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還真的被你說中了,這個女孩還真的是有秘密的呢,”丁妍側頭笑看向亓珩,眼裡透著對他的一絲情意。

亓珩此時的臉色卻並不怎麼好看,因為那個女孩從來不會對自己這麼坦誠,也從來不會對著自己露出這樣羞澀的小女孩的模樣。

“你怎麼了?”丁妍見亓珩陰沉著臉,“看上去不怎麼高興啊,”

“冇有,我能有什麼不高興的,”亓珩收回自己無謂的心緒,“你要是中意這個人就留下她,也算我完成了你的委托了,”

“這可不行,這可是人家自己送上門來的,跟你可冇有關係,”丁妍說著話,側過身想要靠近亓珩。

亓珩卻是換了一個姿勢,看上去是為了能正視丁妍,其實卻是拉開了與丁妍的距離。

“如果不是我提醒你這個女孩有問題,你會這麼注意她嗎?”亓珩冷眼盯著丁妍,眼眸裡不帶一絲情緒。

丁妍見亓珩居然不接受自己的接近,便垂目高傲地站起身走到了亓珩的麵前,“不管如何,我對你的委托是要找一個會做奇特美食的廚師,而不是她本身有什麼奇特,所以這個委托不能算完成,亓獵,你說呢,”

“你是雇主,你說了算,”亓珩側過頭看向監控螢幕,對丁妍的冷傲完全無視。

亓珩看到螢幕裡路唯和秦清之間一邊笑鬨一邊工作的樣子,心裡就升起一絲煩躁,就很想把那個秦清直接丟出去。

亓珩看得眉頭微蹙,完全無視了還站在一邊正看著他的丁妍。

丁妍一看亓珩這個表情,嘴角露出一抹譏笑,“亓獵,你這是在嫉妒那個秦清啊?”

“嫉妒?”亓珩不悅地瞥向丁妍,“你在胡說什麼?我哪來的嫉妒?”

“你看你剛纔看秦清的眼神,感覺你下一秒就想要把他從路唯身邊拉走,丟出去的樣子,”丁妍笑眯眯地俯下身,細長白皙的手指輕點在了亓珩的眼角上。

亓珩側頭避開了丁妍的觸碰,心裡更加煩躁,“我隻是覺得他們工作很不專業而已,你的腦子都歪到哪裡去了?我是從來不談感情的人,”

“是哦,你是一個隻談金錢,不談感情的獵人,”丁妍對於亓珩的迴避倒也不氣惱,依舊笑盈盈地盯著亓珩陰沉不悅的臉。她確信自己的感覺,那個叫路唯的女孩子跟亓珩的關係肯定不一般。

“知道就不要亂說話,要不然我就要取消我們之間的交易了,”亓珩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的那股煩躁怎麼壓都壓不下去。

丁妍從亓珩的語氣裡聽出他已經很不高興了,自己要是再繼續撩他,可能他真的就要轉身離開了。

“跟你開個玩笑而已,你也要當真?”丁妍換了一個語氣,轉身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你這個人還真的是冇有一點幽默感,這樣可是不會受女孩子喜歡的呢,”

亓珩狠狠瞪了一眼丁妍,轉了一個話題,“昨天晚上的暗殺者你找到了嗎?”

丁妍轉過身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淡淡道,“查過監控了,冇有發現什麼,我已經加強安保了,下午客人們來後,管家會確保他們的安全的,”

亓珩一隻手摸到了自己小臂傷口的位置,冷冷開口,“能保證就好,我體術也算是不差的,還被那個人給算計了,如果是不會體術的,那還不是被那人隨便殺的,”

“冇有人會無緣無故殺人的,你說是吧,”丁妍的語氣也變的冰冷。

“難不成那個人是眼紅我錢賺得多?”亓珩試探著這個丁妍。

“這可不好說,你可是獵網上排名第一的獵人,如果有人想要代替你成為第一,那你可就成了眼中釘,肉中刺了吧,”丁妍自然是順著亓珩的話說,不會給他抓住什麼把柄的。

“你是說那個排名第二和第三的聞人賀和雷利?”亓珩心裡也清楚,自己麵前的女人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不是自己簡單幾句話就能套出話來的。

丁妍抿了一口酒,“這誰會知道,我又不是亓獵這樣厲害的人物,”

亓珩冷嗤,“你這是在諷刺我吧,”

“怎麼會,我是在讚美你啊,”丁妍對著亓珩淺淺一笑。

亓珩的視線又移到了監視螢幕上,冷眼盯著秦清開口道,“既然你這邊抓不到那個暗殺者,那麼就麻煩你幫我去釋出一個新聞,我要自己去抓那個人,”

丁妍嘴角微微揚起,“亓獵這是睚眥必報啊,你要我幫你釋出什麼資訊?”

“就說岑柒昨晚遭遇刺殺,現在正在法連城中心醫院搶救,其他不用多寫,”亓珩想著,如果那個人還想要殺自己的話,看到這則訊息後,今天晚上肯定還會來自己房間的,到時候自己就一定能將他活捉。

“放個假訊息刺激一下那個暗殺者?”丁妍冷笑,“亓獵這是想要守株待兔啊,”

“聰明如你,”亓珩淡淡開口,“有些事勸你最好也不要參與其中了,”

“我就是個商人,不懂你們這些的啊,”丁妍笑靨如花,讓人完全猜不透她心裡最真實的想法。

“那就最好,”亓珩覺得自己說得已經夠多了。自己現在的身份就是一個星際獵人,說得太多反而會引起不必要的懷疑。

亓珩心裡清楚,那個岑柒的身份多半是不能用了,所以回去後還得跟官家那邊聯絡,把自己岑柒的身份抹去,換一個新的身份。

午後,丁妍的客人陸陸續續被迎進了主會客廳。亓珩站在小會客廳的落地窗邊,看著一個個走進主樓的客人。

亓珩發現這些客人中有幾個人身高頎長,皮膚白皙,五官立體,怎麼看都像是暗寒族的人,而有些人身材就比較矮小,皮膚也相對比較黝黑,五官也是平平,這一看就是依陽族的人。最後來的都是人類族的商人和世家子弟。

亓珩微微蹙眉,這些人聚集在一起,要說他們隻是為了品嚐美食,還真是讓人難以相信。

“亓獵,”牧夏輕輕敲開了會客廳的門,“客人已經到齊了,家主請您過去,”

亓珩看了看時間,“這麼早就開始晚宴了嗎?”

“還冇有開始,客人們都在主會客廳休息,大家都想見見您,想要認識一下您,所以家主讓我來請您過去坐坐,”牧夏恭敬地站在門口,展手示意亓珩。

“行,那就走吧,”亓珩跟著牧夏離開了小會客廳,心裡卻是一直在猜測這個丁妍到底想要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