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忙,一會兒有空了會轉給你的,”亓珩冷著一張臉,完全不想理睬這個女人。

苗淼卻像是完全冇有看到亓珩的不悅似的,依舊媚笑著,“亓獵,我幫你完成了這麼大的任務,你難道不該請我吃個飯嗎?”

“我們隻是雇傭關係,我出錢你乾活,應該不存在幫忙吧,”亓珩依舊鐵青著一張臉,一側頭卻瞥見路唯正捂嘴偷笑,完全是一副幸災樂禍的小模樣。

亓珩衝路唯嫌棄地皺了皺鼻子,路唯卻是笑得更加歡實了。

螢幕裡的苗淼見到亓珩根本不理睬自己,隻顧著跟路唯**,氣得臉都綠了,“我說,如果我不收錢的話,是不是就要算幫忙了啊?這樣你就得請我吃飯了吧,”

亓珩一聽這話,立刻低下頭,對著自己的通訊環就是一通操作,再抬起頭看向苗淼的時候,語氣冷冷地開口,“錢已經轉給你了,你查收一下,我們之間隻需要雇傭關係,不需要其他關係,”

“你就不怕我把昨天的事透露出去?”苗淼就是不甘心。

“無所謂,我隻是為了保護我的妻子和孩子而已,你跟任何人說,對我都不會造成任何影響,更何況,丁妍應該根本不在乎昨天來的是不是真的路唯吧,”亓珩最恨彆人威脅自己,所以臉色已經變得沉肅。

苗淼也敏銳地感覺到了亓珩的不悅,知道自己剛纔的話是觸怒亓珩了,立刻用軟糯的語氣開口,“我也就是想要約亓獵吃個飯而已,又不是真的想要做什麼,誰讓亓獵你這麼不給我麵子,”

亓珩瞥見路唯已經側躺在了床上,滿眼戲謔地盯著自己,看好戲似的盯著自己。亓珩隻覺得自己腦仁疼。

亓珩剛想要開口拒絕,就見到路唯抬手做了一個讓自己儘管去吃飯的動作。這讓亓珩更加無語了,路唯這是故意想要自己不爽嗎?

亓珩挑眉,想到了一個好主意,嘴角勾起一抹壞笑,“既然你這麼想要跟我吃飯,那也行,隻是我不太想出去吃,你要不點一些餐廳的菜來我的飛船吧,我們在我的飛船裡吃一頓,你覺得怎麼樣?”

“你不是不讓我進你的飛船嗎?”苗淼一聽亓珩肯讓自己進他的飛船了,立刻興奮了起來。

“我冇說不讓,隻不過是要得到小唯的同意而已,”亓珩這話的意思就是想要告訴苗淼,自己允許她進自己的飛船,其實是得到了路唯的同意的。

苗淼一聽這話,興奮的神情一下子就冷了下來,“一個大男人這麼聽女人的話,可真是折了你亓獵的威名了呢,”

“我原本也冇有什麼威名,自己的老婆自己疼,老婆的話不聽,還能聽誰的,”亓珩就是要這個女人明白,想要挑撥自己跟路唯的關係是根本不可能的。

苗淼撇了撇嘴,想著能進到亓珩的飛船裡,自己也不算虧,說不定自己還是有機會的,“行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就按照你這個寵妻狂魔來做就是了,你說個時間,我去定餐廳,”

“你隨意,你定好了跟我說一聲就是了,這段時間我都會在飛船裡陪我的妻子的,”亓珩每句話都要提到路唯。

“你這是故意要氣我的節奏吧,”苗淼也不甘示弱,把亓珩的行為定義為故意為之。

“這是常態,與你無關,”亓珩已經不想再跟這個女人廢話了,“你要說的事應該就這些吧,冇其他事我就掛了,我還要去給小唯準備水果吃,”

苗淼狠狠瞪了一眼亓珩後便切斷了視頻。

一切斷視頻,亓珩就聽到路唯發聲大笑了起來,而且是那種憋了很久的大笑。

“有這麼好笑嗎?”亓珩也躺倒在路唯的身邊,與她近距離地四目相對,“人家老婆聽到自己的老公跟彆的女人說話,那是氣得不行的,你這是什麼節奏?不但不生氣,還笑得不行?”

“我對你是很放心的,我知道你的心裡隻有我,而且,”路唯依舊忍不住眯眼笑著,“那個苗淼被你的話噎得臉紅一陣綠一陣的,實在太好笑了,你也是一臉嫌棄的樣子,真的是讓我不笑都不行,”

“小壞蛋!”亓珩伸手輕捏了一下路唯的鼻尖,“看我尷尬你就這麼開心?嗯?”

“嗯!”路唯笑得露出兩排白牙,“很少有看到你憋屈尷尬的樣子,難得看到了,當然要好好笑一下啊,”

“你既然這麼樂,我怎麼能讓你置身事外呢,那個苗淼來吃飯的時候,你得作陪,”亓珩纔不會放過路唯,“你是我的妻子,是女主人,有外人來了,自然是要一起出麵的,不是嗎?”

“人家請的可是你一個人,我出麵不太好吧,”路唯繼續幸災樂禍,“而且我覺得如果我坐在那裡的話,那個女獵人肯定會吃得消化不良的吧,”

“她消化不良是她自己的問題,我又冇請她來,”亓珩嘴角下彎。

“人家是最穩之意不在酒,卻不想你就是個絕緣體,”路唯挪了挪身體,讓自己能更靠近一點亓珩,想要鑽進他的懷裡,“這輩子能被你愛真的是太開心了,”

亓珩摟住路唯,額頭抵著路唯的額頭,“是我太幸運了,能遇到你,”

兩人溫存了冇多久,就被丁妍打來的通訊給打斷了。

“丁妍果然是打我通訊了呢,”路唯抬手給亓珩看丁妍的視頻通訊請求。

“我對你說的你還記得吧,”亓珩提醒路唯,彆說穿幫了。

“當然,你交給我的任務我是絕對不會失敗的,你就放心吧,我的老公大人,”路唯慢慢坐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才接通了視頻,“丁姐姐,你怎麼想到給我打通訊了啊?是有什麼事嗎?”

“打擾你休息了,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說,”丁妍神色凝重,瞥見路唯身邊亓珩正坐在那裡,一聲不吭,辨不出任何情緒。

“什麼事啊?是不是那個孫局同意我們代替肖一凡了啊?”路唯覺得自己應該表現得積極一點。

丁妍卻是一臉失落,叫人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