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一件事需要金隊長幫忙,”亓珩最後才說到路唯的事。

金鐸心想這是什麼重要的事,需要亓珩這麼鄭重其事地開口,“什麼事,你儘管說,”

“今天晚上有人要刺殺路唯,所以想要金隊長派幾個人暗地裡保護一下,”亓珩盯著金鐸的眼眸裡閃爍著擔憂。

金鐸冇想到竟然是路唯的事,笑著開口,“亓獵的妻子我們自然是要重點保護的,你放心,我會派我隊裡身手最好的幾個人來保護她的,”

“那就拜托金隊長了,這次行動結束後,我一定請金隊長好好放鬆一下,”亓珩心裡在吐槽,臉上卻是寫滿了真誠。

離開後廚,亓珩直接回去了二樓餐廳,見到孫煒正坐在那個假扮的路唯的身邊,兩個人都是言笑晏晏。

亓珩轉換了一下心情,嘴角微微揚起,含笑走到了路唯的身邊,“小唯,你們在聊什麼呢,聊得這麼投機?”

“亓珩,孫局正在跟我說他以前的一些經曆,”路唯笑盈盈地牽住亓珩的手,很自然地讓亓珩坐到了自己身邊的位置上。

“亓獵啊,好久不見哦,”孫煒見到亓珩來了,立刻熱情地打招呼,隻不過這個熱情的表情下隱隱帶著一絲緊張。

“確實,有好幾年冇見了,”亓珩也親和地附和著,“孫局的變化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孫煒嗬嗬笑著,“哪有啊,我不就還是這樣嘛,要說變化大還得是你亓獵啊,身邊多出了一個這麼可人的妻子,真是羨煞旁人啊,我們都以為以你以前的性子可是要打一輩子光棍的啊,”

“人嘛,都是不能看外表的,其實我可是一個很渴望有人陪伴的人,孫局你也是一個看上去溫和,實際是一個很有能力,很有作為的人哦,”亓珩笑著說著,好像是在說笑,實則是在試探孫煒的反應。

孫煒心裡在盤著亓珩那些話的用心,而臉上卻是笑眯眯的,半點不顯,“我哪裡算是有能力的人哦,跟我一樣年紀的人大多都成了我的上級了啊,”

亓珩意味深長地望著孫煒。

孫煒也覺得自己最後一句話說得有些不妥,輕咳了一聲後換了一個話題,“我聽丁妍說,今天的菜品都是亓獵的這位妻子想出來的啊,真是不簡單啊,不過在美食協會裡卻是冇有聽過你妻子的名字啊,”

亓珩淺笑開口,“我妻子就是一個喜歡做菜研究菜品的普通人,對於名利什麼的都不感興趣,她這輩子最大的願望也就是能有一家屬於自己的餐廳而已,所以協會裡冇有她的名字也是正常,”

“那還真是可惜了,”孫煒說著話,眼神還時不時地瞥向坐在一旁的路唯,“如果能進入協會的話,應該會有更大發展的吧,”

路唯也適時地開口,“哪有,我的能力真的很一般的,”

孫煒訕笑,“以後我看協會想要爭取到路唯就更難了吧,畢竟亓獵怎麼會捨得讓自己的妻子辛苦呢?更重要的是,靠著亓獵的名頭,想要做點什麼的話還會有人拒絕嗎?你說是不是啊?”

“孫局真的是太看得起他了,他也就是一個星際獵人,哪有你孫局有能力啊,靠著他我能不遇到麻煩和危險就不錯了,”路唯最後也暗暗地試探了一句。

孫煒心裡一緊,感覺這對夫妻都不簡單,那個路唯估計也是被亓珩調教過了,說起話來也是話裡有話。

三個人一時間冇有了什麼話題,氣氛感覺有些尷尬的時候,路唯站起身去了洗手間。一方麵她是想要騰出空間來給孫煒和亓珩兩個人,二是給那些人對自己下手的機會。

“慢慢來,不用著急,有什麼需要打通訊給我,”亓珩還不忘關照一句。

“你跟孫局慢慢聊,我自己可以的,”路唯輕拍了拍亓珩的手背。

孫煒眼看著亓珩這麼在意路唯,對自己今天的行動還真的是有些擔心了。他擔心萬一自己今天安排的人不能一擊斃了路唯的命,那麼亓珩一定會從路唯口中得到線索,萬一扯上了自己,那可就是一件天大的麻煩。

孫煒心裡很清楚,眼前的這位星際獵人可不僅僅隻是一名星際獵人,他還是軍部的暗探,專職負責幫軍部剪除埋藏在人類族星域裡的暗寒族和依陽族的奸細或者是暗探的。

“孫局在想什麼?”亓珩見孫煒盯著路唯離開的背影,兀自想著什麼都想出神了,眼睛裡還透出濃重的憂慮。

“冇什麼,我是覺得亓獵對自己的妻子真是關心,”孫煒回過神笑嗬嗬地望向亓珩,“原本這樣的晚宴亓獵是完全可以不參加的,卻還是跟著路唯過來了,”

“自己的妻子自己自然是要多關心愛護啊,”亓珩聽得出孫煒那句話裡的意味,也就順勢開口暗暗警告一下孫煒,“要是路唯出了什麼事,我一定會跟那個傷害了路唯的人拚命的,就算是拚個同歸於儘我也會在所不惜,”

孫煒因為亓珩話裡透出的狠厲和絕句而感到了後脊背一陣發寒,隻能僵硬地笑道,“看來亓獵真的是很愛自己的妻子,以後我們想要跟亓獵搞好關係,就得多跟路唯溝通溝通啊,”

“我不喜歡不相乾的人跟路唯太親近,”亓珩繼續冷聲開口,“我這個人的佔有慾還是很強的,不喜歡路唯跟太多人有聯絡,我就喜歡她的眼裡隻有我,所以但凡是靠路唯太近的人,我都會想儘辦法把他們踢得遠遠的,”

孫煒挑眉,一臉驚訝,“亓獵把自己的妻子看得也太緊了吧,”

“我就是這樣的人,我的人,我的東西,絕對不許彆人靠近,更不許彆人覬覦,不然我會讓他們知道我亓珩的厲害的,”亓珩瞥向孫煒的眼神裡射出兩道濃重的殺氣。

“那亓獵就好好看護好吧,萬一她自己出了什麼事賴到不相乾的人頭上可就不好咯,”孫煒最後也冷冷地丟出一句。

此時慢悠悠地走進洗手間的路唯感覺到了身後一直有人跟著。她不確定那是金鐸派來保護她的人,還是孫煒派來殺她的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