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姐姐,看你這個表情,是情況不太好嗎?”路唯試探性地開口問,“是我安排的菜品不好嗎?”

“不清楚,今天就是接到孫煒的通知,說是還需要考慮,”丁妍覺得這中間肯定還是有問題的。

“需要考慮是什麼意思?是可以還是不可以啊?”路唯一臉懵圈的樣子瞪著丁妍,“這孫局的心思好難懂啊,”

“我估計他是對那天有人刺殺的情況感到不滿意吧,”丁妍隻知道那天有人要刺殺路唯,卻不知道這些人就是孫煒安排的。

路唯挑眉,心想丁妍這是不知道那些人就是孫煒安排的,還以為孫煒不同意是因為安保不好。

“要是這樣的話,就要跟金鐸隊長溝通一下了吧,讓他幫你說說話,畢竟他可是情報部門的隊長啊,他要是幫你說話的話,孫煒應該還是會給這個麵子的吧,”路唯還故意給丁妍亂出主意。

丁妍卻很認真地點了點頭,“你說得有道理啊,那天的人都是被他抓的,他應該最清楚是什麼問題了,如果他能出麵幫我說兩句,孫局肯定會改變想法的,”

“就是呀,你想啊,安保原本就是請他們做的,出了問題應該也是他們的問題啊,”路唯把問題都引導向了金鐸那邊。

一直坐在路唯身邊不說話的亓珩卻覺得路唯的這個說詞有點不妥,就在一旁插話道,“這種事也不能怪罪到人家金隊長身上,隻能說是肖一凡那個人為了保住自己新年宴會的主持權,實在是太過不折手段,”

“也對,”路唯立馬附和著點頭,“金隊長原本就是來幫我們忙的,現在再去找人家也是不太好,”

“那我們現在就隻能等著嗎?這跟坐以待斃有什麼區彆?”丁妍急得語調都上揚了,“我們總得做點什麼吧,”

“我來想辦法吧,”亓珩語氣沉著,聽不出一絲著急的感覺,“孫煒這個人就是好吃而已,隻要有弱點,我們就肯定有辦法拿下的,”

“你真的有辦法拿下那個孫煒?”丁妍其實已經想要自己想辦法了,但是一聽到亓珩有辦法,自然就想要靠著這位亓獵了。

“我試試吧,這種事不能太明顯,”亓珩心裡想的就是拖一天是一天,隻要自己的計劃能順利進行,哪怕借肖一凡的勢力打壓了丁妍都是可以的。

“我可聽說孫煒這兩天就要公佈新年宴會的主持人員名單了,你要想行動的話就要快了,”丁妍心裡是很著急的,就怕亓珩行動慢了,來不及。

“我儘快吧,你這邊等我訊息,我讓你動你再動,千萬彆擅自行動,萬一擾亂了我這邊的計劃就不好了,”亓珩提醒丁妍,這樣可以讓丁妍安定下來,不要揹著自己亂來。

“你這邊的成功率有幾成?如果你這邊不行的話,我也要時刻準備好動用自己的人來做這件事,”丁妍的心裡還是不踏實,看著亓珩不緊不慢的說話樣子,總覺得有點懸。

“這樣,給我兩天時間,不管是否成功我都會給你一個答覆的,”亓珩想著自己這邊兩天的時間應該已經足夠安排下一步計劃了。

“可以,”丁妍又看向了路唯,見她隻是怔怔地丁著亓珩,看得都出了神了,丁妍隻能輕咳了一聲,“小唯,你天天跟亓獵在一起,還冇有看夠啊?”

路唯立刻收迴心神,“不好意思,那個,你們在說話,我又不好插嘴,就隻能發呆了啊,”

“發呆?我看你是看著你家老公看出神了吧,”丁妍眯眼笑了起來。

路唯有些尷尬地低下頭,“丁姐,不要這樣說人家啦,”

亓珩卻是立刻靠近了路唯一點,直接把路唯摟進了懷裡,“我的老婆喜歡看我是很正常的,不然難道讓她看彆人?你這是慫恿我老婆往牆外看嗎?嗯?”

“那我可不敢,”丁妍笑著擺手,“再說了,亓獵這麼優秀,我們小唯又怎麼捨得往外看呢?”

“就是啊,我就隻喜歡我們家的男人,其他的都不喜歡,”路唯笑眯眯地側頭親了一下亓珩。

“這才乖嘛,”亓珩也回親了一下路唯的唇。

“我還有事要忙,就不看你們膩歪了,”丁妍收斂起笑臉,“亓獵我等你的訊息,”

“好,”亓珩點頭應承。

切斷了視頻,路唯就想要知道自己剛纔有冇有說錯話,“我剛纔表現得怎麼樣?”

“不錯哦,就一點,不要再攀扯到金鐸,這個人是個不確定因素,對我們是利是弊都還不確定,我們要等大虎那邊有了訊息了才能知道金鐸到底是個什麼心思,”亓珩現在就是要杜絕任何對自己不利的因素。

“有道理,我冇有想到這個問題,我就是想著安撫一下丁妍,彆讓她太著急了,”路唯邊說邊側頭靠躺在了亓珩的懷裡,一隻手有一下冇一下地摸著自己的孕肚。

“金鐸這個人原本就是隻能合作不能利用的,”亓珩跟金鐸說了幾次話後就感覺到了,這個人的自主意識是很強的,要他幫忙是需要他自己心裡認同才行的。

“懂了,那肖一凡那邊我們需要做什麼嗎?”路唯想知道亓珩會不會對肖一凡出手。

“肖一凡那邊孫煒自己會安排的,我們隻要等他自己來找我們就行了,”亓珩想的是,如果冷言想要逼迫自己幫他的話,就一定會讓肖一凡來主動聯絡自己的。

“肖一凡會主動來聯絡你?”路唯不明白肖一凡為什麼會主動來聯絡亓珩。

“對的,你想想就會明白的,冷言既然要我幫他,那麼他就一定會讓他的線人來找我的,不然要怎麼告訴我該做些什麼呢?”亓珩仔細地講給路唯聽。

“冷言難道不應該自己來找你嗎?”路唯卻覺得冷言為了能確保亓珩會幫他而親自來聯絡亓珩的。

“或許他也會聯絡我吧,”亓珩其實並不指望冷言會來聯絡自己。

“可是他不聯絡你,就意味著冇有解藥啊,這樣你就一直要忍受頭疼啊,”路唯說著話還皺眉抬手輕覆在亓珩的臉頰上,“我真的不忍心看到你一直頭疼,我寧願被冷言帶回冷家,至少你不用受罪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