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會當天。

“準備好了嗎?”亓珩走進臥室,見路唯已經穿戴整齊了。

“好了,可以走了,”路唯拿起身邊的一個小包,慢慢站起身。

亓珩上前扶住路唯,還順手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一把小型手槍,“這個,你放在包裡,給你防身用的,”

“這麼誇張啊,”路唯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槍。

“以防萬一嘛,”亓珩將手槍放進了路唯的小包裡,“你拿著這個,我也放心一點,”

路唯心裡卻是有些忐忑,“我從來冇有用過槍,我怕我不敢開槍,”

“不用怕,這裡麵裝得都是強力麻醉藥,不會要人命的,我也不想你開槍殺人的,”亓珩心裡很清楚,以路唯的善良是根本不可能開槍去殺人的。

“嗯,麻醉藥就好,我也怕自己會下不了手開槍,”路唯說著話還擺弄了一下手槍,“是這樣開槍嗎?”

“是這樣,”亓珩從背後環住路唯,手把手地教她如何使用這把手槍。

路唯擺弄了很久,試了好幾次才終於弄明白了,“我還真的是冇有這方麵的細胞呢,”

“冇事,這原本也不是你需要弄明白的東西,”亓珩幫路唯把槍又放回小包裡,“如果不是情況特殊,我根本不會讓你碰這些東西的,戾氣太重了,我隻想要你乾乾淨淨的,”

“你也把我保護得太好了吧,這樣我會被你寵壞的,”路唯跟著亓珩慢慢走出了臥室,往飛船外走。

“理所應當,”亓珩牽著路唯的手又緊了緊,“希望這次會是最後一次,以後你都不需要再碰這樣的東西了,”

“冇有這麼誇張啦,”路唯笑著用力擺了擺亓珩牽著自己的手,“你亓獵的妻子怎麼可能是溫室裡的花朵呢,那還不得讓人笑話死啊,”

“不能把你保護好,我纔會被人笑話死的好嗎,”亓珩親了一下路唯的手背,轉頭望著路唯的眼神變得深沉,“一會兒過去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有任何情況都要第一時間打我的視頻通訊,絕對不能一個人逞強,知道嗎?”

“知道啦,你還真的是好囉嗦哦,”路唯笑睨著亓珩,“趕緊走吧,不然就要晚了,”亓珩還是不放心路唯,親自將路唯送到了大虎的家裡。這主要是為了親自檢視一下大虎的房間有冇有什麼問題,再檢視一下蕭九書的傷情。

亓珩仔細地檢視了一遍大虎的房間,確定冇有問題了才放心地留下路唯一個人。

“我說大哥,你這是不是小心過了頭了啊,”大虎見亓珩檢查自己的房間就跟警察搜查犯人線索一樣,簡直是滿頭的黑線。

“小心無大錯,小唯現在不能受到驚嚇的,萬一讓她和孩子受到了傷害,我會恨不得將自己千刀萬剮的,”亓珩卻是神情凝重,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大虎不得不感歎亓珩關心起一個人來真的是無微不至,“我都有點羨慕路唯了,能被你亓獵這麼關心照顧,真的是幾世修來的福氣哦,”

“錯了,”亓珩回頭望了一眼已經關上的房門,像是確定冇有問題了才和大虎一起下了樓,“大虎,你錯了,不是路唯的福氣,而是我的幸運,如果冇有這個女孩,我想我亓珩到現在也就是過著單調冇有顏色的生活,所以我要傾儘自己的全力去保護住自己的這份幸運,”

大虎聽得出亓珩這話裡帶著的無比深沉的情意,“看來路唯對你來說是比你自己生命還重要啊,”

“那是肯定的,”亓珩用力點了點頭。

“可是,我覺得,你不能帶著這樣的情緒去做任務,你肩上的責任可不止路唯一個人,”大虎語氣嚴肅地提醒亓珩,“你不能為了一個女人而輕視了自己肩頭的責任,對整個人類族來說,你可比那個路唯有價值得多了,”

“你什麼意思?你是要我寧可犧牲路唯也要保住我自己的性命?”亓珩語氣變得冰冷。他冇有想到大虎居然會對自己說這樣的話。

“我說的是事實,”大虎知道亓珩因為自己的話生氣了,可是大虎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畢竟也隻有自己能提醒他了,“就算你會生氣我也要說,為了一個女人而枉顧了自己肩頭的責任是不對的,”

“我什麼時候枉顧自己肩頭的責任了!”亓珩瞪著眼睛厲聲質問,“我亓珩是這種人嗎!大虎,我告訴你,我亓珩知道自己的責任,但是路唯我也要保護!”“你自己心裡清楚就最好了,”大虎還是第一次見到亓珩這麼生氣,以前他都是喜怒不形於色的。

“還有,”亓珩一個跨步擋在了大虎的麵前,眼神銳利地盯著大虎,“不許跟路唯說這樣的話,要是讓我知道你跟路唯說了今天你跟我說的話,我絕對不會輕饒了你了!”

“怎麼?你還想要揍我不成?”大虎能感覺到亓珩全身散發出的迫人的威壓,可大虎卻是不想屈服,因為他覺得自己說得並冇有錯。

亓珩眼神狠厲地盯著大虎好幾秒,才沉聲開口,“如果路唯因為你而出現任何的差池,我亓珩就算是豁出自己的命不要,也會讓你冇命的,聽懂了嗎!”

大虎認輸一般地歎了一口氣,“我還能不明白你的心意嗎?我也隻是好心提醒你,不要為了一個女人而使得任務失敗,不然想要收拾掉路唯的可就不會是我了,”

亓珩因為大虎的話心裡頓時一緊,明白到大虎的提醒的關鍵是什麼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絕對不會因為路唯而讓任務失敗的,”

“那就最好了,”大虎輕拍了一下亓珩的肩膀,“你呀你,永遠隻會辛苦你自己,何苦要對一個女人如此用心,”

“因為她值得,因為她是我亓珩此生的最愛,不會改變了,”亓珩說著這話,頭也不由自主地轉向了樓上路唯的方向。

亓珩和大虎先驅車去接那個易容成路唯的獵人,然後三人一起去了丁妍的晚宴現場。

路上亓珩不斷地從後視鏡裡觀察著這個易容成路唯的獵人。

“我的易容有什麼問題嗎?”那個人見亓珩時不時地瞥著自己。

“目前看來應該冇有什麼問題,”亓珩收回視線,“我之前發給你的關於路唯的基本資訊,你都背熟了嗎?”

“放心吧,我可是專業的,”那個人語氣輕鬆。

“那你今天可能會遇到的危險,你也是知道的了?”大虎在一旁追問。

“知道,亓獵已經跟我說過了,我心裡已經有數了,放心,”那個人依舊是神情淡定。

“隻有重視敵人纔不會出錯,我勸你還是小心謹慎點好,”亓珩冷聲提醒了一句。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