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的手剛接過亓珩手上的水果盤,亓珩的通訊環就發出了蜂鳴音。路唯瞥見顯示的是一串通訊號,而不是名字。

“是大虎,”亓珩見路唯看向自己,便一邊點開通訊一邊開口,“重要的暗探聯絡人我都不會直接寫名字的,這樣不容易暴露他們跟我的聯絡,”

“還是你小心謹慎,”路唯不得不感歎亓珩的小心謹慎。

“什麼事?”亓珩見螢幕的大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不是我,是蕭九書,他一醒過來就吵著要跟你說話,說是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說,”大虎說著話就將螢幕轉向了自己身邊的蕭九書。

此時的蕭九書已經被大虎扶著坐起身,靠在了床背上了。

“你的傷好點了嗎?”亓珩見蕭九書的臉色還是慘白的。

“還好,應該已經冇什麼問題了,”蕭九書慘白的臉上透露出一絲嚴肅,“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說,原本是應該在你救我的時候立刻告訴你的,冇想到我竟然昏迷了這麼久,希望冇有被我耽誤就好了,”

“什麼事?”亓珩猜測應該是跟自己的計劃有關的事。

“我聽大虎說你明麵上在幫肖一凡做事?”蕭九書說話依舊氣短,但是依舊努力讓自己保持清明的狀態。

亓珩點頭,“是他有什麼問題嗎?”

“對,”蕭九書把自己暗地裡發現的情況告訴亓珩,“這個肖一凡的背後就是暗寒族人,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暗寒族人,我偷聽到他跟一個人說話,對方的聲音很像是冷遇,”

“冷遇?”亓珩皺眉,“你確定是冷遇而不是冷言?”

“我可以確定,我聽到過很多次冷言的聲音的,而且冷言在外走動的比較多,我很熟悉的,那個人的聲音絕對不會是冷言的,”蕭九書很肯定地點了點頭,“而肖一凡叫那個人司令,我覺得應該是冷遇無疑了,”

亓珩猜測著,這個肖一凡到底是揹著冷言跟冷遇有聯絡,還是說隻是他們兩個人共同在指揮著肖一凡。如果是前者的話,那麼肖一凡肯定還有什麼秘密是瞞著冷言的。這樣的話,自己如果能找出那個秘密,說不定就能變被動為主動了。

“那你有冇有聽到肖一凡跟冷遇說了什麼?”亓珩追問。

“冇有聽到,我偷聽到的時候他們應該已經說得差不多了,”蕭九書回想了一下,“我就聽到那個冷遇說了句什麼,先不要告訴他,不知道那個他指的是誰,”

“好,我知道了,這件事我會查清楚的,”亓珩見蕭九書虛弱得已經有點坐不住了,“你好好養傷,有什麼需要儘管讓大虎來跟我說,如果你覺得大虎那裡不安全,來我飛船上養傷也是可以的,”

“不用了,去你那裡養傷太貴了,我怕我支付不起喲,”蕭九書調侃了一句。

“我哪裡需要你支付什麼了,蕭九書你是第一天認識我嗎?”亓珩白了一眼蕭九書。

“亓獵重情義,不過呢,我還是覺得待在大虎這裡挺好的,”蕭九書說著話還瞥了一眼亓珩身邊的路唯,“再說了,你的飛船裡還有女人,我可不想被人傳閒話啊,我可還是未婚男子呢,”

“滾!”亓珩忍不住暴了粗口,“既然你這麼喜歡待在大虎這裡,你就待著吧,”

蕭九書眯眼笑著點了點頭。

亓珩心裡也清楚蕭九書這是不想拖累自己纔會找出這麼多的藉口的。

“大虎,你好好照顧蕭九書,他的傷要是養不好,我唯你是問,明白了?”亓珩望向一邊的大虎。

“是是是,我知道了,”大虎無奈應承,還長長地歎出一口氣。

亓珩剛想要切斷視頻,突然就又想到了一個問題,“蕭九書,我問你,你是怎麼會跑到肖一凡的彆墅去的?他那裡應該冇有你看重的東西的吧,”

“這事說來也是奇怪,”蕭九書經亓珩這麼一提醒才意識到問題,“我那天其實去的並不是肖一凡的彆墅,我去的是一個富商的彆墅,正當我在找東西的時候被一個熟悉的聲音吸引了過去,然後就聽到了肖一凡跟冷遇在說話了,”

“哦?”亓珩覺得更加蹊蹺了,“那個富商是他們美食協會的人?”

“不知道,應該不是吧,那個人是以收藏奇物出名的,跟美食一點邊都不沾,”蕭九書也是越說越覺得這中間是有什麼貓膩的。

“那個人叫什麼?”亓珩想著會不會是自己以前見過的人。

“就是經常在網上釋出各種雇傭需求的文瀾店的老闆,叫溫天明的人啊,”蕭九書隻是在獵網上經常看到這個人的名字,卻不知道這個人跟亓珩也是有淵源的。

“你說他是溫天明!”亓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對啊,”蕭九書見亓珩瞪著眼睛盯著自己,“怎麼?那個人有問題嗎?”

“冇什麼,”亓珩望向了同是暗探的大虎,見他也是一副震驚的模樣,“我隻是驚訝他怎麼會跟肖一凡扯上關係的,”

亓珩覺得這件事已經很嚴重了,神情異常嚴肅地望向大虎,“去查!立刻!馬上!”

“是!”大虎作為跟亓珩一起的暗探,自然是知道溫天明在他們這個隊伍裡的作用的,所以也十分清楚這件事的嚴重性的。

“這個人是有什麼問題嗎?”蕭九書見大虎和亓珩都是一臉凝重。

“冇什麼,這個跟你冇有關係的,你好好養傷,接下來的事交給我跟大虎就可以了,”亓珩安撫好蕭九書就又提醒了一句大虎,“儘快,越快越好,明白了嗎!”

“是的!”大虎肅容高聲迴應。

在一邊乖乖吃著水果的路唯也感覺到了事態的嚴重性,因為她很少看到亓珩會這麼緊張的。

切斷了視頻後,亓珩沉默了很久冇有說一句話。他想要理一理自己的思路,想著那個人會出賣他們的概率到底有多少。

路唯見亓珩神情凝重而肅然,顯然是在思考很重要的問題,自己也就不出聲,不打擾他的思路。

“小唯,我們去一下利坦德,”亓珩突然抬頭看向路唯。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