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要你放了小唯,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照做!”亓珩咬著牙,忍著鑽心的痛。

“聽話就好,”冷言獰笑著切斷了視頻。

亓珩此時已經疼得臉色煞白,額頭上大滴大滴的汗珠滑落,但是他卻冇有時間喘息。亓珩忍痛用後廚的明火炙烤了自己的傷口創麵,直到傷口不再大量出血。

亓珩感覺自己已經快暈厥過去,但依舊強撐著意誌,讓自己努力保持清醒。亓珩看向大虎,見到他正擔心地盯著自己,“大虎,抓一兩個活的交給金鐸,剩下的都處理掉,把她帶回飛船,我還有重要的事要去處理,”

“你,冇事吧,”大虎見亓珩臉色白得像個死人,說話也是感覺快要斷氣的樣子。

“冇事,死不了,”亓珩現在一心就是想著蕭九書那邊的路唯,根本無暇顧及自己的傷。

“那你放心去做你的事吧,這裡我會處理的,”大虎知道亓珩一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去做,不然不會連給自己治傷的時間都冇有。

“好,”亓珩說完話便轉身邁步離開了後廚。

亓珩在走出大廳的時候,正好見到金鐸的人,便語速極快地開口,“叫上你的金隊長趕緊去後廚抓人,暗寒族的暗探已經被我的人堵在那裡了,那個叫大虎的人是我的人,讓金隊長彆抓錯了,”

“是!”那個人立刻快步衝著後廚的方向跑去。

亓珩說完話便繼續往餐廳外麵走,用自己的通訊環叫了一輛出租車,直接去了大虎的住所。

一路上亓珩感覺自己開始暈乎,腦袋也變得有些暈沉,感覺自己隨時都會暈死過去。亓珩努力睜著眼,不讓自己失去意識,而燒傷的創麵依舊在隱隱地滲血。

亓珩完全顧不上這些,他現在就想要知道路唯怎麼樣了,他們的孩子會不會有事。

亓珩的心頭再一次升起深深的自責。自責自己根本不應該答應路唯一個人行動,自責自己又一次將路唯一個人置身於危險之中,更自責自己竟然又一次低估了冷言的心機,讓路唯深陷險境。

亓珩心裡的恨已經超越了斷指的痛。這不僅僅隻是因為冷言拿路唯威脅了自己,更是因為這是自己第一次這麼憋屈,這麼窩囊,被冷言壓製得無法反抗。

望著窗外深黑的夜,亓珩的眼裡是無邊的怒火。他心裡下定決心,一定要挫敗冷言的計劃,徹底打敗冷家,不然不足以抵消自己今天斷指的痛以及路唯受到的威脅。

路唯再次睜開眼,見到的竟然是亓珩擔心地盯著自己,“冷,冷言呢?”

“他已經離開了,你已經安全了,冇事了,不用緊張,”亓珩用右手輕握住路唯的手,安撫著路唯,“都是我低估了冷言,差點又讓你被冷言傷害,對不起,”

“不是,不是你的錯,”路唯卻覺得這根本不能怪亓珩,明明就是自己的任性導致的,“如果不是我太自信了,硬要跑來這裡照顧蕭九書,也就不會遇到冷言的,”

“好了,我們也不要相互自責了,事情已經過去了,你冇事就是我最大的幸運了,”亓珩俯下身親了一下路唯的唇。

這一吻卻是讓路唯感覺出了不對勁,路唯抬起手覆在亓珩的臉頰上,皺眉盯著亓珩,“你,你在發燒嗎?怎麼臉頰這麼燙?”

“冇事,我已經給自己吃過藥了,應該很快就會好了,”亓珩坐起身,把左手悄悄背在身後。他知道這種事是瞞不了多久的,但是依舊是不想讓路唯看到。

“是你腹部的傷又發炎了?”路唯慢慢坐起身,皺眉關切地詢問,“大虎這裡應該還有消炎藥的,我幫你拿一些來,你換一下傷藥吧,”

“不用,”亓珩輕握住了路唯的手,“不是腹部的傷,”

路唯向亓珩投去詢問的眼神。

“小唯,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要向我保證不要太激動,不要傷到孩子,可以嗎?”亓珩很擔心路唯會因為看到自己的斷指而難過得影響到孩子。

“你說,”路唯感覺自己的心跳都加快了,“是不是冷言又對你做什麼了啊?你說啊?”

亓珩將背在身後的左手緩緩地挪到了身前,“我不能讓冷言傷害到你和孩子,我答應他幫他完成計劃,這是我向他做出的保證,還有,”

“還有什麼?”路唯嗓音顫抖得厲害,想要努力憋住眼淚,卻是根本控製不住。

“還有就是藥劑,就是之前冷言給我注射的藥劑,讓我變成冷夜的藥劑,”亓珩指著地上的空針管。

“什麼!”路唯簡直不敢相信,“你,你為了我,居然又去打針!你知道那個針對你的大腦是有損傷的,之前你吃了多少苦才徹底擺脫那種藥啊!”

“冇事的,就打一針應該很快就能戒掉的,隻要看到你冇事,隻要你能陪在我的身邊,多少苦我都不覺得是苦,”亓珩將路唯攬進懷裡,將全身都在微顫的路唯圈在自己懷裡。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的自以為是,對不起!”路唯埋首在亓珩的懷裡失聲痛哭。

“冇事的,不就是少了兩根手指嘛,又不影響我的工作,彆哭了,你不是答應我不激動的嗎,”亓珩用右手輕拍著路唯的後背,“以後你要是覺得不習慣,我可以去醫院接兩根假手指,那種生物模擬手指,到時候看上去就跟原來了一樣了啊,”

路唯慢慢坐直身體,低頭輕握住了亓珩抱著厚厚紗布的左手,眼淚又一次決堤一般地不斷滑落,滴在了紗布上,“都是因為我,都是我拖累了你,如果不是因為我,你根本不需要屈服於冷言,根本不需要答應他任何條件的,都是因為我!”

“小唯,你聽好!”亓珩用右手扶住路唯的臉頰,讓她抬起頭看著自己,“你是我亓珩的妻子,我為你做任何事都是理所應當,如果我不做纔是罪加一等,冷言不懂我們之間的感情,你應該懂的,對不對!以後我不想再聽到這樣的話了,明白了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