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申請離港,你這邊有什麼需要趕緊買一點,那邊行星偏遠,冇有這邊的東西多,”亓珩還是想要親自去查證一下,現在自己已經不能完全相信所有人了,包括那個大虎。

“不是有大虎幫你去查了嗎?”路唯不明白剛纔亓珩不是已經讓大虎去幫他查那個人了,為什麼還要自己去。

“我現在越來越不敢相信那些人了,如果連溫天明都會出賣我們的話,那麼我都不敢想象以後我們還能信任誰,”亓珩很慶幸自己還冇有把自己現在的這個計劃透露給溫天明知道,不然後果也是難以預料。

路唯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既然冇有可以相信的,那就誰也彆信,除了你的上級,誰的話也彆信,你的計劃也不要透露給任何人,”

“我也是這麼想的,現在我最需要知道的就是溫天明和大虎是不是都有問題了,”亓珩最擔心的就是這兩個人已經暗地裡有了聯絡,那麼自己就要變更計劃了。

“如果大虎和那個溫天明是一夥的那可就麻煩了,但是如果大虎隻是無意間透露了訊息給那個溫天明的話,那麼我覺得還是有補救的機會的,”路唯其實還是傾向於相信大虎的,畢竟大虎陪了自己那麼久的時間了。

“我知道情感上你是相信大虎的,我也是,但是越是到了關鍵的時候,越是不能感情用事,不能隻用情感來判斷一個人,”亓珩想要路唯明白,乾他們這一行的最要不得的就是感情用事了。

“我明白的,你照你自己的想法做就是了,我永遠都是支援你的,”路唯吃掉了最後一口水果,笑眯眯地將水果盤遞還給亓珩,“你給我的任務我完成了,至於說我缺什麼,我覺得隻要每天有水果吃,我就滿足了,”

“明白了,”亓珩接過水果盤,站起身,“你好好休息,我去給你買點水果,然後做出港的準備,”

“嗯,你去吧,”路唯衝著亓珩擺了擺手。

回到了控製室的亓珩用最快的速度申請了離港,又用速遞定了一大批的水果。亓珩考慮到路唯的身體狀況,飛船最好不要空間躍遷,就隻是正常行駛,但這樣就要花上兩倍的時間才能到達利坦德行星。

亓珩雖然心裡有些急,但還是將路唯的安危放在了首位。萬一飛船躍遷的震動影響了路唯,那自己更加是得不償失了。

到達利坦德的一路上倒也是平安無事。

“小唯,我很快就回來,你要是有任何的不舒服一定要第一時間發訊息給我,還有就是不要離開飛船,除了我以外,不要放任何一個人進飛船,不管這個人是不是你認識的,可以嗎?”亓珩很擔心路唯一時的心軟會害了她自己。

“我明白的,”路唯很鄭重地點了點頭,“你不用擔心我,你自己一定要小心,要時刻記得我還在飛船裡,需要你的保護的,”

“嗯,我一定會小心的,絕對不會讓自己受傷的,”亓珩用力親了一下路唯的唇,便轉身離開了。

亓珩剛邁出臥室房間門,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又回過頭,“小唯,飛船大門的密碼我去換了,等我回來告訴你吧,”

路唯見亓珩一臉猶豫為難的樣子,立刻瞭然了,笑道,“這樣挺好的啊,你放心了,我也放心了,我又不出去,要密碼做什麼呢,有什麼事我叫你做就好了啊,你趕緊去做你自己的事吧,”

亓珩見路唯並冇有生氣也就放心了。他生怕路唯以為自己要禁閉她,會不開心。

路唯見亓珩一副要走不走的樣子,“你的心意我還是懂的,我不會生氣的,這樣你可以不要糾結了吧,”

亓珩點頭,“我會儘快辦完事回來的,”

離開飛船,亓珩在關上飛船門的那一刻,心裡升起的是一份踏實和安穩,因為這個飛船裡有自己最大的幸福。

轉身每踏出一步,亓珩都告訴自己,一定要安全回來,不然自己身後的那個人就會受到傷害,就會任人欺負,那可是自己最無法容忍的了。

街角的那個小店裡,老闆正百無聊賴地打著哈欠,一副馬上就要倒下睡著了似的。正當他的眼皮子在打架的時候,店鋪的門被人一下子用力推開了,老闆被驚得一下子就睜開了眼睛。

在見到來人時,店老闆更加震驚了,嘴也不自覺地張開了。

“怎麼?見到我這麼驚訝?”亓珩見店老闆一副見到鬼的樣子,“我們很久不見了,是不是應該歡迎我一下啊,”

店老闆努力鎮定下來,“我,我聽說你不是被炸死了嗎?”

“我命大,而且我還有很多事要做,怎麼能這麼輕易就死了呢,”亓珩說著話,邁步越過了櫃檯,走到了店老闆的身邊,“我今天來可是有大買賣要跟老闆談的,”

店老闆眼角微抽,總覺得這個人今天是來者不善,便小心翼翼地開口詢問,“不知道你有什麼大買賣要跟我做,難道是上頭要的?”

亓珩瞟了一眼店門,冇有開口。

店老闆會意地走到店門口,將店門上了鎖,還掛上了暫不營業的標牌,“這樣可以了嗎?”

“去你後麵的倉庫說話,”亓珩陰沉著一張臉,自顧自地轉身朝店鋪後門走。

店老闆被亓珩的舉動搞得心裡七上八下的,不知道這個閻王今天來到底想要做什麼。

店老闆跟著亓珩前腳剛踏進倉庫,亓珩後腳就把倉庫的門用力關上了。

“你,你要做什麼?”店老闆心裡更慌了。在這種地方,自己就是被他殺了都不會有人知道的。

“溫天明!”亓珩眼神犀利地瞪著店老闆,“你的彆墅裡為什麼會出現跟暗寒族有關係的人的!說話!”

“什,什麼跟暗寒族有關係的人,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溫天明被亓珩突如其來的問題問得不知所措。

“不明白?”亓珩逼近了溫天明幾步,語氣也變得狠厲,“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我不會平白無故地跑來問你這個問題的,”

“跟我來往的都是生意人,我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暗寒族的人,”溫天明結結巴巴地開口,他已經被亓珩的氣勢壓得快要喘不過來氣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