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張名單不要交上去,我們自己留著,隻要供詞裡提到一句他供出了很多人名就可以了,”林楊很清楚,自己如果還想要安穩地坐在這個位置上,這些人的名字就不能讓上級看到。

黃源立刻會意地將最後一張紙扯了出來,放在了林楊的辦公桌上,“有這些供詞也足以處死那個冷言了,”

“還是要小心謹慎一點,這個人可不是好對付的,”林楊總覺得不踏實,“也不知道我們的隊伍裡有冇有他的人,如果有的話,那麼冷家的人早晚是要找來的,”

“隊長,隻要哦我們動作夠快,冷家就算得到了訊息也來不及阻止我們的,”黃源卻不擔心,“而且那些官員就算是想要保住冷言,也不是不敢再明麵上說的,畢竟冷言可是暗寒族的人,保他就等於是通敵,”

林楊讚同地頷首,“你說得冇錯,那就辛苦你了,儘快將這件事處理掉,如果有人什麼人聯絡我,我也會幫你擋住的,”

“隊長放心,您這邊不用勉強,實在擋不住,我們也還有其他方案的,”黃源想要林楊知道,他們這邊可不止一個方法可以弄死冷言。

“行,我會把這些供詞上傳上去的,你們按照你們的想法去做就是了,”林楊聽到黃源這話心裡也就安穩了幾分了。

林楊現在就想著儘快結束掉這個麻煩。這個人多留在自己這裡一天,就等於是多一天的風險。

讓林楊震驚的是自己提交上去的證詞竟然直接被退了回來,上麵給的批示居然是口供證據不足,需要列出具體名單。

林楊思忖著上級是真的想要那些名單,還是說想要拖延冷言被處死的時間?難道自己的上級也被那些暗寒族人給收買了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正當林楊在猜測上級批註的真正用意的時候,他的直屬上級就打來了音頻通訊。

林楊的上級情報部的部長劉通源接通音頻後直接開口詢問口供的來源,“林楊,你這分供詞真的是出自那個叫冷言的人的嗎?”

“是的,那個冷言現在正關在我們這裡,”林楊冇想到劉部長居然會直接打通訊給自己。

“是你抓的他?”劉通源根本不信林楊這樣能力的人能抓住冷言。

“正確說來是亓珩幫我抓的,我隻是派人把他帶回了隊裡而已,”林楊可不敢居功,畢竟這個人的背景太複雜,不是自己一個小小隊長能應付的。

“那個星際獵人真會給我們找麻煩,”劉通源冇好氣地抱怨了一句,“林楊你要知道處死這個人很簡單,但是後麵的影響會很多,甚至很有可能會引來暗寒族人的報複的,所以你一定要慎重,”

“這個我當然知道,可是一個暗寒族人跑來了我們邊境行星,我們要是什麼都不做,還放了他,我們都會被懷疑是暗寒族的暗探的,”林楊當然知道這其中的利害關係,但是自己也不想被冠上內奸的罪名。

“我冇有說讓你放了他,”劉通源的語氣裡帶著不悅,“我的意思是殺死這個人的事不能走官方流程,”

“什麼!”林楊以為自己聽錯了,“您說不能走官方流程?”

劉通源將這裡的原委都說了出來,“對的,這種事私底下做了,我們可以將責任推到個人行為上,但是要是走了官方流程就成了政府行為,那麼我們勢必就要跟暗寒族政府去交涉,你覺得這樣下去你們還能有機會處死他嗎?”

林楊覺得劉部長說得也有道理,“政府不可能當做不知道,畢竟冷言可是冷家的二少,”

“就是這個意思,如果我這邊通過了你的流程,然後你們處死了冷言,後果就是會引來暗寒族人的質問甚至是報複,而我們的軍隊其實根本不是冷家軍隊的對手,你明白了嗎?”劉通源想要林楊明白,想要處死冷言這樣級彆的人,就必須要私底下去做。

“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林楊終於徹底理解了劉通源話裡的意思,“不能讓冷家覺得冷言的死是政府行為,要讓他們覺得是個人仇恨行為,對嗎?”

“對的,”劉通源提醒林楊,“你們找的這個處死冷言的人不能是隊裡的人,必須是局外人,最好是那些專門搞暗殺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到時候我們就能把這一整件事都轉嫁到他的頭上了,”

“懂了,”林楊應聲。

切斷視頻後,林楊立刻又一次找來了黃源。

“這份供詞被退回來了,”林楊指著自己的虛擬螢幕。

“怎麼會呢?”黃源有些不明白。

“劉部長剛纔跟我通話了,意思就是說,我們如果想要處死冷言就必須私底下做,絕對不能以政府的名義去做,不能讓暗寒族有出兵的理由,”林楊將剛纔劉通源的意思告訴給黃源,“所以,你這條路是走不通了,趕緊去想其他辦法吧,”

“殺個暗寒族,政府居然不想擔責任?”黃源覺得好笑,“邊境政府就這麼害怕暗寒族的軍隊嗎?”

“是的!”林楊頷首,“劉部長的意思就是不能因為處死了一個冷言而給利坦德帶來戰爭,所以處死冷言隻能以個人仇恨的名義去做,”

“明白了,”黃源又氣又無奈,“我們再去想其他的辦法,”

離開了林楊的辦公室,黃源發了一條資訊出去:“計劃一行不通,實施計劃二。”

尉遲沉見到這條資訊並不覺得意外,因為在實施計劃一的時候,他就對這個邊境政府冇抱什麼希望。

尉遲沉回覆黃源:“今晚實施計劃二,讓人做好準備。”

而此時被關在羈押室裡的冷言卻在想,如果那些人真的是有要走正規流程,自己反倒是不怕了,因為以自己的身份而言,一旦放到了明麵上,政府就一定要通知到暗寒族的政府,然後就是雙方要進行談判。

冷言相信隻要統領還需要他們冷家,就一定不會讓自己死在利坦德的。他們不管用什麼樣的條件都會將自己救出來的,所以冷言現在擔心的是他們這樣走流程隻是為了拖時間,為了給暗殺自己的人留下足夠的時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