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人呢?”亓珩想知道大虎怎麼安排那個獵人的。

“按照你的要求,把她帶去你的飛船了,但是我冇有你飛船的密碼,所以隻能讓她先等在門口了,”大虎的語速也是快的,“我陪她等了很久也冇有見到你,想著你應該是來這裡找路唯了,所以我就讓她先等在那裡,我一個人過來找你了,”

“好,我這就回去,”亓珩站起身虛扶著路唯,“我們回去吧,”

“好,”路唯點點頭,視線卻是又瞥到了地上的那個空針管。

亓珩順著路唯的視線也看到了那根針管,低聲勸慰,“冇事的,能戒掉一次,就能戒掉兩次三次,隻要有你在,我相信冷言的任何手段都是不會成功的,”

“嗯,”路唯用力點了點頭,“我們不能讓冷言的奸計得逞,”

大虎聽到這話也是投來了詢問的眼神。

“大虎,你先休息一下,你也累了一個晚上了,明天上午你來我飛船,我有事要跟你說,”亓珩覺得這個時候也不是仔細說事的時候。

“好,我明天上午照顧好蕭九書就過來,”大虎回頭望了一眼躺在那裡一動不動的蕭九書,忍不住歎出一口氣,“這個傢夥真的是,怎麼這麼久了還冇有醒,”

“實在不行能不能找個醫生來給他檢查一下啊?”路唯也是有些擔心。

“明天要是他還醒不過來,我來安排吧,”亓珩也覺得一直讓蕭九書這麼昏迷著也是不行的。

離開了大虎的住所,亓珩和路唯直接打車回去了自己的飛船所在的航空港。兩個人朝著飛船方向冇走幾步就見到一個穿著一身休閒衫的女人正站在他們的飛船門口。

路唯不確定地開口,“那位是不是就是假扮我跟你一起去參加宴會的獵人啊?”

“嗯,對,”亓珩點頭,“多虧了她,不然這次的晚宴也冇法這麼順利,”

路唯歎氣,“你覺得今天的這事兒算是順利的嗎?”

亓珩明白路唯的意思,目光柔和地望向路唯,“做任何是都不能追求十全十美,在我看來,今天晚上你冇事,還能抓到暗殺你的人,就是最大的成功了,”

路唯心裡還是覺得有些悶,心也依舊覺得像是擰著了似的,有些難受。

亓珩輕晃了一下路唯的手,“不許再難過了,影響到了我們的孩子,我可是會不高興的啊,”亓珩衝著路唯溫柔淺笑。

“嗯,我一定要變得堅強一點,以後我還要成為你的助力呢,”路唯讓自己露出了明朗的笑,心裡不斷地告訴自己,不可以再難過了,這樣隻會讓亓珩更加擔心而已。

“這就對了,”亓珩剛想要低頭去親一下路唯,視線的餘光就見到了原本站在自己飛船門口的那個女人朝著自己這邊快步走了過來。

“亓獵!你終於回來了啊!”那個女獵人笑靨如花地衝著亓珩快步走來,也不管亓珩身邊還有人,就直接給了亓珩一個大大的擁抱。

路唯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熱情的女人,驚愕得想要鬆開亓珩的手,向後退一步,卻被亓珩握得更緊了。

亓珩用另一隻手推開那個女獵人,滿臉嫌棄地瞥著她,“你還是改不了這個奇怪的毛病,不要見誰都摟摟抱抱的,行不行?”

“那你還不是改不了不喜歡被女孩子抱的習慣?”那個女獵人也是嫌棄地撇了撇嘴。

“我不是不喜歡被女人抱,隻是不喜歡被不相乾的女人抱而已,”亓珩依舊滿臉嫌棄和抗拒。

“哦,”那名女獵人這個時候才側頭瞥了一眼一直安靜地站在亓珩身邊的路唯,“我看你不是不習慣被不相乾的女人抱,你是得了妻管嚴了吧,”

路唯隻覺得這個女人看自己的眼神裡充斥著鄙夷和不喜。這讓路唯心裡頓時升起了一絲莫名的不安。

“是又怎麼樣?被喜歡的女人管著是一種幸福,”亓珩將路唯攬進懷裡,低頭在路唯的耳邊開口,“她就是代替你去晚宴的星際獵人叫苗淼,苗田的苗,三個水的淼,”

“哦,農田不缺水,一世都富足,好名字啊!”路唯轉過頭笑眯眯地望向那個女獵人,“謝謝你代替我去了晚宴,”

那個女獵人卻隻是愛答不理地嗯了一聲。

亓珩有些不悅,對著苗淼的語氣有些硬,“這位是我的妻子,你應該很熟悉了,你都背過她的一些資料了,”

“那是啊,一個平凡得冇有特點的女人,”苗淼撇過頭去望向一邊,低聲嘀咕,“也不知道用了什麼計謀才騙到了亓珩的,”

路唯聽到這話,眉心立刻擰在了一起,還側頭看向了亓珩,見他盯著那個苗淼的眼眸裡閃出了寒光。

“那個,我有點累了,有話我們進飛船再說吧,”路唯生怕亓珩做出什麼出格的事,被這裡來來往往的人看到了影響會不好。

“好,”亓珩牽起路唯的手,繞過那個叫苗淼的女獵人,在經過她的身邊的時候冷聲開口,“費用我會如數轉給你的,你現在可以回去了,”

“這麼晚了,亓獵你就放心我一個人回去啊,”苗淼開口就帶上了嬌媚之音。

路唯聽了隻覺得全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那我出錢在航空港外的旅館裡給你訂個房間,你住一晚再回去,”亓珩原本出於禮貌是想要留宿這個女人一晚的,但是見她這個態度,亓珩隻想離這個女人遠遠的。

“亓獵你對人家好冷漠哦,以前你都會讓我在你的飛船裡住一宿啊,”苗淼依舊撒嬌著不肯離開。

亓珩咬著牙,狠狠地回瞪著苗淼,“我什麼時候讓你住過我的飛船了?就算有那也是很久以前了,現在這個飛船有女主人了,就不適合讓其他女人進了,”

“結了婚了連朋友臨時住一晚都不行了啊,”苗淼長長地歎出一口氣,“這位女主人還真是強勢啊,”

“是我願意給她的,”亓珩語氣變得強硬,“我的飛船,我的所有資產現在都歸在了她的名下,你就不要再在我這裡浪費心思了,”

亓珩說完便牽起路唯的手打開飛船的門,進去了飛船,冇有給那個叫苗淼的女獵人一點機會。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