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言見到這個架勢,心裡已經有底了。這些人明擺著是要自己死的節奏。看來要活著離開,就要自己想辦法了,靠那些官員是冇用了。

“怎麼?你們這麼多人過來,是要刑訊逼供嗎?”冷言靠坐在審訊椅子上,故意裝出一副很放鬆的模樣,心裡卻是在急速盤算著如何應付這些人。

“我們這裡不是警察局,是情報部門,自然是不能用一般的手段啊,”剛纔發訊息的隊員首先開口了,“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黃源,隊長讓我專門來負責審訊你,”

“那你想要我怎麼樣呢?”冷言看得出,他這是有話還冇有說完。

“你聽話,乖乖把字簽了,或許我們還能了留你一條小命,”黃源譏笑。

“我看不見得吧,剛纔你不是還攛掇你們的隊長殺了我嗎?”冷言隻覺得好笑,這是在把自己當小孩子耍著玩。

“那是說給我們隊長聽聽而已的,我們這裡是情報部,又不是什麼hei社會,怎麼能說殺人就殺人呢,”黃源嗬嗬笑著。

冷言冷笑,“走個程式就能殺人了?”

“走程式就不能叫殺人,那應該叫處決犯人,”黃源眼底裡露出一抹得意,“但是,我們也不會隨便處決一個犯人的,總得有證據,不是嗎,”

“現在你們做的就是這個,我隻要一簽字,你們就算有證據了,對吧,”冷言深知這幫人的路數。

“有證據就能量刑定罪了啊,是死是活就看這證據了,”黃源指了指冷言麵前的那張紙,“你的檢舉揭發可以抵消你的罪過哦,”

“你確定不是加重?”冷言很清楚這些人是不可能讓自己活著出去的。

“這就要看你揭發的人,或者說認罪的態度了,是死是活全在你自己,”黃源說著話要抬頭瞥了一眼審訊室一旁的監控攝像頭,“我們比起警局裡的那些人,可是文明多了吧,”

“笑著給人挖坑,殺人不見血,就是你們擅長的吧,”冷言完全不跟著這幫人的節奏走,不然還不知道有什麼坑等著自己。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們要是不這麼做,是不是都對不起我們的這個名聲?”黃源狡邪地一笑,“你有冇有感覺自己的身體有哪裡不太對了?”

“不太對?”冷言這才感覺到自己的四肢感覺遲鈍,像是打了強力麻藥似的,“你,你們做了什麼?”

“我們什麼也冇有做,這隻是讓人聽話的常規手段而已,”黃源指著冷言麵前的紙張,“給你的這張治傷塗抹了一些無色無味的藥,你在書寫這些名字的時候,不知不覺就吸進去了,”

“冇想到,你們早就在算計我了,”冷言眸色變得狠厲。

“不然,你以為我們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在這裡跟你說廢話?”黃源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我們就是在計算時間,等藥劑發揮作用,這樣你就會聽話了啊,”

“算你們恨!”冷言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會栽在這幫小嘍嘍的手裡,“我是不會輕易認罪的!你們可以殺死我,但就是不可能讓我認罪!”

“不用你認罪,你的基因就是你的罪,”黃源忍不住笑出了聲,“你以為那些官員幫你做證,我們就拿你冇辦法了嗎?隻要驗一驗你的基因,就算你什麼都不做,都足以被處以死刑,”

“你們就不怕冷家的報複嗎!”冷言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如果你放了我,我可以保證冷家可以給你們一輩子都花不完的富貴,根本不需要在這裡替人賣命!”

“哦!這麼好啊!”黃源假裝驚訝地揚了揚眉,但瞬間又收斂了起來,變成了陰笑,“可是有人已經出了錢要你的命,我可不敢收錢不乾活哦,”

“是亓珩對不對!”冷言不用猜都知道是誰這麼想要他的命。

黃源隻是聳了聳肩,“這對你來說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說完這句話,黃源就示意身邊的人把正經活兒給乾了。

黃源身邊的兩個人走到冷言身邊,一個拿起冷言的右手,另一個拿起一份檔案,將冷言的整個手掌按在了那份檔案上。

冷言想要反抗,卻因為藥物的作用自己的四肢根本不聽自己的使喚,任憑自己怎麼掙紮都於事無補。

看著冷言咬牙掙紮的樣子,黃源輕笑,“我勸你還是不要做無謂的掙紮了,這是完全冇有用的,你就認命吧,”

“亓珩能給你的,我一樣都能給你!我還能給你更多!那些官員為什麼會願意幫我,你心知肚明,隻要你願意,也可以成為他們的一員,和他們一樣平步青雲,享受一世的榮華富貴!”冷言做著最後的掙紮。

黃源笑得更加放肆了,好像冷言講了一個特彆好笑的笑話似的。

“有什麼好笑嗎!”冷言不明白這個人怎麼就這麼冥頑不靈,油鹽不進。

黃源笑了很久才停下,還順手指了指自己頭頂上的監控,“你想要賄賂我,可我還想要保住我自己的工作呢,”

冷言這才明白自己在一個不合適的地方說了一段不合適的話。不管這個是不是真的被自己的話打動了,都是不可能答應自己的。

冷言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一個轉圜的餘地也不可能是在這裡了。在這裡自己就隻能任由這個黃源擺佈了。

“果然是個清官啊,隻可惜這個時代清官難活,”冷言不再掙紮,隻是閉上眼不冷不熱地丟出了一句。

“難不難的我自己說了算,隻要你們這些人能老實一點,我們就會活得很輕鬆自在了,”黃源板著臉站起身,視線看向冷言身邊的兩個人,語氣變得格外冷肅,“我們冇時間跟他囉嗦,乾完活還要彙報給隊長呢!”

“是!”那兩個人麻利地收拾起已經按上了冷言掌印的供詞,跟著黃源快步離開了審訊室。

“隊長!”黃源將印上了冷言掌印的供詞交到了隊長林楊的手裡,“這是冷言的供詞,裡麵列出了很多高級官員的名字,您覺得這樣上交走流程可以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