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還照顧孩子的啊,看不出來啊,我還以為他是那種,除了工作其他什麼事都不會的那種呢,”丁妍很驚奇。她根本無法想象亓珩抱著孩子,哄孩子睡覺是個什麼樣子。

“纔不是呢,我告訴你啊,自從孩子出生了以後,除了餵奶,所有照顧孩子的活兒都是他在做,半夜裡基本也都是他起床給孩子餵奶加餐,”路唯說起亓珩照顧孩子,眼裡滿滿都是幸福和快樂。

“看不出來啊,還是個稱職貼心的奶爸啊,”丁妍突然就有些羨慕了,自己以前也是對他動過心的,隻可惜那個時候的亓珩就像是一塊千年寒冰,不讓任何人靠近。

路唯很不屑地撇了撇嘴,“我覺得他現在就是喜歡上了他的那個小情人,根本不想管我了而已,”

“你這是吃醋了啊,”丁妍眯眼笑著輕拍了一下路唯的手背。

路唯不否認也不承認,隻是聳了聳肩後又把話題拉回到了正題上,“丁姐姐,你要不想想辦法,要是你能參加新年宴會的話,我就肯定也能去了啊,”

“肖一凡的證據可不是那麼好弄的啊,”丁妍一臉為難。

“好姐姐,隻要能讓我去新年宴會,讓我做你家的主廚我都願意,”路唯心裡清楚得很,丁妍一直都很想要自己的那些菜譜。

丁妍一聽路唯願意做主廚,立刻就有了興致,“你可真是為難我了,”

路唯一臉期待地盯著丁妍。

“行吧,”丁妍像是認輸一般歎了一口氣,“我想想辦法,你可要說話算話哦,彆到時候又說亓珩不讓你來,”

“不用管他,我之前是因為懷孕冇辦法才聽他的,現在我都生完孩子了,自然是自由的,我說怎麼樣就怎麼樣,他管不著,”路唯的語氣裡帶著強勢的自信。

“行,有你這句話,你丁姐姐我就幫你去想想辦法吧,”丁妍嘴上說著幫忙,心裡卻是覺得自己已經得到了替代肖一凡的機會了。

送走了丁妍後,路唯一刻不停地一路小跑去了亓珩的控製室,一開門就坐到了他的身上。

“我今天表現不錯吧,”路唯摟住亓珩的脖子,眼睛金亮亮地望著亓珩。

亓珩突然就覺得路唯特彆像一隻求表揚的小奶貓,禁不住低頭就親了一下路唯的唇,“你表現得很棒,可以打八十分,”

“八十分?為什麼不是一百分?”路唯回親了一下亓珩的臉頰。

“有十分是給你有一個成長的空間,還有十分是罰你為什麼要抹黑我啊?我什麼時候介意過你和肖一凡一起開店的事了?嗯?”亓珩瞥著路唯,一副看你怎麼解釋的戲謔表情。

“呃......”路唯一臉尷尬,“我隻是為了鋪墊而已,你彆介意啊,我後來不是也說了你是照顧孩子的嗎,”

“嗯,是說了,但是說的卻是我喜歡我的小情人了,不喜歡你了,”亓珩睨著路唯,假裝很不開心的樣子,“你倒是解釋一下唄,”

“呃......這是,這是策略,策略哈,你彆介意嘛,我自己知道你是最好的就好了啊,”路唯露出了笑眯眯的討好臉,還親了一下漆黑的唇。

“就知道在彆人麵前壞我的名聲,”亓珩輕捏了一下路唯的鼻子,“你要對我負責哦,”

“負責?負什麼責?”路唯一臉懵圈。

“當然是負責我一輩子啊,我的名聲都被你毀了,難道你不該對我負責嗎啊?”亓珩一把打橫抱起路唯,走出控製室,“現在我要討回一點利息了,”

“喂,大白天的,你要作甚?”路唯感覺自己的心跳有些快,臉也有些熱。

“作甚?當然是......”亓珩一臉壞笑,“你自己猜,猜中了有獎,”

“你想要乾壞事了?”路唯覺得亓珩這副表情肯定是在想那事了。

“乾壞事?我這可是合法的好嗎,怎麼能算壞事?”亓珩將路唯抱回了房間,放在了床上,卻並冇有在做任何其他的動作。

路唯驚奇亓珩隻是把自己放在床上,並冇有更多的動作了。

亓珩笑睨著路唯,“你這是什麼表情?是想要我對你做點什麼?”

“我以為......”路唯知道是自己想歪了,亓珩應該隻是想要讓自己休息一下。

“你以為什麼?”亓珩說著話還轉身抱起了嬰兒床裡已經在咿咿呀呀的孩子,“你的身體還冇有休養好,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

路唯聽到這話心裡不知道為什麼反倒是有些失落,感覺亓珩已經對自己失去了感覺。

亓珩見路唯兀自出了神,不知道在想什麼,神情有些消沉,“你在胡思亂想什麼?”

“冇什麼,”路唯也問不出口,不知道該怎麼說自己的感覺。

亓珩略一思忖便明白了路唯的心思,放下手裡的孩子,坐到了路唯的身側,在她的耳邊低語,“你是覺得我對你失去興趣了?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了?”

“什麼?”路唯不明白亓珩指的是什麼。

“昨天你給孩子餵奶的時候啊,”亓珩低聲提醒。

路唯這纔想起了起來,側眼瞥著亓珩,低語道,“那不一樣,那是一種本能,跟你願不願意是兩碼事,”

“小唯,我不是對你冇有興趣,而是在極力剋製對你的yu望,我想要等到你的身體恢複,我不想做任何一點傷害你的事,你懂嗎?”亓珩說著話還親了一下路唯的耳朵。

“我......”路唯的心裡還是有些忐忑。

“不過呢,如果你真的這麼擔心,”亓珩輕笑,“我倒是有個辦法讓你放心,”

“什麼辦法?”路唯側過頭望向亓珩。

亓珩一下子就將路唯打橫從床上抱了起來,直接抱進了浴室,“用你的眼睛親眼驗證,驗證我對你是不是有興趣,有yu望,”

“這,這就不用了吧,”路唯隻覺得自己整個腦袋都是熱的。

“我的老婆對我的忠誠產生了懷疑,我總得表現一下吧,再說了,一會兒會難受的是我又不是你,你有什麼好糾結的?”亓珩望著路唯的眼眸裡滿是笑意。

路唯更加無語了,“我相信你還不行嗎,”

“不行,已經來不及了,”亓珩將路唯抱進浴室,腳一踢,就把浴室的門關上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