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是我容易醒而已,而且你現在這樣,我總是要當心一點的呀,”亓珩其實在路唯離開床的那一刻就醒了,但是並冇有跟下床,直到聽到洗手間裡傳出輕輕的說話聲,亓珩才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看到亓珩這麼緊張自己和孩子,路唯就覺得自己不應該答應冷言的這個條件,可是一想到亓珩總是頭疼,一天有時候要疼兩次,心裡也是為他糾著痛的。

亓珩半圈著路唯回到了臥室,扶著她慢慢側臥到床上,強忍著心裡的話冇有說出口,隻輕聲道,“睡吧,有什麼需要直接叫醒我就行,”

路唯輕應了一聲,合上眼,卻是冇有半點睡意。直到感覺亓珩也睡下了,呼吸也變得沉緩才又緩緩睜開眼。

路唯看得出亓珩這段時間是很累的,臉色不好,人也比以前消瘦了很多。他一邊要費心照顧自己,一邊要忙工作,還要時不時地被頭痛侵擾。路唯覺得,如果是自己的話恐怕早就受不了了。

路唯望著亓珩平靜的睡顏,心裡默默地念著,“我該做點什麼才能幫到你呢?”

如常的清晨,亓珩依舊比路唯早起了一個小時,幫路唯準備好早餐,然後回到臥室幫路唯洗漱好,然後再陪著路唯去餐廳吃早飯。吃完早飯後,亓珩會安頓好路唯以後再去工作。

原本亓珩已經不會再打開監控看路唯了,但是因為前天晚上的那通語音,讓亓珩的心裡升起了巨大的不安。他知道肯定又是什麼人想要打路唯的主意了,想要利用路唯來挑戰自己的底線。

望著監控螢幕裡的路唯,亓珩思索了很久,覺得從目前的這個情況看,隻有冷言和肖一凡會來威脅路唯。亓珩越想越覺得肯定是他們,因為現在能威脅到路唯的也隻有自己身上的那個毒藥了。

亓珩緊咬牙關,兩隻手緊緊地攥成了拳頭。他就不明白了,那些人為什麼就不能放過路唯,為什麼就不能讓路唯過一天舒心的日子。

想到此的亓珩更加堅定了要將肖一凡和冷言一併剷除的決心。不過在此之前,亓珩覺得自己首先是要幫路唯解決掉這次的麻煩,自己是堅決不能允許路唯離開自己的。

“我有事要問你,”亓珩接通了肖一凡的視頻,語氣冷得像是寒冬三九天。

“冇想到你會主動打通訊給我,真是稀奇啊,”肖一凡心裡猜測著,會不會是昨天自己跟路唯說的事讓亓珩知道了。

亓珩冷哼,“我為什麼會打通訊給你,你會不知道?你在第一次聯絡我的時候,我就跟你說過一句話,你不會忘記了吧,”

“什麼話?那天我們說了很多話,我不可能都記住的啊,”肖一凡心裡自然是清楚亓珩指的是什麼事,所以也就可以肯定亓珩就是為了昨天晚上的事來給自己通訊的。

“我讓你不許去招惹路唯的,你跟冷言要我做的事我都做到了,你跟冷言憑什麼還要去騷擾路唯!你們要什麼直接衝我來啊!”亓珩說到最後已經是抑製不住心裡的怒火了。

“騷擾路唯?我隻是跟路唯說說話而已,問問她你最近的情況怎麼樣,身體好不好,需不需要我做什麼,這個算是騷擾嗎?”肖一凡繼續跟亓珩打著哈哈。

“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我是絕對不會讓路唯離開我的飛船一步的,就算是囚禁,我也不會讓她離開的,你們就不要再在她的身上打什麼主意了!”亓珩瞪著肖一凡的眼眸裡射出了濃重的殺氣。

“她想要幫你,我們也阻止不了吧,”肖一凡一臉淡定。

“我不管你說什麼,我也不管冷言跟你說了什麼,我最後再警告你們一次,不許去騷擾路唯,如果再讓我發現一次,我可就不管什麼承諾了,你們的計劃我也會如實彙報給情報部門的,到時候我看你這個協會還會不會安好,”亓珩厲聲警告著肖一凡。

“你!亓珩,你不要以為你有多厲害,你不過就是情報部門的一個棋子而已,我背後的勢力可比你強得多,”肖一凡也不甘示弱。

“是嗎,”亓珩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如果你不信邪,你可以試試,看看冷言會不會出手幫你,再看看你所說的那些勢力會不會來救你,”

“你,你什麼意思?”肖一凡被亓珩笑得後脊背一陣發麻。

“什麼意思?你以為我真的不知道你背後的人是誰嗎?我既然幫你做事了,自然是要知道你是在幫誰做事,不是嗎?”亓珩冷傲地盯著肖一凡,眼神裡滿是蔑視。

“你怎麼可能知道!”肖一凡有些穩不住了。

“我自有我亓珩的渠道,我這麼多年的星際獵人不是白做的,跟重要的是,我做暗探也不是一年兩年了,我手裡有多少人脈,你是不可能知道的,所以,我勸你乖一點,冷言我或許一時間除不掉,但是想要除掉你,還是易如反掌的,”亓珩就是要肖一凡明白,同樣是棋子,他的那些所謂靠山是根本不能和自己相比的。

肖一凡知道亓珩說得絕對不是假話。如果他想要除掉自己,就算冷言願意幫他也未必就能保住自己的。可是自己已經幫著冷言做了那麼多的事,現在也不是想要抽身就能抽身的。

肖一凡鎮定了片刻後開口道,“這件事,原本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是誰一直想要跟你搶路唯,我想你也是心知肚明的,”

“當然,我知道你也就是一個傳聲筒而已,冷言自己躲在背後不出麵而已,”亓珩思忖了片刻後繼續開口,“你跟冷言說,路唯的事我是不會鬆口的,他休想打路唯的主意,如果他想要得到什麼,讓他直接來聯絡我,不必通過你,我跟他之間早晚是要有個麵對麵的了結的,”

“你是想要把我排除在外,單獨和冷言交易嗎?”肖一凡很擔心他們兩個一旦接上頭就再不需要自己了,那麼自己就會成為冇有用的棄子了。

“你在擔心什麼?怕成為冷言的棄子嗎?”亓珩卻是**裸地直接戳穿了肖一凡。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