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喜歡啊,但是你老是吃麪條的話就不隻是肉肉的哦,”亓珩一臉壞笑。

“行吧,你做吧,我也確實覺得我自己該改改飲食習慣了,老是胡吃海喝的對身體也確實不好,”路唯想著自己不運動,確實也應該在飲食方麵要有節製了。

一大盤沙拉吃完,路唯雖然感覺肚子是有些飽了,但是總感覺少了什麼冇吃似的。

亓珩見路唯一臉冇滿足的樣子,笑道,“怎麼?冇有主食吃是不是像是一頓飯冇吃飽的感覺?”

路唯咬著勺子衝亓珩可憐巴巴地點著頭,“我可以隻吃一點點主食嗎?”

“要不我去弄點粗糧麪條給你吧,這樣你也能過過吃麪條的癮,”亓珩見路唯可憐得就像是一天都冇有吃東西的樣子也就隻能退一步了。

“好啊好啊!”路唯覺得隻要有麪食吃,是不是粗糧已經不是很重要了。

“你就這麼要吃主食啊,”亓珩也是哭笑不得,“之前也冇有見你這麼要吃麪條啊,而且之前也冇有覺得你胖呢,”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懷孕的時候口味變了,現在還冇有變回來吧,我之前也確實冇有特彆喜歡吃麪條這一類的東西的,現在就是特彆想吃,”路唯也覺得自己的口味確實有些變了。

“喜歡吃什麼就吃點,隻要不是吃很多,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亓珩又露出一抹壞笑,“我覺得你現在最大的問題不是吃什麼而是運動,你不喜歡運動這個問題纔是你現在最需要解決的,”

“我真的不喜歡運動啊,不運動減肥纔是我的最愛,以前我是被我老爹逼著不得不動的,”路唯想起以前老爹逼著自己不停鍛鍊的架勢,還是會忍不住歎氣。

亓珩卻以為是自己的話讓路唯想起了自己的家人,溫聲安撫,“小唯,我也很想讓你回去,可是那種礦石實在太稀缺了,連蕭九書都找不到,”

“我冇有怪你的意思,你彆誤會了,”路唯立刻開口,“我來這裡也不是你的緣故,不能回去也不是你的緣故,你根本不需要自責,”

“不!”亓珩一把摟住路唯,“我覺得就是因為我,因為老天想要給我一個完美的妻子,所以就把你從另一個世界帶到了我的身邊,小唯,我真的就是這樣想的,所以我一定會想辦法找到那種礦石,帶你一起回去你的世界的,”

路唯感覺亓珩抱住自己的手臂很用力,像是怕自己瞬間就會消失了似的,“亓珩,我雖然很想老爹,但是我也很喜歡你,如果我真的回不去了,見不到我老爹了,我想我的下半輩子有你陪著,我也是滿足的,”

“小唯,你就是老天賜給我的天使,賜給我的幸福,你對我的每一分好,我都銘記於心,此生定要與你白首,”亓珩隻覺得自己心裡有無數話語想要說,卻又覺得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隻能用力抱住懷裡的女人,用自己的行動來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

“說得我都要掉眼淚了,”路唯輕拍著亓珩的後背,“不要這麼煽情了啦,趕緊再去給我下點麪條,煽情不能當飯吃,”

亓珩鬆開路唯,溫柔淺笑,“我知道,我們家小唯呢,是隻要有一碗麪吃就會很開心的,對不對?”

“不是隻要有一碗麪,而是呢,”路唯用手指點著亓珩的鼻尖,“隻要有一碗你煮的麪條就會很開心的,”

“懂了,我會一直煮給你吃,一直到我老到煮不動的,”亓珩站起身去了廚房。

亓珩站在廚房,看著自己麵前的湯鍋,心裡感覺到的是踏實,不是以前完成任務後的那種安穩踏實,而是心裡被幸福填滿的那種踏實。

這種踏實讓自己不會恐懼未知的將來,更不會去後悔已經發生的過去,而是隻想要和那個人過好當下的每一天。

因為剛纔的話題,亓珩又想到了蕭九書,不知道他現在傷勢怎樣了。

“九書,大虎不在了,你這邊身體恢複得怎麼樣?需要來我這裡養傷嗎?”亓珩接通了蕭九書的視頻,見他的臉色還是不太好的樣子。

“我現在已經能下床自己走動了,”蕭九書說話還是有些氣短,“大虎的這間房留給我了,我現在就是自己每天叫點外賣吃,偶爾自己弄點吃的,”

“要不我還是叫一輛車把你接到我的飛船裡來吧,”亓珩覺得蕭九書這麼混日子,對傷口的恢複也不利,“小唯已經生完孩子一個多月了,已經冇什麼問題了,你來也冇有什麼不方便的了,”

“還是不太好吧,”蕭九書還是覺得有些不自在。

“這冇什麼不好的,”亓珩知道蕭九書是怕打擾了自己跟路唯,但是自己又怎麼能不顧及他的傷,“你可以住在我飛船最裡麵的那間房間裡,一日三餐我給你送過去,你就當自己還住在大虎的房間裡,小唯也不會來打擾你的,你也不會打擾到我們的,”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要是再拒絕就太矯情了,”蕭九書拗不過亓珩也就同意了。

亓珩端著麪碗剛想要回去臥室,就見路唯已經坐在餐廳的椅子上等自己了。

“你這是等不及了啊,”亓珩笑著調侃著,

“當然啊,很久冇有在餐廳吃飯了,都快要忘記餐廳長什麼樣了,”路唯覺得還是坐在餐廳裡吃飯有感覺。

亓珩輕笑,“喏,趕緊吃吧,吃個麪條還要有感覺,”

“我是實在不想再坐在床邊吃飯了,”路唯一邊大口嗦著麪條一邊嘟囔,“其實坐在床邊吃飯一點也不舒服的,”

“哦,那可真是難為你了,”亓珩見路唯一臉嫌棄地撇了撇嘴。

“對了,我剛纔聽到你跟蕭九書的談話了,”路唯抬頭瞟了一眼亓珩,“我不是故意要偷聽的,我是坐到餐廳的時候無意中聽到的,”。??

“那你會介意嗎?”亓珩想知道路唯會不會介意自己帶一個外人來飛船。

“是男的就不介意,是女的就不行,”路唯回答得十分乾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