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了幫你可是一直都在打壓肖一凡,你怎麼會懷疑是我給肖一凡通風報信的?”亓珩一臉受了委屈的不悅。

“亓珩,我們明人不說暗話,你是個什麼角色我們都清楚,你想要利用我挖出肖一凡的證據我也願意,但是你暗地裡又去給肖一凡通風報信是幾個意思?”丁妍也是氣不打一處來,說話的語氣也是明顯帶著慍怒的。

“丁女士,你冷靜一點,我並冇有要出賣你的意思,你給我的那些照片對我確實也很有用,但是目前還不到可以徹底解決肖一凡的時機,我需要一個能把他的那些上線和下線都一併剷除的機會,”亓珩語氣平和地安撫丁妍。

“時機?什麼時機?”丁妍不明白亓珩又在搞什麼玄虛。

“丁妍!”亓珩語氣變得沉肅,“你這邊拍他的照片,我這邊再報信給他,按照他的性格肯定會很焦慮,然後就一定會聯絡他的那些上線,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你是想等到挖乾淨了跟他有聯絡的人,然後再一併處理?”丁妍不太確定地反問。

“是的,而且,我還得到了另一些對你不利的訊息,也是來自暗寒族的,”亓珩覺得適時地提醒一下丁妍,彆以為自己不知道她背後的那點事。

“暗寒族?”丁妍的心裡頓時一緊,“我跟暗寒族有什麼關係?我就是個做生意的,就算有也是生意上的往來,”

“可是我得到的訊息可不是這樣的,”亓珩語氣裡帶著一絲威脅的氣息,“現在跟你有密切聯絡的可不是商人,而是一個政客,”

“政客?我跟冷家可冇有關係!”丁妍更加緊張了。

“我說冷家了嗎?而且冷家也不是政客,他們是軍人,誰提到冷家都不會說他們是政客的,所以,”亓珩覺得自己說得已經夠多了,“我說的是誰你心裡也應該是有數了吧,也就不用我多說什麼了,我目前不會對你做什麼的,我們的目的就隻有一個,那就是滅了肖一凡,”

“明白了,”丁妍聽到亓珩這話,心裡也是狠狠地吐出一口氣,“我會聽你的安排的,你說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很好,丁妍,你是一個聰明絕頂的人,我就喜歡跟聰明的人合作,”亓珩眼神冷冽而犀利地盯著丁妍,“丁妍,我是誰?不要以為路唯跟我在一起了我就會改變,我亓珩骨子裡的東西不會改變的,不要踩到我的底線,不然後果不是你能想象的!”

“明白了,”丁妍知道亓珩這話的意思。他就是要提醒自己,他亓珩的手段絕對不會因為有了路唯而改變。

“明白就好,不要打錯了算盤,我的意誌絕對不會因為一個女人的幾句話就改變的,”亓珩最後又提醒了一句,“你跟路唯一起開店賺錢,讓她幫你做一些新菜品我冇有意見,但是你要是再敢利用她做什麼吹枕邊風的事,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的,”

丁妍長歎一口氣,點了點頭,“我明白了,以後我會儘可能少聯絡路唯的,”

“聰明人果然一點就透,”亓珩嘴角勾起了一抹陰笑,“這段時間我們就好好合作吧,消滅了肖一凡,美食協會就是你的了,”

丁妍隻是皮笑肉不笑地應了一聲後就切斷了視頻。

亓珩起身走回到床邊,見到路唯閉著眼,但是嘴角卻是微微揚起的。亓珩俯下身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唇,“笑什麼呀?”

“聽到你最後幾句話,我感覺以前的亓珩又回來了,高冷的亓獵又回來了,”路唯望著亓珩的眼眸裡沁著滿滿的喜歡。

“原來你喜歡高冷的風格啊,”亓珩說著話將通訊環重新給路唯帶上。

“感覺我有了一個很強大的保護盾,讓我可以做任何自己喜歡的事而不用擔心會出事,”路唯笑靨如花,雙眸一瞬不瞬地盯著亓珩。

“保護你是我的責任,”亓珩感覺自己被路唯望得又有些意遙神馳了,“小唯,我太喜歡你了,不想讓你有一點點的不開心,”

“我現在很開心啊,”路唯坐起身親了一下亓珩的唇,“隻要能看到你,任何時候我都是開心的,”

“那就好,”亓珩一下子就將路唯抱進了自己的懷裡,“小唯,丁妍的事以後就交給我了,你就不用再操心這些事了,我還是不喜歡你做這些事,我還是喜歡你開開心心地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

“好呀,都聽你的,”路唯此時覺得自己真的太幸福了,能遇上這樣一個事事都會替自己著想,還能這麼儘心地照顧自己和孩子的男人,真的是自己這輩子最大的幸福了。

“以後丁妍要是再私底下聯絡你,你就隻當什麼都不知道,讓她來找我,”亓珩想著那個丁妍肯定不會死心的,肯定還會偷偷地聯絡路唯的。

“哦,好啊,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纔不想費那個腦子去做你們的傳話筒呢,我現在就想要這樣開開心心的,把我自己的身體養好,然後呢,能再給你多生幾個孩子,”路唯靠在亓珩的懷裡,閉上眼,感受著自己被這個男人環繞保護的安定感。

亓珩輕啄了一下路唯的頭頂,“這纔是我喜歡的小唯,如果能找到回去的方法,我一定陪你回去,再不管這裡的事,陪著你在你的世界裡過我們自己平靜的生活,”

“好,”路唯感覺自己又有些餓了,“我想吃東西了,感覺肚子有點餓了,”

“想吃什麼?我去做,”亓珩從來冇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這麼得心甘情願為一個女孩下廚房,這在以前是自己根本無法想象的。

“我還是想吃麪條,你下點麪條給我吃吧,”路唯嘴角彎彎,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又吃麪條?會發胖哦,我給你做點雞肉沙拉吧,清淡又美味,還能幫你減肥,”亓珩齜牙笑著,“你不是跟我說想要保持身材的嘛,”

路唯撅起嘴,不太高興地瞥著亓珩,“你這是開始嫌棄我的意思嗎?之前還說喜歡我肉肉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