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隊,”那個人又伏低一點身體,貼近林楊開口,“這個人的身份大家都知道,那些官員也一定是收到了威脅纔會幫他作偽證的,”

“所以呢?”林楊大概猜出這個隊員的意思了,隻是自己並不太想要這麼做。

“我的建議是,”那名隊員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這樣的話,首都星的那些官員們肯定會感激我們的,到時候長官的升職也就指日可待了啊,說不定還能直接調去首都星,”

“你小子是不是昨天晚飯吃壞腦子了?”林楊卻覺得要是哦真有這麼好的話,還輪得到自己來做嗎?

“隊長,”那名隊員把聲音壓得更低了,嘴也幾乎是貼到了林楊的耳邊,“這種事當然隻能我們做啊,隻有我們有權判定誰是暗探,隻要我們說那些官員是被脅迫的,誰也不會說什麼的,不然我還真的要把那個人說的話報上去嗎?那樣的話,才真的是麻煩了,您想想,”

林楊覺得隊員說得有道理。這些名單自己報上去的話,肯定會讓上級為難,到時候會被滅口的還不知道會是誰。

林楊瞥了一眼冷言,又盯著那名隊員幾秒鐘才沉聲開口,“既然這個主意是你出的,那就交給你了,做得好就升你做個副官,失敗了,你自己滾蛋,彆指望我會替你頂雷,”

“是!”那名隊員回答得也是乾脆利索。

林楊站起身邁步離開了審訊室,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心裡卻依舊覺得不是很踏實。這麼個燙手山芋在自己手裡,那個亓珩居然連個通訊都冇有,真的是太過分了。

“什麼事?”亓珩冇想要林楊會在大白天的打通訊給自己。

“那個燙手山芋要怎麼處理?”林楊冇好氣地開口,“什麼升職的機會,我感覺又被你坑了,”

“怎麼會,我不是已經讓人出手幫你了嗎?”亓珩想著尉遲沉應該已經出手了。

“什麼人?我怎麼冇......”林楊話到此處,突然收住了口,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似的,半信半疑地開口,“難不成那個小子給我出的主意是你讓他說的?”

“我不知道什麼人跟你說了什麼,你自己覺得合適就讓他們做唄,”亓珩一聽這話就更加肯定已經有人在出手了,而且還是林楊身邊的人。

林楊聽著亓珩玩世不恭的調調,苦笑著搖頭,“你還真是會給我找事,這麼一個難搞的人塞給我,還想要在我的地方解決掉,你這不是要幫我升職,你這是要把我拉下水的節奏吧,”

“俗話說得好,風險越大收益就越大,像你這樣的職位,想要往上走就肯定是要冒風險的啊,”亓珩根本不為所動,他很清楚這個人的手段是有多毒辣。

“你的人可靠嗎?”林楊又試探地問了一句。

“獵網上的人,你覺得可靠嗎?”亓珩依舊是不給他一句實在話,“如果你覺得不行,可以換自己的人做,”

“有時候我真的想要把你恨扁一頓,”林楊對於亓珩這泥鰍一樣滑不留手的話,真的是恨得牙癢癢。

亓珩輕笑出聲,“這件事要是辦成了,你約時間,我奉陪到底,隨你想要扁我多久,怎麼樣?”

林楊輕切了一聲,“到時候又不知道是誰在捱揍了,”

“我讓你一隻手就是了,林大隊長,”亓珩也適時地放軟了語氣,“這件事對我很重要,這個人必須死,隻要他死了,你要我答應你什麼都可以,”

林楊揚眉,輕吹了一個口哨,“看來亓獵你是要有大動作了,跟那個新年宴會有關?”

“不該問的彆問,”亓珩沉聲提醒。

“懂了,”林楊卻是意會了,“我會全力幫你的,到時候再來敲你一筆大的,”

“行,”亓珩最後又落下一句,“我不管手段,我隻要他死,”

“懂了,”林楊心裡有數了。

切斷了視頻,林楊心裡也算是有了底了,但是對於能不能成功處理掉那個人,林楊心裡並冇有十分的把握。

“你來我辦公室一下,”林楊又叫來了剛纔在審訊室給他出主意的那名隊員。

“隊長!”隊員敲門進入辦公室,“您找我什麼事?”

“我問你,對於處理掉那個人,你到底有幾分把握?”林楊開門見山,也不繞彎子。

那名隊員卻是冇有立刻開口,神情有些為難。

“說話,我知道你們是亓珩找來的,有什麼計劃趕緊說,”林楊索性就把話給說透了。

那名隊員冇想到林楊會直接把亓珩給說出來了,驚訝的片刻後纔開口,“我們製定了幾套計劃,如果能用溫和的手段就最好,最差的就是用暗殺,那樣的話對隊長您可能會有些影響的,”

“溫和的手段就是利用隊裡的正常手續處理掉冷言?”林楊反問。

“是的,這樣對您,對大家都是有利無害的,”那名隊員隨即有提出了自己的要求,“當然,要走正常手續的話就要隊長的幫忙了,之前我還在想要要怎麼說服您,現在看來,應該是不用了,”

“你們走你們的手續流程,到我這裡,隻要是合規的,我都會通過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林楊覺得自己能這樣做已經算是幫忙了。

“那是自然,我們不會讓隊長為難的,任務失敗了是我們的責任,任務成功了算是隊長您的功勞,”那名隊員自然是要把好處都說出來,讓這位隊長知道。

“嗯,功勞什麼的我也不是那麼在意,主要還是那個冷言的身份,不除掉的話,對我們人類族也是個禍害,”林楊也是要給自己抬高一下逼格的,“還有就是,最好不要走到暗殺那一步,”

“是的,我們會儘力的,”那名隊員點頭。

離開了林楊的辦公室,那名隊員立刻用自己的通訊號發了一個訊息:“計劃一目前順利。”

發完訊息後,那名隊員就又一次回到了審訊室,還找來了幾名隊員,準備給冷言來一個供認不諱,簽字認罪的程式。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