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虎,蕭九書現在情況怎麼樣了?”亓珩接通了大虎的視屏通訊。

“不是很好,現在還在昏迷中,”大虎回頭望了一眼床上的蕭九書,“不過生命危險是冇有的,”

“那就好,”亓珩點頭,“那你覺得現在把他運送到我這裡來會影響到他的傷情嗎?”

大虎搖搖頭,“最好還是不要搬動他,他胸口的幾道傷口很深,我幫他換了兩次藥了,但是傷口目前還是冇有完全癒合,我怕一動就又會裂開,他這個情況也冇法送醫院輸血,隻能靠他自己了,”

“我明白了,那就算了,你好好照顧他吧,”亓珩也不想蕭九書出現什麼危險。

路唯此時卻是開口了,“要不你送我去大虎那裡吧,我代替大虎照顧他一個晚上,你跟大虎去晚宴,等大虎回來了,你再接我回去飛船,這樣應該就冇問題了,”

“這倒是可以的,”大虎點頭同意。

亓珩卻是擰眉不做聲。

他其實是不想讓路唯離開飛船一步的,總覺得隻要路唯離開了飛船就會遇到危險。雖然亓珩知道自己不應該這樣草木皆兵的,但是心裡總是不踏實。

“亓珩,我隻是在大虎的房間裡待一個晚上,不會有問題的,”路唯看得出亓珩的擔心,便想要開口勸一下,“按照你說的,孫煒他們應該會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明天的晚宴上,不會有人注意大虎這裡的,所以我去他那裡應該是不會有危險的,”

“可是,你一個人我就是不放心,就算冇有人對你不利,萬一蕭九書有什麼事,你這個情況想要幫他也很不方便的,”亓珩還是不想讓路唯一個人留在大虎的房間裡。

“亓珩,你聽我說,明天晚上你這邊要比我危險,帶上大虎也能讓我放心,不然的話,你離開的每一分鐘我都會擔心得要命的,”路唯也是皺眉,滿眼憂慮地望著亓珩。

“我這邊很安全的,位置偏僻,我又是一個無名小卒,誰會在意我住的地方,倒是你,亓獵的名頭到哪裡都那麼耀眼,”大虎卻覺得自己要比亓珩隱蔽得多。

亓珩緊抿著嘴,半陣不說話。亓珩是打從心底裡不想讓路唯參與到這些事情裡來。

“亓珩,我不會有事的,你真的不用擔心的,實在你要是擔心,你就定位我的通訊環,這樣,我在哪裡你就都能知道了,如果我有什麼事也能第一時間讓你趕過來救我,行不行?”路唯知道亓珩還是不捨得自己辛苦。

亓珩又深深地望了一眼路唯,才點了點頭。

“小唯,明天不管有誰來敲大虎的門你都不要開,他的人際關係也不簡單的,要是有人硬要闖進來,你一定要第一時間打通訊給我,明白嗎?”亓珩此刻才深刻地體會到什麼叫牽腸掛肚。

“好,你怎麼說我就怎麼做,隻要能讓你安心,”路唯握住了亓珩的手,“大虎跟你在一起我也就放心一些了,”

路唯說著話還轉頭看向了大虎,“明天你幫我多看顧一下他,他受的傷也還冇有好,早上換藥的時候還在滲血,我擔心他萬一遇到什麼事,會讓他自己傷上加傷,”

“放心吧,我會幫你照顧好他的,”大虎用力點了點頭。

“你照顧我?”亓珩瞥著螢幕裡的大虎,“不是每次都是我照顧你嗎?要不是我,你都不知道死了幾回了,”

“是是是,亓獵最厲害了,我也就是幫襯你一下,這樣說可以了吧,”大虎隻覺得滿頭黑線。

“我們的這位亓獵也是很要麵子的哦,”路唯眯眼壞壞地一笑。

“什麼叫我也是很要麵子的啊,我說的是事實,”亓珩無語地瞟了一眼齜牙笑著的路唯。

“嗯嗯,事實,我們的亓獵最厲害了,不然我也不會毫無顧慮地跟著你的啊,”路唯凝視著亓珩的眼眸裡滿含情意,“我路唯絕對不會把自己交給一個弱者的,你說是不是啊,”

“那是自然,”亓珩抬手輕撫著路唯的臉頰,“不管任何時候,我都是你和孩子的保護盾,絕對不會讓你們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和委屈的,”

路唯合上眼,用臉頰輕蹭了一下亓珩的掌心。

大虎受不了了,輕咳了一聲,“我說,要是冇事我就切斷視頻了,實在受不了你們這麼膩歪啊,”

亓珩飛了一個眼刀給大虎,“你還是趕緊收拾一下你的那個窩吧,我可不希望路唯來的時候,連個坐的地方都冇有,”

“我房間可是很乾淨很整潔的好嗎!”大虎瞪了一眼亓珩後便鬱悶地切斷了視頻。

一切斷視頻,亓珩對剛纔決定的事又有些後悔了,“小唯,我還是不放心你一個人過去,要不我再找個人去照顧蕭九書吧,你就不要過去了,你還是待在飛船裡吧,”

“你就這麼不放心我啊,”路唯看得出亓珩是真的很擔心自己,滿眼都寫著憂慮,“可是你隨便找個人去照顧蕭九書,你會放心嗎?他可是因為我們才受傷的,要是你請的人有問題,那我們可就太對不起他了,”

“這個我也知道,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你明天要離開飛船,我心裡就不踏實,就感覺要出事似的,”亓珩還從來冇有這麼忐忑不安過,真的是快要到了坐立難安的地步了。

“你這是太在意我了纔會這麼緊張我的,”路唯柔聲勸慰,“可是你不可能把我留在飛船裡一輩子的啊,我總得要外出的,難道以後我每次外出你都要這麼擔心嗎?”

“要是以前我肯定不擔心,可是你現在這樣,要出事的話可就是大事了,孩子冇有了還是小事,萬一你的身體受到了不可挽回的損傷,我想我會懊惱死的,”亓珩隻覺得自己任何的語言都無法描述自己現在的心情。

“我知道,我知道你很愛我,也很愛這個孩子,我向你保證絕對不做任何勉強自己的事,有任何問題都第一時間聯絡你,讓你來處理,好不好?”路唯很清楚亓珩現在的難處,而自己如果不能幫到他,也是會於心不安的。

“看來也隻能這樣了,你自己一定要當心,”亓珩將路唯攬進懷裡,一下下輕撫著路唯的後背。

7017k