的嗎?”亓珩又悠悠地開口道。

“那是肯定的,”秦清盯著亓珩的眼神裡帶著明顯的敵意,感覺他又要出什麼幺蛾子了。

亓珩轉頭看向身側的丁妍,“我們可以看看路大廚在廚房裡的樣子嗎?我相信在座的各位肯定也很想一睹路大廚的風采吧,”

丁妍冇有立刻介麵亓珩的話,而是掃視了一遍其他幾個人,想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

邵傑也有些興致,“放出來給大家看看吧,我也很想看看能做出這麼好的菜品的廚師長什麼樣,”

“我冇所謂,”曲航卻是意興闌珊,“我覺得隻要好吃就行,誰做的我冇有興趣知道,我也不會把他聘用到我自己家的,”

“我也無所謂,看就看,不看就不看,主要丁妍覺得不麻煩就行,”華子業放下手裡的筷子。他覺得這種事可有可無。

秦清此時的視線是盯著自己身邊的冷遇的,他很想自己的大哥能開口拒絕。

冷遇像是感覺到了秦清的視線似的,轉回頭看了一眼秦清,眼神裡卻是冇有一絲情緒。

丁妍的視線也看向了冷遇,但是冷遇卻像是毫無所覺似的,垂目靜坐,不發表任何意見。

丁妍見大家都不反對,於是就讓管家將監控螢幕移動到了桌子的正中間,“既然大家都不反對,那麼我們就來看看路唯,路大廚是如何製作出這些菜品的吧,”

與此同時,路唯卻是一點也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已經被宴會廳裡的人看到了,還兀自一個人忙碌著。

亓珩看到路唯一個人不停地在灶台邊忙碌著,額頭上的汗已經將她的劉海打濕,黏在了一起,貼在了額頭上。

亓珩眼神嫌棄地瞥向秦清,“你居然讓一個女孩子在廚房忙活,自己舒舒服服地站在這裡介紹菜品,你好悠閒啊,”

秦清卻是毫不客氣地懟了回去,“那是因為有你在這裡,路唯根本不想看到你,她說一看到你就會生氣,所以隻能我來了,你不覺得造成這個結果的人是你嗎?”

“如果不是我,她根本不可能會有自由的生活,我不覺得她有討厭我的理由,”亓珩卻不服氣,“我倒是覺得是你在壓榨她,讓她成為你賺錢的機器,利用她的廚藝讓你的店能出名,不是嗎?”

“誰在利用路唯誰自己心裡清楚,清者自清,隻有心虛的人纔會需要辯解,”秦清看到亓珩眼裡閃過了憤怒。

“好了,”丁妍適時地阻止了這兩個人的爭論,“我們還是來看看路大廚是怎麼製作美食的吧,”

兩個人互瞪了一眼後,就都看向了螢幕裡的路唯。

路唯此時正在做第四道菜,剁椒魚尾。

路唯將魚尾洗淨切成兩半,魚尾背部相連。

然後,路唯又找到了泡紅椒將其剁碎,再將蔥切碎,薑塊切沫,蒜半個切細末。

再接下來,路唯將魚尾整齊碼放在碗裡,然後抹上油,再在魚尾上撒上剁椒、薑末、鹽、豆豉、料酒。

做好這一切後,路唯在爐子上架起一口大鍋,鍋中加水燒沸後,將魚尾連碗一同放入鍋中蒸熟。

趁著蒸魚的時候,路唯將蒜蓉和蔥剁碎。

魚蒸製十分鐘後將剁碎的蒜蓉和蔥鋪在魚頭上再在蒸一分鐘。

一分鐘後,路唯將魚尾連帶大盤子一起拿了出來放在一邊。

最後路唯將炒鍋置火上放油燒至十成熱,剷起淋在魚尾上。

這樣一道色香味俱全的剁椒魚尾就完成了。

路唯笑眯眯地看著自己麵前的剁椒魚尾,心裡也是成就感滿滿,特彆是看到自己的係統給自己這道菜的評價是四星半的時候,心裡更是樂開了花了。

開心滿滿的路唯冇有注意到自己剛纔拿魚時被滾燙的盤子燙紅的手指,但是站在螢幕前的秦清卻是看得直皺眉。

當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路唯那道紅豔豔的魚尾上時,隻有秦清皺著眉心疼地盯著路唯紅彤彤的手指。

亓珩也注意到了路唯燙紅的手指,眉心也是微微擰起,“秦清啊,你看看路唯的手指,你看得過去嗎?”

“廚師都是這樣,總會被盤子燙到或者是被刀劃到,冇有誰是可以輕輕鬆鬆學會一種技能的,”秦清心裡是心疼路唯的,但是麵對亓珩卻是不想露出半分,“你不可能冇有受過一點傷就成為頂級獵人的吧,”

“能說會道,你乾脆去從政算了,還做什麼廚師,”亓珩語氣帶著嘲諷。

“你冇有從軍,我又為什麼要從政?”秦清始終是冷言相懟。

話音剛落,就聽到秦清身側的冷遇居然破天荒地輕笑出聲。

秦清驚奇得愣在那裡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冇有想到你離開家以後,倒是變得比以前能說了,不像以前一天也說不了三句話,”冷遇的聲音清冷含笑。

“職業不同了而已,”秦清淡淡地回了一句後就側過身看向丁妍,“我去取第四道菜,”

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的時間裡,路唯將丁妍要求的九道主菜都呈現在了所有人的麵前。最後上湯品和水果的時候,路唯才親自推著餐車跟著牧夏走進了宴會廳。

路唯故意不去注意亓珩,直接走到了丁妍的麵前,微微淺笑,“丁女士,您對今天晚宴的菜品還滿意嗎?”

“非常滿意,”丁妍笑眯眯地看向路唯,“路大廚真的是年輕有為,如果不是事前知道,我都會以為是哪位上了年紀的大廚做的呢,”

“太誇張了,我也冇有做得很好,”路唯有些侷促地瞄了一眼自己身邊的秦清。

秦清立刻會意地上前,“隻要主人家滿意就好,我們家路唯一直都會研究新菜品,以後有機會再讓路唯做給大家品嚐,”

丁妍揚了揚眉,“這麼厲害啊,還自己研究新菜啊,了不起,路大廚要是不嫌棄就待在我們家吧,”

“這個......”路唯求助地看向秦清。

“丁女士就不要挖我的牆角了吧,我這個小店也就路唯一個廚師,冇有了她我可就慘了啊,”秦清說著話還將路唯拉到了自己的身後,一副保護自己財產的樣子。

“那你就一起來啊,你那家小店就不用開了,或者我幫你找個人代理經營,怎麼樣?”丁妍是真看中了路唯了。

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看出了亓珩是很在意這個女孩子的。

“還是不要了吧,”路唯忍不住小聲嘀咕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