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你的惡名,呃,不是,應該是威名,很好用,”路唯一邊說著一邊自己忍不住笑出了聲。

“可以讓你隨便殺價是不是?”亓珩哭笑不得,“我的名字就是你用來殺價的最好武器是不是?”

“對啊,能便宜自然是要便宜一點的,雖然我們錢多,但是不該出的錢就不能多出一分,”路唯振振有詞地說著,眼睛也是盯著虛擬螢幕上的商品,很認真地挑著。

“勤儉持家的好老婆,但是,”亓珩意味深長地盯著路唯,“但是你能換個姿勢嗎?”

認真挑著東西的路唯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己跨坐在自己腿上的這個姿勢有什麼問題,“怎麼了?你是看不到螢幕了嗎?”

“當然不是這個問題,”亓珩兩隻手扶住路唯的腰,把她微微向上托起,“是你的這個坐姿壓到我了,有點難受,”

“壓到你了?”路唯終於將視線從螢幕移動到了自己坐著的位置,也終於意識到亓珩說的壓到了是怎麼回事了,尷尬得直接從亓珩的腿上跳了下來,“我,我冇有注意到,昨天你乾嘛不說?”

“昨天我還忍得了,但是今天我是真的覺得自己忍不了了,你再這樣坐著,我就又要抱你去浴室了,”亓珩笑得有那麼一絲狡邪。

“你不舒服了就直接跟我說啊,忍著要乾什麼,”路唯覺得自己的耳朵有點熱,“我是真的冇有注意到,以後我一定會注意的,”

“不用注意,以後等你身體養好了,我可不會讓你輕鬆的,我一定要找補回這段時間我損失的利息的,”亓珩一臉壞笑,感覺逗弄麵前的女人特彆讓自己開心。

“我不要,”路唯低頭瞥著亓珩左手上的通訊環,腦子裡想的是還有很多東西要買。

亓珩見路唯盯著自己的通訊環兀自想著什麼,根本冇有認真聽自己說話,一下子就將路唯攬進懷裡,讓路唯側坐在自己的腿上。

“我剛纔說了什麼你有認真聽嗎?嗯?”亓珩手臂微微用力將路唯圈在懷裡。

“我聽到了啊,問題是我為什麼要聽你說這麼無聊的事,我還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路唯完全不想理睬亓珩。

“哦,很重要的事情啊,”亓珩用力點了點頭,“那你趕緊做吧,我陪你,”

“不用,”路唯扭動著身體想要從亓珩的腿上下來,卻是被亓珩抱得更緊了。

“彆動,你再這麼蹭下去,我可就真的要抱你去浴室了哦,”亓珩見路唯立刻一動都不動了,耳朵也更加紅了,“這纔對嘛,”

亓珩點開了自己的通訊環,“你就這樣看吧,這樣我也能跟你一起看,”

“我,我還是回房間自己看吧,這樣會影響你的工作的,”路唯覺得自己現在根本無法專心在購物上了,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自己坐著的地方,敏感地感受著亓珩身體細微的變化。

亓珩見到路唯窘迫的小模樣,笑得更加狡邪了,還忍不住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唇,“小唯,你對我真的是有無限的吸引力,”

“你想做什麼?”路唯側眼瞥著亓珩。

“我現在真的有點難受了,你買東西前能先滿足我一下嗎?”亓珩望著路唯的雙眸裡是濃得化不開的情意。

“我就知道,”路唯很想要忽視,可是自己做著的地方的變化,讓自己根本無法忽視,最後隻能妥協,“就一次,老是那樣做對你的身體不好的,”

“沒關係,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最清楚,”亓珩說著話就抱起了路唯離開了控製室。

“要不還是正常來吧,我覺得我的身體應該冇問題了,”路唯還是心疼亓珩不能滿足的樣子。

“這個不好,我隻是想要放鬆一下,你像上次那樣配合我就行,”亓珩還是顧慮路唯的身體冇有養好。

“你舒服就好,看到你這麼糾結,我看著也是心疼,”路唯兩手捧著亓珩的臉頰,一下子就深深地吻住了亓珩,“我喜歡你需要我的樣子,讓我感到了踏實和安穩,”

“好,我知道了,”亓珩也深深地回吻著路唯,讓自己幾乎就要忘記身在何處了。

溫柔繾綣中,亓珩感覺像是回到了第一次和路唯在一起的時刻,緊張而羞澀的女孩因為自己的情意而輕聲呢喃著。

“小唯,我終於又能和你在一起了,能擁有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亓珩到了此刻依舊無比慶幸自己能贏得路唯的愛,贏得陪在她身邊一生一世的那個位置。

亓珩隻覺得自己唇畔,鼻間,掌中,身旁,都是小唯,都是他心愛的小唯,讓自己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浸潤著小唯的氣息。這種滿足的感覺,讓亓珩一刻也不想離開。

亓珩剛將路唯抱到床上休息,路唯的通訊環就震動了起來。

亓珩見到路唯通訊環上顯示的名字禁不住感歎,“這個女人反應還真是快啊,”

“你接吧,我好累,不想說話,”路唯脫下自己的通訊環交給亓珩,嗓音也是綿軟的。

亓珩笑著接過通訊環點開,“你好,小唯累了,已經睡著了,你找小唯有什麼事嗎?”

丁妍見亓珩的頭髮濕漉漉還冇有完全擦乾,又瞥見躺在床上睡著的路唯的頭髮也是半濕不乾的,心裡立刻瞭然了,笑著開口,“看來我這通訊來得不是時候啊,”

“有什麼事你說吧,”亓珩走到了臥室另一頭的沙發椅上,很隨意地靠坐著。

“正好這件事我也是想要問問你,”丁妍覺得這件事也就是要問亓珩,“你是不是跟肖一凡說了什麼了?”

“肖一凡?”亓珩在見到丁妍的那一刻就知道她要問什麼了,但是麵上還是要表現得比較驚訝,“肖一凡怎麼了嗎?”

“我的人昨天聽到肖一凡今天要去見一個人,但是今天突然就電話取消了,我覺得一定是有人跟他說了什麼了,而目前能聯絡他的也就是你了,”丁妍越說越鬱悶。

“你在胡說什麼?我跟肖一凡可是死對頭,”亓珩依舊一臉驚訝。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