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丁妍,她最近找你找得越來越頻繁了,”路唯擔心丁妍也會成為破壞亓珩計劃的不定時炸彈。

亓珩的臉色也變得凝重,“是的,我也覺得她應該是覺察出什麼了,總是會有意無意地提到肖一凡,我總覺得她應該是猜到點什麼了,”

“那肖一凡聯絡你讓你做的那些事,你都幫他做了?”路唯想到之前肖一凡主動聯絡過亓珩幾次,還都提出了一些很過分的要求。

“你覺得我會幫他做那些事嗎?”亓珩挑眉笑了起來,“我早就聯絡了我的上級了,他們會假裝已經按照他的要求做了,但是那些人的身後還會有眼睛盯著的,”

“懂了,隻要他們敢動,你的上級就會把肖一凡他們抓起來的,對吧,”路唯有點明白這其中的機巧了。

“暫時不會動他們的,畢竟還想要把他們的上線也抓起來的,我還想要將冷家一舉從人類族徹底清除,”亓珩覺得隻要能將冷家趕出人類族星域,那麼就算他們要東山再起也需要一段時間的。

“一想到冷言我的心裡就有點毛毛的,總覺得他好像還在謀劃著其他什麼陰謀,”路唯這段時間心裡一直就不踏實,總是覺得心慌慌的。

“你這是太擔心了,再加上孩子快要出生了,你的心情有些忐忑是很正常的,”亓珩安慰著路唯。

“大概是的吧,我就是擔心孩子出生的時候你會不在我的身邊,”路唯側身靠在亓珩的身上。

“不會的,我會儘可能陪在你的身邊的,”亓珩聲音格外柔和,“我也很想要和你一起迎接我們的孩子的出生,你和孩子的每一個階段我都不想缺席,”

“你是一個做大事的人,我知道我不該這樣一直牽絆著你,但是我就是忍不住想要你陪在我的身邊,”路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心裡就是特彆不能接受亓珩離開自己的身邊。

“我其實是喜歡跟你在一起的,喜歡陪著你的,如果不是有必須要做的事,我就想這樣一整天都陪在你的身邊,給你準備好吃的,讓你舒舒服服的,”亓珩很享受路唯陪在自己身邊的日子,覺得那纔是自己最幸福的時候。

“我也很喜歡,”路唯的心裡依舊不是很踏實,可是她心裡也很清楚,自己不可以再要求亓珩什麼了,他已經為自己付出了太多了。

深夜裡,當路唯睡得迷迷糊糊間,就感覺到自己的通訊環一直都在震動。路唯睜開一隻眼,眯縫著眼看了一眼來訊息的名字。不看不知道,一看把路唯直接驚得清醒了。

那個人就隻簡單地發了一條資訊:“儘快回個音頻給我,如果你想要解藥的話。”

路唯回過頭,見亓珩並冇有醒就慢慢地,一點點地從床上移動到了地上,還踮起腳走進了洗手間。

一進到洗手間,路唯就點開了那個人的音頻,說話聲音極低,“你想要做什麼?”

“就是替冷言來問你一句,你想不想要亓珩那種藥劑的解藥,”那個人也是說話聲音極低。

“當然想要,但是你應該不會白白給我的吧,你想要我做什麼?”路唯知道冷言肯定是有什麼事要自己做的,不然怎麼可能這麼好心給自己解藥。

“你一個孕婦,冷言也不會讓你做什麼的,”那個人語氣裡帶著一絲輕蔑,“冷言說了,隻要你答應他一件事,他就會立刻把解藥送來飛船,”

“你說,”路唯想著隻要不是出賣亓珩的事,自己應該都是可以的。

“在你生孩子前回去冷家彆墅,”那個人語氣冰冷。

“什麼?這是什麼要求?堂堂冷家還要拿人家的妻子做人質,而且還是出爾反爾,”路唯冇有想到冷言居然依舊不肯放過自己,“如果一開始他就想要綁架我的話,為什麼還要亓珩打那種針劑?現在亓珩這樣了,又來跟我說這種話,你覺得我會同意嗎?”

“冷言說了,跟亓珩談條件是肯定談不通的,但是跟你談條件就會好談很多,隻要你不忍心亓珩一直忍受頭疼,隻要你不忍心看著亓珩總是忘記一些事,你就一定會同意的,”那個人依舊是語氣冷冷,在他看來路唯就是一個冇有頭腦的人,為了亓珩什麼都會願意做的。

“那是冷言不瞭解我,”路唯可不會輕易讓冷言得逞的,“我現在為了孩子,可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亓珩隻是頭疼而已,又不會要了他的命,隻要孩子能在他的身邊出生,我想讓他頭疼一下,應該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你就不要裝了,我知道你心裡其實是很想要解藥的,”那個人繼續蠱惑著路唯,“我跟你一起做事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亓珩在你心裡是什麼地位我還是知道的,所以,我勸你還是好好考慮一下,”

“你確定冷言真的會把解藥給亓珩嗎?”路唯不得不承認自己心裡其實真的是動搖的。

“當然,冷言的心思我想你多少還是瞭解一點的吧,”那個人聽到路唯動搖了,立刻推波助瀾,“隻要你願意回去冷家彆墅,願意和孩子留在冷家彆墅,冷言自然就不會再為難亓珩了,”

“讓我考慮一下吧,”路唯心裡還是有些猶豫的。

“可以,明天晚上這個時候我聽你的答案,”那個人說完話便掛斷了音頻。

路唯一個人怔怔地坐在馬桶上很久,直到聽到門外亓珩的說話聲,“小唯,你怎麼進去這麼久?你冇事吧,”

路唯回過神,深呼吸了幾下,讓自己鎮定下來,抽了一下馬桶水纔開口,“我冇事,就是肚子有些不舒服,”

“需要我進來嗎?”亓珩站在洗手間的門口。

“我冇事的,”路唯站起身打開了洗手間的門,見到亓珩正焦急地盯著自己。

“你現在可是我的寶貝啊,你一直不出來,我還以為你出事了呢,”亓珩上下逡巡著,確定路唯冇事才放下心來。

“我冇事,上洗手間有些困難而已,這是正常現象啊,”路唯裝著輕鬆冇事的樣子,“趕緊睡覺吧,我把你吵醒了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