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是什麼表情?”亓珩也笑瞥著路唯。

“你說呢?”路唯當然不指望亓珩會跟自己說他要做什麼,純粹是為了好玩試探一下。

“你覺得我是有事要做,故意不想告訴你?”亓珩笑睨著路唯。

路唯調皮地眨眨眼,並不說話,可是言外之意已經不言而喻了。

亓珩輕搖搖頭,“你這麼聰明,應該也知道,我不告訴你也是為了你好,”

“你自己記得就好,我也不是故意要知道你在做什麼,我是擔心你會忘記,”路唯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哦,我明白,這件事也不算是特彆的事,我應該也不會忘記的,你放心吧,”亓珩說完便站起身,離開了臥室。

亓珩先去了控製室打通訊給尉遲沉,“怎麼樣?決定了嗎?”

“決定了,我接這單生意,但是你之前答應我的東西可是不能少,我看中你的飛船很久了,”尉遲沉望著亓珩的眼眸裡閃出一絲得意。

亓珩露出一抹淡淡的笑,“你的任務成功了再來跟我要飛船吧,”

“這個不行,你得在雇傭單上寫好,讓獵網上的人都看到,不然我可是不會接這個風險這麼大的任務的,”尉遲沉卻根本不鬆口,“我還要拿著你的這個雇傭單去找合夥人呢,冇有一點吸引力怎麼行?”

亓珩瞬間瞭然了尉遲沉的目的了,有些無語地瞥著尉遲沉,“你當我這個飛船很吃香,很值錢的嗎?我看你彆打錯算盤了,”

“怎麼會呢,你當我這半天都在做什麼?”尉遲沉咧嘴得意地笑著,“我聯絡了幾個同行,他們聽到完成任務可以得到你亓獵的飛船,那都是眼睛直接發綠了哦,”

“我倒是冇有想到我的飛船還這麼搶手呢,早知道我就多買幾艘飛船放著,現在可以用來作為雇傭的獎金,”亓珩反倒是覺得有些無奈又好笑,自己的飛船竟然也能成為被搶的熱點。

“你星際第一獵人的飛船,誰不眼紅?”尉遲沉揚了揚眉。

“行吧,我一會兒就下雇傭單,”亓珩收斂起笑臉,神情變得異常嚴肅,“我提醒你,不管你招多少人幫你,最好都是嘴巴牢靠的,不然你們自己小命不保都還是小事,要是影響了軍部的整體計劃就是大事了,明白了嗎?”

“這個我明白的,”尉遲沉也很鄭重地點點頭,“我也不想參與到軍部的事情裡麵去,我隻想要完成任務賺錢而已,”

“那就最好,”亓珩也聽懂了尉遲沉的言外之意,“如果有任何訊息泄露,你自己擔責任,聽懂了嗎?”

“明白了,”尉遲沉也沉聲迴應。

“幾天可以給我訊息?”亓珩想知道尉遲沉需要幾天來完成任務。

尉遲沉權衡了任務的難度後給出了一個時間,“一般我完成任務的時間是三天,但是因為這次的任務是冷言,有些難度的,我覺得給我一個星期應該是可以的,”

“好,一個星期後,我需要在新聞上看到冷言被刺殺的確切訊息,不然你是拿不到我的獎金和飛船的,”亓珩提醒尉遲沉,他想要作假糊弄自己也是不行的。

“這是自然,我從來不會作假,能做就能做,不能做就是不能做,我做暗殺獵人也不是用一天兩天了,”尉遲沉自然是明白亓珩的意思的。

“那就最好,我等你的訊息,”亓珩說完便切斷了視頻。

亓珩很快就在獵網上下了雇傭單,將獎金的金額提到了一般雇傭單的三倍,最後還加上了他自己的那艘飛船。

聯絡完尉遲沉,亓珩離開控製室回到廚房給路唯準備午餐,想著要不要把這件事說出來。

不過亓珩又有些猶豫,因為一旦要把飛船的事說出來,就一定要把刺殺冷言的事也說出來,不知道路唯會不會因為跟冷言的關係而反對。

但亓珩轉念又想到路唯之前跟自己說的話,覺得自己不應該再去懷疑路唯,這樣隻會讓路唯寒心。亓珩琢磨自己要是真的告訴路唯這件事,路唯到底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會擔憂還是會反對。

“你這是在想什麼啊?”路唯見亓珩端著午飯走進來,眼神卻是冇有焦距的,顯然是在想什麼事。

“什麼?”亓珩因為一直都在想刺殺冷言的事,冇有聽到路唯在說什麼。

“我說,你這樣邊走路邊想事情是很危險的,”路唯指著亓珩手裡的一大盤飯菜。

“不會,我的身體協調能力是很好的,”亓珩笑眯眯地將飯菜放到了路唯的麵前。

“我不是說你,是說我自己,”路唯白了一眼亓珩,“你要是一個身體冇有協調好,飯菜都要灑到我身上了啊,”

“這個也是絕對不會發生的,”亓珩齜牙笑了起來,“我就是灑在我自己身上,也絕對不會把飯菜灑到你身上的,”

路唯無語輕切了一聲,“你在想什麼想得這麼出神?是可以跟我說的事嗎?”

亓珩指著路唯麵前的飯菜,“你先吃,看你吃飯的表現,我再考慮要不要告訴你,”

“你這是在哄小孩子嗎?”路唯見亓珩一臉嘚瑟的模樣,真的是很想要一拳把他打出去。

“我要先實習一下哦,不然以後怎麼能哄好我們的孩子呢,”亓珩更加得意了,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路唯不想理睬亓珩了,低頭開始大口吃起飯來,但是冇吃幾口就覺得反胃了。

“怎麼了?不好吃嗎?”亓珩見路唯又有點反胃難受的樣子。

“不知道,照理說我現在應該不會再出現孕吐的,不知道為什麼聞到油膩的味道還是會覺得反胃,”路唯放下碗筷,捂著嘴,強忍著反胃難受的感覺。

“難受就彆吃了,我再去換彆的給你吃吧,”亓珩蹙眉端走了路唯麵前的飯菜,“這些飯菜我來吃吧,你想要吃什麼,我再去給你弄,”

“我還是想要吃你上次做的麪條,”路唯覺得亓珩上次做的那個麪條很好吃。

“行,那我再去給你做,”亓珩想自己剛纔一直在考慮冷言的事,下意識就直接做了炒菜和米飯,忘記了路唯是最不喜歡聞到油膩味的,“抱歉啊,我忘記了你不能聞油膩味的了,”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星際美食小甜妻更新,第439章 搶手的飛船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