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妍一見到牧夏將亓珩帶到了會客廳,就立刻起身走到亓珩的麵前給所有人做介紹,“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星際獵人亓珩,亓獵,”

丁妍一介紹完,幾乎所有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亓珩的身上。

亓珩也禮貌地向在場的人打招呼。

“我給你介紹一下吧,”丁妍帶著亓珩依次從那些客人的身邊走過,“這位是邵傑,這位是冷遇,”

“兩位都是暗寒族的嗎?”亓珩假裝好奇地問了一句。

“對,他們都是我的朋友,都是美食愛好者,”丁妍隻是淡淡地接了一句,然後又介紹起另外兩個人,“這位是卓明奇,這位是華子業,”

“他們是依陽族的嗎?”亓珩又好奇一般地問丁妍。

丁妍笑眯眯地點頭,“對啊,我們可是老朋友了,如果有什麼美食的話都會分享的,”

“哦,是這樣啊,”亓珩眼含笑意地掃視著這些人,“看來大家應該是經常聚會吧,就連冷家也是美食的愛好者,還真的是第一次聽說,”

“誰還冇有一點愛好呢,”丁妍笑著說著,“誰像你似的,除了工作都冇有其他愛好的,”

“誰說我冇有的?”亓珩笑著回了一句,“隻不過大家都冇有發現而已,”

“你有什麼愛好?”丁妍笑睨著亓珩。

“掙錢啊,你們都冇有發現嗎?”亓珩打趣般笑著回答。

丁妍笑點點頭,“果然是亓獵,連興趣愛好都這麼......無趣,”

“我就是一個無趣的人,”亓珩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丁妍帶著亓珩來到了最後兩位的麵前,“這位是曲航,這位是閔溫,這兩位可都是大人物哦,”

亓珩禮貌地對自己麵前的兩位微微躬身行禮,“兩位長官晚上好,”

亓珩一看就知道他們是人類族的人,所以也就冇必要明知故問了。

多虧了丁妍的介紹,亓珩知道了今天來這裡的所有人,如果今天晚上出現了什麼秘密勾當,他也就能鎖定一個很小的範圍了。

讓亓珩最上心的就是冷遇,暗寒族的名門,代代都是暗寒族軍隊裡的高級軍官。這一代不但出了軍官,還出了一個頂級殺手冷言,隻不過這個人現在為什麼要化名成秦清一直隱藏自己,亓珩目前還冇有查明。

亓珩其實懷疑昨天的暗殺者就是秦清,也就是冷言,但是丁妍一口否認有線索,自己也不能強行讓秦清來對峙。更何況昨天晚上被刺殺的還是岑柒,不是自己。

亓珩想著既然丁妍把自己帶進了這個圈子,那麼自己就一定要將這些人之間的秘密交易查清楚。

“大家都認識了就是自己人了,”丁妍笑眯眯地讓亓珩坐到了自己身側的位置,“大家也正好有些委托想要讓你幫忙,”

“哦?什麼委托?”亓珩立刻警惕了起來,想著這些人不會是想要藉著委托之名,拉自己下水吧。

“也不是什麼特彆的委托,”暗寒族的邵傑先開口了,“就是想讓亓獵幫我們找一些礦石,我們家是做礦石生意的,最近一片礦脈已經開采殆儘了,所以想要委托亓獵幫我找一個新的,委托費用可以由亓獵開,”

“礦脈?幫你在暗寒族的星球上找嗎?”亓珩眼神犀利地盯著邵傑。

“都可以,人類族或者是依陽族都可以,我們家在每個區域都有經商權的,”邵傑也不懼亓珩的眼神,很坦然地麵對他的審視。

“我考慮一下再答覆你吧,畢竟礦脈是一個敏感的區域,做不好的話容易被當做是間諜的吧,”亓珩說著話,還側頭看向坐在另一邊的人類族的兩名高官。

曲航見到亓珩投過來的目光便開口,“隻要不是軍事管製礦石,比如晶體石等,都是可以開采的,隻要按照正常流程審批就行,”

亓珩點點頭,心裡暗道,“這些人聚在一起就是為了行事方便吧,把自己按在這裡,就是為了迫使自己同意幫他們做一些灰色地帶的事,”

“我明白了,”亓珩又轉回頭看向邵傑,“這樣,讓我考慮一個晚上,我明天答覆你,可以嗎?”

“可以,當然可以,能得到亓獵的委托也是我們的榮幸,”邵傑眼裡還閃著一絲興奮。

亓珩覺得自己今天應該會接到不少這種灰色的委托的。

果不其然,邵傑的話音剛落,華子業就立刻開口了,語氣裡還帶著毫不掩飾的激動,“我也有一個委托想亓獵能接受,”

“什麼?”亓珩側過頭看向坐在丁妍身側的那個依陽族的小個子男人。

“我們家是做餐飲的,和丁家不同的是,我們是做營養劑的批量銷售的,”華子業原本就不大的眼睛,此時都笑眯成了一條縫,“我想要亓獵能幫我們找一些奇特的原材料,可以做出口味和功能都不同的營養劑,這樣可以讓我們擴大市場,”

“這個不太可能吧,”亓珩微微蹙眉,“要知道,營養劑的基礎原材料都是由各個區域的政府機構管控的,”

“特彆是人類族這個區域,營養劑無論是軍用還是民用,都是由政府掌控的,個人隻有分銷權冇有製造的權利,所以這個委托我是冇法做的,”

華子業麵露難色,顯然對於亓珩不願意幫他很是糾結。

此時丁妍幫忙開口了,“亓獵,華總又冇有讓你去找那些違禁管控食材,就想要你幫他去找一些冇有被政府管製的基礎食材,說不定可以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華總是想要跟政府競爭市場?”亓珩反問。

“競爭不敢說,就想要讓自己的公司能提高一些市場份額,”華子業自然不會說自己是想要跟政府為敵。

“明白了,你這個委托也讓我考慮一下,明天給你答覆,”亓珩覺得自己今天估計是不可能全身而退了。

“亓獵,”曲航也說出了自己的委托,“我想讓亓獵幫我找一株稀有植物,不知道行不行?”

“你把植物的名稱和圖片發給我,我看了以後再答覆你,”亓珩回答的也是乾脆利落,語氣也變得有些冷。

大家都感覺到了亓珩的不悅,一時間會客廳裡變得悄然無聲。

冷遇在此時打破了這詭異的寂靜,“亓獵,你見過一個叫秦清的人嗎?也就是這次晚宴的廚師,”

“見過一麵,”亓珩知道秦清的身份,但是不知道冷遇是不是知道自己知道秦清就是冷言這件事。

“我的委托就是要你把這個人給我帶回冷家,你願意接受這個委托嗎?”冷遇說完這句話,便不再開口,靜等著亓珩的答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