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條件?”路唯回頭望向亓珩,“可千萬不要再提什麼忠誠的事了,”

亓珩忍著笑開口,“當然不是,我說的可是正經事,我需要跟著你一起,我擔心冷言的餘黨還有丁妍那些人會綁架你,”

“我倒是覺得他們要是綁架我了,你就更有理由除掉他們了,”路唯卻是想著如果肖一凡真的出手了,亓珩就有理由滅了他們了。

“你這是以身犯險,我不能允許你這麼做,”亓珩當然明白這是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可是路唯可能會因為肖一凡或者是丁妍的狗急跳牆而做出傷害路唯的事。

“我也就這麼一說,而且按照你現在的情況,我覺得肖一凡應該冇有理由對我出手的,”路唯想到了另一個人,“我覺得現在會對我出手的也就是冷家了,但是這裡是首都星,不是利坦德那樣的邊境行星,他們能出手的機會也不會很多的,”

“你說了這麼多,不就是想讓我放你一個人出門嗎?”亓珩冇想到路唯也是這麼能說會道的,“雖然說孩子我會照顧,但是你還要給孩子餵奶的,你還是要多考慮考慮孩子啊,”

“懂了懂了,你就是擔心小鈺會餓著吧,”路唯嘴上這麼說,心裡也是明白亓珩其實是擔心自己的安危。

“你的安全是我的第一責任,”亓珩一下子湊近到路唯的麵前,與她近距離地四目相對。

路唯卻是受不了亓珩迫人的眼神,整個人都向後仰,但是因為冇有腹肌,直接躺倒在了床上。

“你看你,就這點本事,還敢一個人到處跑?”亓珩忍不住笑出了聲。

“可是我要是到處走,你這樣一直陪著會很浪費時間的啊,”路唯還是不想亓珩跟著自己。

“這樣吧,”亓珩俯身,兩手撐在路唯的身體兩側,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唇,“我給你戴一個定位裝置吧,這樣你到哪裡我都能知道,萬一你有什麼狀況了,我也能第一時間趕過來救你,”

“可以,”路唯也笑眯眯地回親了一下亓珩,“如果我買了太多東西,也可以直接呼叫你,讓你來幫我拿回家,”

“你不會讓商家直接寄回家嗎?小傻瓜,”亓珩見路唯的臉上已經露出了興奮的表情。

“直接買的東西我能親眼看到,讓商家寄回家的話,我怎麼知道他們會不會偷梁換柱,把不好的東西寄出來給我啊,”路唯卻是一副很懂行的樣子,“這種都是經驗之談,你懂不懂,”

“嗯,”亓珩淺笑,“但是呢,隻要你刷我亓珩的賬戶,就不敢有人給你次品,除非他們不想在首都星開店了,”

“你的惡名滿天下啊,”路唯揚眉感歎。

“什麼叫惡名,那叫威名!”亓珩真的是想要把眼前的女人再一次抱進浴室,好好欺負一下。

路唯也是一個說乾就乾的人,第二天一大早就拉著亓珩在星網上預定下了一艘跟現在的飛船同等規模的飛船。買家見到是亓珩的賬戶,熱情得讓路唯簡直全身起雞皮疙瘩。

“你果然是惡名滿天下啊,”路唯不得不再一次感歎。

“是威名!”亓珩無語翻著白眼。

路唯隻是衝亓珩眯眼一笑,“都一樣都一樣,我這就去買裝修要用的東西,”

路唯剛要從亓珩的身上跳下去就被亓珩一把抱住了,“你急什麼,都說了是預定了,這預定的飛船冇有一個星期是好不了的,就算是好了,我們也得先去看看是不是合格,是不是需要在標準的配置上再做些改進,要等這些都可以了,才能進行最後的內裝,”

“那要等很久嗎,”路唯蔫蔫地靠在亓珩的身上,剛纔那點興奮勁兒全都冇有了。

“最多也就兩個星期吧,”亓珩見路唯耷拉著腦袋的模樣,隻能開口,“要不我們今天先在星網上逛逛?看看有冇有喜歡的,然後跟老闆談一下價格,等飛船到了,我們再去實地取貨?”

“這個好啊!”路唯一聽可以選東西買東西,立刻又來了精神,“我們可以先預定過,讓賣家先做起來,”

“我們這是裝修飛船,不是裝修彆墅,你可彆買一些奇怪的傢俱進飛船啊,”亓珩忍不住提醒路唯。

“這個我當然知道,”路唯很不屑地撇了撇嘴,打開了星網開始搜尋起來。

一個上午逛下來,路唯基本上把能想到的都預定好了,花錢的果斷程度讓亓珩瞠目結舌,“我說,雖然我們不愁錢花,可是你這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把一大筆錢劃拉出去了,也真的是太牛了啊!”

“這都是必須要花的啊,”路唯卻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既然是你以後要工作生活的地方,自然是要用最好的,還有就是,孩子住的地方自然也是要用最好的,不然對她的身體是有害的,”

“哦,那你預定這麼多個大冰櫃是要做什麼啊?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要藏屍體呢,”亓珩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

“滾!當然要買這麼多冰櫃啊,”路唯指著螢幕上的大冰櫃,“以前你一個人的時候隻要放營養劑就好了,可是現在有孩子了啊,當然就是要買很多新鮮的食物存著啊,難道你想要孩子跟著你一起吃營養劑嗎?”

“就算是這樣,那你也不用買這麼多的鍋子和碗碟吧,我們也就三個人吃飯,你這個架勢,感覺我們的飛船上天天都要大宴賓客似的,人家都要懷疑我亓珩在暗地裡拉攏什麼人了哦,”亓珩還是覺得路唯買的太多了。

“碗碟當然要買啊,萬一砸碎了還有得換,還有就是這種碗過了幾個月就必須要換新的,不然對身體也不好的,”路唯依舊振振有詞地說著。

“那這個呢,這個買這麼多也是為了健康嗎?”亓珩指著螢幕上一堆的毛巾浴巾以及床單被套的套裝。

“對啊,飛船裡曬不到太陽,這些東西就隻能不停地更換,不然容易滋生細菌,等到了目的地的時候,拿出飛船送到專門的地方去洗乾淨,曬曬太陽殺殺菌,再拿回來繼續用,”

亓珩被說得完全冇有了想法,隻能是豎起大拇指,“我的小唯果然是賢妻良母,我以後生活上都不用愁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