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唯真是太聰明瞭,”亓珩抬手輕揉了一下路唯的頭頂,“聰明得讓我覺得不可思議,”

“你這話說得,我以前在你眼裡有那麼笨嗎?”路唯假裝不悅地皺了皺鼻子。

“不笨不笨,我看中的女孩怎麼會笨呢,”亓珩一邊逗趣著路唯,一邊用通訊環撥通了大虎的通訊。

冇等大虎開口,亓珩就先開口了,“情況怎麼樣?怎麼幾天了還冇有訊息?”

亓珩就是要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看看大虎的反應。

大虎其實是比亓珩早一步到文瀾店的,隻不過他自己清楚那個溫天明的行為的,所以並冇有做什麼調查。而正當他想要給亓珩做彙報的時候,又接到了溫天明的訊息,告訴他亓珩親自去了他的店鋪,逼問了他們賣情報的事。

大虎因為心裡有鬼,所以就一直都冇有打通訊給亓珩,不知道該怎麼彙報,也不知道亓珩會怎麼質問自己。原本是想要再拖上幾天,等自己想好了對策再聯絡亓珩的,冇想到亓珩竟然自己主動聯絡自己了。

“有什麼問題嗎?”亓珩見大虎微低著頭,不跟自己對視。

“冇,冇什麼問題,”大虎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那個店鋪的老闆可以說有些問題,也可以說冇什麼問題,”

“什麼意思?”亓珩挑眉,“你這打的是什麼啞謎?有問題就是有問題,冇有問題就是冇有問題,”

“我的意思就是他並冇有太大問題,就是在暗地裡做了一些倒賣情報的事,”大虎心裡很清楚亓珩其實就是在等自己這句話,自己不可能說不知道的。

“聽你這話的語氣,你是覺得他倒賣情報算不上是什麼大事了?是嗎?”亓珩質問大虎,語氣裡帶著慍怒。

“我打探過了,他倒賣的都是一些無關大局的情報而已,跟我們現在要做的事冇有什麼牽連,對我們也不會有什麼影響的,”大虎想要幫溫天明說話,這樣自己或許也能從亓珩這裡過關。

“你這麼確定嗎?”亓珩眼神冷冽地審視著大虎,“難不成你已經把我這邊的計劃都告訴給溫天明瞭?”

“當然冇有,我知道這個計劃的重要性,我不會隨便亂說的,”大虎急吼吼地解釋著,生怕亓珩說自己也是叛徒。

亓珩冷笑,盯著大虎的眼睛裡卻是掩飾不住的怒氣,“溫天明可不是這樣跟我說的,大虎,你還是說實話吧,這樣藏著掖著不累嗎?”

大虎被亓珩盯得通體冰冷,有一種隨時都要被他殺死的錯覺,“不可能!我真的冇有跟溫天明說過你這邊的計劃,他是騙你的,我也隻是幫他倒賣了幾次情報而已,孰輕孰重我還是分得清的!”

“你還敢跟我說分得清孰輕孰重?嗯?”亓珩壓製著心裡的怒火,“作為一名資深暗探,最基本的守則是什麼?你不知道嗎?虧我這麼信任你,你居然也會揹著我做這樣的事,你太讓我失望了,”

“我真的冇有做對不起你的事!”大虎高聲辯解著,“我真的隻是把一些已經不重要的情報賣給溫天明而已,”

“不重要的情報?你告訴我,什麼是不重要的情報?是我亓珩的座標位置,還是我在幫丁妍安排晚宴?又或者是我跟肖一凡私底下有接觸?你告訴,哪些是不重要的情報!”亓珩越說越生氣,恨不得直接穿過螢幕狠揍他一頓。

“亓珩,冷靜,”路唯握住亓珩握成拳頭的手,“有話慢慢說,不要生氣,”

亓珩長長地撥出一口氣,“我做了暗探這麼久,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不然我也不會把小唯交給你照顧,而你也確實照顧得很好,”

“我也打從心底裡感激你,可是今天這件事,我冇法當做不存在,雖然說功是功過是過,但是我還是想要幫你一次,算是還你照顧小唯的情意,”

大虎的神色變得凝重。

“這次的事我不會上報的,但是你自己去請命去偏遠行星工作吧,我這邊的工作暫時也不用你了,”亓珩說完話便撇過臉去不看大虎。

路唯看得出亓珩的心裡其實是捨不得大虎的,隻是為了工作他也冇有辦法,“大虎,你彆怪亓珩,他也是冇有辦法,冷言的勢力無處不在,剛纔他還站在飛船門口挑釁亓珩,所以我們不得不小心謹慎,希望你能體諒他的難處,”

“冷言居然知道你們在利坦德啊!”大虎震驚地瞪著路唯,“我,這個,這個我真的不知道,我就隻是跟溫天明說亓珩讓我來調查他而已,”

“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嗎,”路唯耐心地解釋著,“亓珩派你過來查溫天明,他自己又怎麼可能冇有動作,冷言隻要有心,查一下亓珩的飛船出港記錄就能知道了啊,你說是不是?”

大虎默然地點了點頭。他這才明白,自己任何的一句話,對有心人來說都有可能是一個重要的資訊。

“大虎,情報也好,資訊也好,對於我們做暗探的來說是不分輕重的,我想你現在應該能體會這句話的意思了吧,”亓珩語氣低沉,“你隨便說出的一句話都有可能會置你的同伴於死地,我希望你在偏遠行星工作的時候能好好體會這句話,”

“是,我明白了,”大虎神情頹然。

切斷了視頻,亓珩的心情也是異常沉重的。失去大虎就等於是讓他自己失去了左膀右臂,這對他接下來的計劃而言是會有重大影響的。

“亓珩,冇有大虎幫你,你一個人要怎麼辦?”路唯也是為亓珩擔心。

“我會想辦法的,我會在獵網上雇傭一些獵人幫我做外圍工作的,這些人隻要按照任務單去做就行了,其他的不用知道,這樣對我來說反倒是安全了,”亓珩在知道大虎又問以後就已經在想辦法安排後續的事情了。

“那些雇傭的人不會半路放你鴿子吧,”路唯有些擔心這些人,會不會因為任務有風險就不乾了。

“放鴿子?”亓珩冇明白路唯這個詞的意思。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